百度
  • 百度
  • Google

西邪东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西邪东读

回应弗里德曼,给美国提一些建议

作者:沈逸

来源:环球时报

来源日期:2011年06月08日

本站发布:2011年06月10日

点击率:1799次


                        相关链接:弗里德曼根本读不懂中国

  尊敬的托马斯·弗里德曼先生:

  您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题为《给中国的一些建议》的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您尝试着就“阿拉伯之春”给出“你们的评估”。在您看来,从突尼斯到叙利亚,阿拉伯民众要求的不仅仅是面包、GDP,还有“尊严”,以政治自由化和民主化程度为衡量标准的尊严。您认为对“尊严”的追求,是“革命爆发”的原因,于是您鼓励中国朝着这条道路前进。

  首先需要感谢的是,您至少确认了包括您在内,世界应该为(中国)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感到自豪,尽管这样的提高仍然是不够的。

  其次,我想谦卑地提醒您,在考虑信息技术给阿拉伯世界注入新的活力时,似乎不应该忘记一个既不那么新、也不那么旧的词,那就是“巴勒斯坦问题”。非常遗憾,您在讨论阿拉伯世界民众对“尊严”的追求时,完全没有提及这个词。另外想必您也知道,与此前美国政府对民主转型的表态相比,此次美国政府面对“阿拉伯之春”的态度,尤其是在埃及的问题上,充满了迟疑和反复。美国为何迟迟没有支持埃及的变革?美国为何继续在安理会无条件支持传统盟友以色列、甚至单枪匹马地否决安理会决议?这些正是为广大阿拉伯青年,也就是您所说的“阿拉伯之春”———或美国媒体所说的“维基革命”、“脸谱革命”等名词中的主角所困惑的。

  说这些无非是想真诚地提醒身为知名记者、富有影响力的政治专栏作家的您,真正的力量既不在于硬权力,也不在于华丽的辞藻和美妙的理想,而在于现实的行动。这里的行动指的是自己率先垂范,指的是采取统一的标准衡量。选择性地面对事实,建立在某种傲慢基础上的空洞说教,并不能够达到其原有目的。尊敬的弗里德曼先生,您懂得,不是咩?抱歉,这里使用的是中国网络空间的流行语言。所谓从善如流,比起您给中国国家主席费尽心力地写信,更加有效的示范,是呼吁白宫的政策制定者从善如流,修改巴以问题上偏袒以色列的一贯做法。这么做,无需您写信,新一代活跃在数字空间的阿拉伯青年自然会更加相信美国,中国的行动也将因此变得更加积极。

  第三,您想必知道,与西方“己之所欲,必施于人”不同,东方强调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根据现行的国际体系,一国如果过度使用自身的优势权力,必然引发其他国家基于恐惧的制衡反应。从去年开始,希拉里阁下频频会晤美国互联网界的大鳄,探讨让互联网成为美国“巧实力”外交政策工具的雄心已为世人所知晓。但尊敬的弗里德曼先生,您知道么,非常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恰巧应验“物极必反”的东方智慧:过度强调用互联网来推行美国的外交政策,会让相关的技术、应用和公司看上去都像是美国政府的代理人,而不是代表中立的价值。

  最后,如果您有空再多学一门外语,冒昧地邀请您在微博或者别的什么中国社交网站上,开设一个中文账号,您有机会直接和您并不十分了解的多数中国网民进行直接交流。他们中的多数或许无法熟练使用英语,但他们会让您知道中国已经以及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还有中国政府如何学习应对由此带来的诸多挑战。根据我个人有限的知识,现在中国早就走过了所谓启蒙阶段,是否要让更多的民众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是否要实行民主,基本已经不是问题了。现在我们关心的,是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民主模式。而在这点上,我们并没有分歧。

  尊敬的弗里德曼先生,您懂我的意思了么?

  此致

  敬礼

  沈逸 博士

  复旦大学

  2011年6月7日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