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调查报告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调查报告

农村养老模式选择:一所嵌入村庄社会的养老院

作者:夏日 夏柱智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2年03月04日

本站发布:2022年03月04日

点击率:52次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公报》显示,中国60岁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总人口的18.70%,与2010年相比上升5.44个百分比,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在广大农村地区,如何让老人老有所养、生活幸福、健康长寿成了各级政府关注的重大事项。从湖南、湖北、河南等地农村调研情况看:县域养老院的建设偏向市场化与高端化,脱嵌于农村社会,偏离农村老人的基础性需求,使得养老资源投入与养老需求错位成为普遍情况,县域养老床位空置率较高,约50%。因此,大多数老人普遍不愿意也无能力入住县域养老院。

  相比而言,位于湖北黄石市阳新县黄颡口镇的三洲村海洲康乐养老院,立足于村庄实际,在初步建立与维持常态化运营过程中,充分考虑农村特点与农民特性,盘活闲置房屋,考虑经济条件,运用人力资源,结合空间特色,有效嵌入村庄社会,实现了农村老人低成本、高品质的养老生活。“子女不在家或者不方便照顾的老人,子女会觉得这里可以提供吃住,并且有护工照顾,愿意将老人送过来,甚至有些老人过节都不愿意子女接回家。”邓院长说道。

  盘活闲置房屋,进行适老化改造

  海洲康乐养老院由三洲村主管,邓院长负责,2018年逐步建成,2019年申请挂牌,2021年正式挂牌,成为当地一家登记注册的合法化养老院。在城镇化与工业化背景下,与广大中西部农村一样,三洲村存在大量闲置的房屋、学校等场地资源。海洲康乐养老院的有效运营基础就在于盘活闲置房屋,进行适老化改造。

  据邓院长介绍,他是在照顾母亲的过程中,开始思考农村失能老人的照料问题,并逐步萌发利用自家闲置房屋,改建养老院的想法。2013年,在县城等地养老院进行考察后,他决定并开始对自家房屋进行适老化改造。2018年,经过改造后的海洲康乐养老院,面积总计约500平方米,总计10张床位,投入改建费用20万-30万元。邓院长自家闲置的房屋是海洲康乐养老院的主体结构,建于2000年,共三层,建筑面积约200平方米。此外,还包括有大约50平方米的前院,50平方米的厨房以及200平方米菜园。原房屋是按照当地家庭生活方式建造,不适合多位老人的集中生活与活动。

  利用房屋,拓展养老功能空间,完善养老设施配置。首先,邓院长利用后院菜地扩建一间餐厅和休闲后院。改造后,一间餐厅面积约100平方米,里面放置了十几张桌椅,以及用于冬天取暖的火炉。休闲后院约100平方米,设置简要的健身设施以及种几棵树、石凳等,拓展入住老人的安全活动空间。“冬天天冷在火炉旁烤火,天晴就在院子里晒太阳。”其次,优化养老功能空间,建立适合入住老人的主体生活区域。邓院长在既有架构基础上,把主体建筑一层原有1个大厅、1个卫生间、4间卧室进行了合理的改造与配置。即每2—4张床位就近搭配一间卫生间,方便入住老人如厕。同时,每间房面积大约20平方米,并均安装了一台空调,放置一张1.6米的中型床以及一台小桌。在大厅放置3—5张沙发家具,方便入住老人可以随时坐一坐,创造活动聊天的养老环境。

  考虑当地经济,保障合理性消费

  在中西部县域养老院中,由于养老院的高端化,且要匹配对应的服务,收费必然会脱离村庄的经济水平,从而导致养老院运营不可持续。从目前看,海洲康乐养老院能够维持常态化运营,收支基本能够实现平衡。其根本在于考虑当地经济,保障合理性消费。

  海洲康乐养老院的日常开支主要有两项:一是一日三餐的食材费用,8名老人,共约5000元/月。二是两名护工照料费用。1名专门护理,工资3000元/月;1名厨师,工资2000元/月。与此对应,三洲村所在的H镇是一个贫困的乡镇。当地村民的收入主要来自于进城务工,人均1.6万元/年,家庭收入也就2万—10万元/年。根据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的一份调查显示:H镇家庭收入以中下等为主。其中,5万元以下的占36.05%;5万—10万元的占42.07%;10万—20万元的占18.02%;20万元以上的占3.41%。

  考虑到当地村民的经济水平,结合养老院的基本运营成本,海洲康乐养老院制定的收费标准具体如下:全托管为1400元/月,仅吃饭为800元/月,仅住宿为600元/月。同时,根据老人的失能程度,价格会有适当浮动与变化。目前,海洲康乐养老院住有8名半失能的老人,年龄处于76到95岁之间,收费平均在1400-1500元/月,最高不超过1800元。其中,收费最高的一位老人,80多岁,大小便不能自主解决,需要经常更换尿不湿。这种情况费用就会略微高些,增加200—300元/月。相比于县城的养老院,村民纷纷认为这种收费价格是非常低廉的,是他们能够承受的。当然这主要是照料的费用,至于入住老人生病等其他的费用都是由子女额外支付。此外,针对有些在养老院玩乐的而临时需要就餐的老人,海洲康乐养老院会根据10元/餐的最低价格收取一定费用。总而言之,“我们这里的收费与开支不能太高,而且要一定的灵活性。”邓院长说道。

  运用村庄人力,开展精细化服务

  “老人是来享福的,我们要照顾好,出了事就不好交代。”在邓院长看来,精细化服务是海洲康乐养老院有效运营的生命线。养老院充分运用当地的护工、医生等人力资源,开展精细化服务,为入住老人提供贴心的照料。

  首先,招聘村庄低龄老人为护工,建立照料入住老人的主力军。邓院长坦言。“照顾老人这种事情,只能是老人来干,年轻人往往觉得累和脏,尤其是半失能的老人一般脾气都不是很好。”因此,邓院长聘请护工有两个标准,一是老人不管怎么发脾气,护工不能发火;二是每天24小时必须在养老院,有事情的话护工需要处理。目前,海洲康乐养老院的两名护工年龄分别为67岁与69岁,一名来自本村,一名来自邻村。除了照料老人外,护工还要记录老人的日常饮食情况,从而做到心里有数。根据老人饮食特点,海洲康乐养老院早上稀饭,中午两荤两素,晚上面条。邓院长表示“一餐或两餐不吃,需要及时了解情况。”

  其次,运用村庄其他照护资源,建立照料入住老人的辅助力量。邓院长既是海洲康乐养老院的管理者,也是照料老人的协助者。邓院长本人每晚10点,12点半,1点都会定点巡房,及时满足入住老人的需要,具体内容包括给老人盖被子、倒水、开关空调等。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怕入住老人出现突发病。如果发病,海洲康乐养老院会在1-2小时内与入住老人家里人说。为能够更清楚入住老人的健康状况,海洲康乐养老院结合村医的力量,对入住老人进行量血压等内容的日常检查。“小事就通知子女,大事就由子女亲自过来。”此外,为让子女了解入住老人的状况,海洲康乐养老院会协助入住老人通过视频电话等及时与子女沟通。在邓院长看来,入住老人如果不出现大病状,住在这里一年都不需要子女关心。

  结合空间特色,实施半开放管理

  入住养老院最重要的就是两个方面:一是入住老人居住安全;二是入住老人活动自由。根据调研显示:很多县域养老院,尤其是市场化的养老院,为保障入住老人的安全,降低风险,实施封闭性管理。据邓院长讲,海洲康乐养老院有一半老人曾在县养老院住过。在这些老人看来,他们住在那里就像坐牢,失去了自由。相比于其他养老院,海洲康乐养老院结合农村空间特色,实施半开放管理。

  与其他养老院一样,为保证入住老人的安全,海洲康乐养老院规定入住老人不能随意出养老院。实际上,入住老人活动范围也不可能很大。根据目前养老院的床位数量,海洲康乐养老院休闲场地是比较大的,完全能够满足目前8位乃至未来更多入住老人的活动需求。比如冬天,晴天时入住老人都可以一起晒太阳,聊聊生活。

  与其他养老院不一样的是:海洲康乐养老院面向全村乃至附近村庄的老人自由开放,提供看电视和打牌的场地以及免费茶水。目前,每天到养老院休闲娱乐的非入住老人约有二三十个,年龄在55岁到70岁之间。“不做事的白天来玩,做事的老人晚上来玩。”正是这种半开放管理,构造起非入住老人和入住老人集体活动的场景空间,使得入住老人感觉到没有被禁锢,体会到舒适感与自由感。比如,其他老人在打牌娱乐,部分入住老人可以坐在轮椅上看他们打牌。冬天所有老人都可以在暖房内烤火,聊聊天等。

  总结:嵌入村庄社会的养老院

  综上所述,相比于在湖南、湖北、河南等地县域养老院的情况,海洲康乐养老院具有极大的发展优势,建成了入住老人享福的养老家园。其运作的内在逻辑在于:立足于村庄实际,充分运用农村的特点与农民的特性,有效嵌入村庄社会,实现了低成本、高品质的养老生活。具体而言,就是在盘活村庄闲置房屋,进行适老化改造的基础上,考虑当地经济条件,保障合理性消费;运用村庄低龄老人、村医等人力资源,开展精细化服务;结合村庄空间特色,实施半开放管理,从而满足了老人的照料需求和解决精神慰藉匮乏的情况,使得老人能够入住且愿意入住。

  (作者夏日系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生,夏柱智系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