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林辉煌:副省长来了,项目却成了烫手山芋

作者:林辉煌

来源:行业研习社

来源日期:2021年12月15日

本站发布:2021年12月15日

点击率:32次


  导读

  凡哥没有想到,这么热火朝天的一个大项目,搞好之后竟然成了一颗烫手的山芋。

  

  村镇办的日常

  如果不是那一天副省长来视察,叶镇大概还是原来那个平平静静的偏远小镇,年轻人外出打工,老年人守着家里那几块田地,硕大的公鸡在乡间小路上摇曳。

  2018年副省长来的时候,凡哥刚从叶镇的扶贫办提拔为村镇办的主任。眼下32岁的凡哥,在2014年考取了叶镇扶贫办的公务员,工作履历不算复杂。家在县城的他,每天都要驱车20多公里返回县里,就像很多同事一样。

  许是为了提高乡镇工作效率,近年来叶镇录用了很多年轻的工作人员。在70多位工作人员中,80后就有40多个,其中有30多个是85后,超过人员总数的一半。跟发达地区的乡镇不同,叶镇的临聘人员很少,还不到10人。毕竟是个偏远小镇,事情也不多。

  村镇办,也就是村镇建设办公室,涉及的职能包括规划建设,削坡建房管理,危房改造,等等。大抵每个乡镇的建设都有自己的保留节目,在叶镇,这个保留节目就是古驿道修复管理,也列入村镇办负责的工作事务之中。不管你喜不喜欢,古驿道就在那里,只是之前少有人问津,直到副省长来看过之后,这才成为一项显要的工作。

  而在副省长来之前,村镇办的工作就像老两口的日常生活一般,循规蹈矩,没有什么波澜,更没有什么惊喜。你比如说规划建设的业务,村镇办就是负责设定规划控制线,确保建筑物距离乡村公路不低于5米,距离山体不低于6米。在叶镇,主要的建筑物就是农民住房。农民要建房子,首先得申请宅基地使用权,在村镇办先进行规划控制。

  如果符合规划要求,农民就可以到国土所审批。现在不叫国土所了,改名叫自然资源所。最新一轮的机构改革之后,农业农村办也要介入农民建房的管理事务中,他们主要是核实一户一宅的问题。围绕农民建房的管理,机构还真不少,房子违建的执法活动,接下来将由新成立的综合执法办负责。这个部门试图承接县里下放的所有执法权,只是还没有完全运转起来罢了。

  房子那摊事

  另外一项常规的工作是危房改造。凡哥在扶贫办工作的时候,危房改造还是他们的职责,2015年移交给了村镇办。就像注定要遇到副省长一样,凡哥似乎注定与危房改造有不解之缘,换了工作岗位,继续负责这项工作。危房改造的启动,需要村民自己提出申请,然后由村干部进行摸底,确认无误后再提交给村镇办。

  作为一个山区镇,村镇办还有一项特别的工作职责,那就是进行削坡建房管理。这项职责原来是国土所的,最近才转移给村镇办。削坡建房,顾名思义就是在山坡上削块地建房子,平时看起来没啥事,甚至有点浪漫的感觉,一遇到山雨,很有可能真的被泥“浪”“漫”过去。为此,就需要进行专门的管理。村镇办没那么多人手,只能请第三方来评估每栋削坡建房户的风险等级,并出台整治方案。只要农民配合开展整治,即可获得政府奖补。

  在叶镇,削坡建房户有900多户,数量算是多的。实际上,整个叶市的削坡建房户在全省也是名列前茅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当时村里以为只要报上去就能够得到奖补,因此能多报就多报。后来农民才搞清楚,奖补奖补,就是以奖代补,只有你按照要求进行了整治才能够得到奖补。镇里当初显然也没有太上心,以为只是向上面例行公事地报个数,没想到上面会来真的。

  原来国土所负责的时候,只有所长一个搞,根本就忙不过来。所里先前还有另外一个同事,后来考到县纪委,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叶镇,只剩所长一个光杆司令。县里大概也是看到各个乡镇普遍存在类似的问题,直接让住建局统一组织第三方测绘公司进行评估。不久前,凡哥接到县里的通知,要求各乡镇在2022年完成所有削坡建房户的评估和整治。早知如此,当年就不应该让村里报那么多的数据上来,简直是“坑镇”。

  中心工作

  跟副省长来了之后发生的事情相比,上面这些事根本不算事。大领导就是大领导,一来就发现古驿道有价值,要求省里给经费支持叶镇的古驿道修复和开发。省住建厅领了命,往叶镇使劲砸了1600多万的经费。这下子,不仅仅是叶镇,叶县也沸腾了起来。这里的沸腾,主要是指忙碌,干事的人不见得都欢欣鼓舞。对于地方领导来说,这件事情必须办好,而且要尽快办好,因为副省长说了,当年年底还要来叶镇参加古驿道的一个赛事。也就是要来检查叶镇的工作成效呗。

  叶镇的古驿道有30多公里,包括本体路和连接线。在修复开发之前,这些古驿道都隐匿在山里,很少有人去走动。古驿道的范围涉及三个村子,叶镇最终决定重点开发头道村,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头道村有条路通往隔壁省的红色革命基地,开发起来更有政治意义。古驿道的修复建设主体,自然是凡哥领衔的村镇办,接到任务的时候,凡哥只有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可用。

  这么短的时间,完成这么庞大的建设任务,自然不是村镇办一家能搞定的。好在乡镇的工作模式向来弹性极大,有中心工作,大家就集中精力合力完成。上面要叶镇搞古驿道建设,时间又这么急,自然要把它列为当时最重要的中心工作了。全镇统筹人力资源,涉及古驿道建设的交给村镇办,其他沿途的配套工作,则交给其他部门组成的工作组,每个工作组领一项重点任务,并由乡镇的一个领导带队。

  每当回首这段往事,凡哥的眼前都会浮现热火朝天的工地会战场面。有的工作组负责道路拓宽,有的工作组负责节点提升,比如建界碑、观景平台、田园栈道等,有的工作组负责文化提升,比如搞红色展馆和壁画等,有的工作组负责外立面改造。当然,凡哥他们就负责古驿道本身的修复建设。

  翻天覆地

  其实,接到任务的时候,镇里一度想要开发的是上村,因为这个村子可开发的景点更多。但是问题在于,上村的人口很少,最主要的是交通非常不方便,连中巴都开不进去。后来县里的领导亲自下来看现场,他们考虑到副省长年级比较大,其他省级领导也不年轻,如果车都开不进去,那确实不方便领导深入考察。上村跟隔壁革命老区也是挨着,但是没有公路通达,如果副省长想过去看看,靠走古驿道显然是不行的。综合考虑之后,县里决定重点开发头道村。方案报到副省长那里,领导也表示满意。

  省里拨付的一千多万,主要就用于头道村两公里多古驿道的修复建设,同时还做了两个仿古驿站,这么一搞就花掉了80%的经费。至于其他配套项目,则由县里出资。实际上,在副省长来之前,头道村并未被县里列为新农村建设示范村,本来能用在它身上的项目就不多。为了搞好重点工作,县里临时把头道村列入示范村来建设,加大资金项目的投入。有了项目投入,县里各部门自然也要经常下来监督进度。比如住建局下来看古驿道的修复建设,公路局下来看道路建设,组织部下来看文化建设,林业局下来看花花草草,经信局下来看线路改造,等等。

  在县里的加持下,在叶镇干部没日没夜的动员下,头道村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至少外立面基本都改造了,村里的道路也扩建了,老旧房子也拆除了。在扶贫办工作过的凡哥感叹,连省定贫困村的改造力度都没这么大。

  除了自己的投入,政府当然也希望引入一些社会资本。可惜的是,社会资本竟然看不上这个项目,根本不愿意投资。叶镇本来是想拿着古驿道的名牌,趁热打铁,申请个3A景区,专家评审倒是通过了,就是没找到一家真心想接盘的企业。原因也不复杂:区位偏远,比较优势不明显,游客稀松,没有多大的经济效益。

  烫手的山芋

  为什么政府着急要找个企业来接盘呢?因为修古驿道不复杂,麻烦的是后期维护,维护是需要钱的,而县乡村都没有钱。如果企业不来接盘,那就有点尴尬了。最后没办法,只能诚恳地请求省里再出点钱,搞搞维护。

  省里其实一点也不乐意给钱,修建都帮你修建好了,后续还要我来给你们维护,这是个什么道理!叶镇的领导也很无奈啊,当初还不是省里看中了这个项目。这个无奈只能憋在心里,毕竟那个时候每个人的热情都很高,县里和乡镇还不是想借此火一把。

  最终省里还是勉强给了几十万的维修经费,而且只管一年,实际情况是,一年也根本不够用。你看啊,维护的工作也不少,驿站的卫生要打扫,厕所得有人维护,驿道的杂草和垃圾得有人清理,还有路边的滑坡也需要处理,沿线的基础设施也需要维护,等等。

  说来说去,费钱的主要是人工,你让村民免费帮忙吧,那简直是说不出口,就算说出口也没用。本来老百姓对这个古驿道就不是特别感冒,花那么多钱搞古驿道,还不如把水利设施和机耕道搞好一点。

  凡哥没有想到,这么热火朝天的一个大项目,搞好之后竟然成了一颗烫手的山芋。


  作者:林辉煌,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院长助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