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国际中国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道格·班多:如果没有明确继承人的朝鲜失去了金正恩,意味着什么?

作者:道格·班多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21年08月15日

本站发布:2021年08月15日

点击率:164次


    去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没有足够多的露面,他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这立刻导致一些关于他生病或死亡的传言的出现。当然,他最终又现身了,让那些参与讨论他是否发生不测观察者感到尴尬。

  现在类似的讨论又开始了,尽管这一次他仍然在在公众视野中。首先,他的体重明显减轻了,据韩国分析人士估计,他的体重减轻了44磅。如果是有意减重的,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据估计,他的体重高达308磅,鉴于他相对较矮的身材,这使他有点病态肥胖。(他还喝酒和抽烟,这是另外两个危险因素。)他很容易患上心脏病、糖尿病和其他几种疾病。减掉几磅体重则会延长他的寿命。

  然而,体重大幅减少如果不是有意的,那就有可能是一种严重疾病的征兆,比如癌症。如果没有其他虚弱的迹象,体重的下降更有可能是因为这位领导人饮食的适当调整。而他最近的露面显示头上留下了一个伤疤,后来又缠了医用胶带。

微信截图_20210811164859.jpg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近日亮相公开场合的照片引发舆论关注,因为他被拍到后脑勺处贴了一块“肉色医用胶带”

  当然,这些问题都没有被公开解释过,可能只反映出一些小问题。七年前,金正恩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来他一瘸一拐地出现,需要用拐杖走路。据报道,他接受了脚踝手术,显然后来完全康复了,没有什么障碍。(2008年,他的父亲因中风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没有向公众透露任何消息,不过,在金正日再次露面后,他虚弱的状态无法向观众隐瞒。)最近的事情也可能不那么重要。

  然而,有迹象表明,金正恩或他的同事可能正在为继任做准备。今年早些时候,金正恩被推举为朝鲜劳动党总书记,这一头衔不再为他去世近十年的父亲专门保留。同时,在总书记下重新设立“第一书记”职位,正式成为朝鲜“二把手”。这一举动可能并不重要,但值得重视的朝鲜问题观察家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表示,这与可能的继任有关:“没有其他执政党拥有正式定义的二把手职位——即候补统治者。”

  事实上,金氏家族有时会非正式地分享权力。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在朝鲜开国领袖金日成统治的最后几年担任准总理,负责国内政策。2008年8月,金正日从中风中恢复过来时,他的妹夫张成泽接替了他的职务。(金正日死后,张成泽受命扶助金正恩,结果却被金正恩处决,或许是因为他试图接班。)

  关于金正恩目前的健康状况,我们所知道的都是一些猜测、谣言和其他透过黑箱一样窥视朝鲜获得的信息。对金正恩健康状况的关注似乎会引发人一些毛骨悚然的联想。在一个被广泛(尽管不是普遍)认为是一个人独掌最高权力的政权中,当最高领导人去世时会发生些什么事情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约瑟夫·斯大林和毛泽东的逝世都引发了漫长而深远的权力斗争。

  相比之下,金日成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拉筹划接班——消灭竞争对手,提拔金正日,并将把日常管理移交给后者。金正日与儿子金正恩相处的时间较少,这一过程是在金正日中风康复后才开始的,剩下不到三年的时间。尽管金正恩接班的过程似乎很顺利,但目前尚不清楚金正恩当时继承了多少权力,在他克服了随后的挑战后又增加了多少权力。

  无论如何,今天的朝鲜最高领袖没有明显的继承人。金正恩的孩子还太小了,他的妻子没有政治角色。他的父亲认为他的哥哥金正哲不称职,在政治上是个无足轻重的人。他同父异母的叔父金平日被金正日流放到几个欧洲国家担任大使。唯一可能的候选人是他的妹妹金与正。尽管她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她的权力几乎完全是派生出来的,依赖于她的哥哥。事实上,她被提拔或降职有一定规律,可能是由金正恩安排的,这表明她缺乏独立的权力基础。

  金与正确实拥有皇室血统,但如果她的身份没有被公开,那也没什么意义。如今,金氏血统是否重要也不是很明显:考虑到来自韩国的信息如潮水般涌来,朝鲜人似乎不像过去几年那么容易相信上面了,这让金正恩感到愤怒。同样重要的是,朝鲜政治始终存在性别歧视。唯一享有实质性权力的女性是金家的妻子、妃子和姐妹,当需要接班时,她们的影响力会立即消失。

  如果不是金家的亲戚,那么谁将成为下一个“伟大的继承人”呢?金正恩倾向于排挤、更换和清洗助手,没有留下明显的二号人物,这很可能是他的意图。6月下旬,他将几名高级官员降职,理由是“在确保国家和人民安全方面制造了严重事件”。然而,他们没有遭受和张成泽一样的结果,而是调到了较低的职位。

  由于缺乏一个明显的继承人,一场继承最高权力的斗争很可能是残酷和不可预测的。安全机构的负责人可能会趁机夺权。在苏联,1953年,长期担任秘密警察局长的贝利亚谋求最高权位时失败了;克格勃领导人尤里·安德罗波夫则在1982年赢得了苏共的领导权,但不久之后就去世了。军方可以在争取权力或扮演辅政者的角色的同时,获得一些让其拥有特权的承诺。

  一种集体领导的形式可能会出现,至少在开始阶段是这样。然而,朝鲜政治总是会出现一个占主导地位的领导人。韩国也是如此,尽管自1987年以来,它一直依靠选举来选出最高领导人。朝鲜政权的本质决定了,最高权力竞争的失败者没有安全可言。正如唐纳德·特朗普可能会说的那样,第二名就是失败者。

  美国在影响朝鲜政局方面的作用微乎其微。但是,如果出现不稳定的因素,拜登政府应该密切关注是否会有威胁。华盛顿也有理由就朝鲜潜在的政治挑战与中国保持公开沟通。最好的情况是一个具有改革意识的新政府,所有人都会这样期待但似乎没什么可能性。

  最糟糕的情况将是一场激烈的派系斗争演变成暴力局面,导致军事冲突出现,并释放出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近十年前,当布鲁斯•贝内特(Bruce Bennett)分析朝鲜崩溃的可能性时,他警告称:“合理预测,朝鲜的极权主义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终结,而伴随这一终结的极有可能是相当大的暴力和动荡。”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也足以让朝鲜与韩国和中国就如何在朝鲜发生内乱的情况下就维护半岛和平与稳定展开对话。

  当然,这些都不可能发生,至少现在是如此。事实上,金正恩很可能是健康的,或者至少他的身体足以撑过未来几年。这将使最新一轮的猜测烟消云散。事实上,由于他的不测可能造成的后果是如此严重,以至许多西方国家的人可能正在为他的健康祈祷。但总有一天,金家王朝会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在这发生之前,与金正恩健康有关的信息不仅关乎朝鲜半岛,也对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很重要。希望在他离开后,世界依然能保持和平。

  作者系卡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曾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的特别助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