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丁咚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百家争鸣 > 百家星座 > 丁咚

丁咚:俄乌战争的局中局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来源日期:2022年02月26日

本站发布:2022年02月26日

点击率:233次


  俄乌战争进入第二天,俄军侵入乌克兰首都,双方展开巷战,但基辅的每一寸土地都变成俄方的噩梦——乌方给予对手超出预料的强大抵抗,战事陷入胶着。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拒绝了美国有关协助其离开基辅前往安全地点的建议,坚持留在首都,与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指挥战斗。

  战争的人心向背经过48小时的舆论过滤后变得了然:西方组织起来团结在超级大国的旗帜下,展开了有史以来对一个国家最为严厉的制裁行动,并继续协商是否给予更大强度的制裁;俄国内掀起反战浪潮。

  在联合国安理会,一项有关俄乌战争的决议获得压倒性支持,共有11个国家投赞成票,3个国家弃权,并由于常任理事国俄罗斯可想而知的反对而流产。

  这场美国事先高调张扬的战争,按照美方的预测发生了,而俄方此前坚称俄在本国开展军事调动实属正常,没有威胁任何人,也无意对乌开战,被事实推倒。全世界人民都看在眼里,因此也对战争的前景深怀疑虑。

  恰在此时,芬兰和瑞典提出加入北约以保安全的愿望,受到普京当局的严厉警告,无疑让人对当前的乌克兰战事是否会扩大从而引爆新的世界大战感到担忧。

  局势变得很明朗,在西方不直接军事干预的情况下,俄军迟早会控制基辅局面,通过战争+谈判的模式来实现在乌克兰的目标,而西方的层层加码的联合制裁也将使俄方难以承受,可能造成长期的毁灭性影响,甚至可能导致莫斯科的崩溃。

  不过,随着战事的展开,局势的明朗,两个明显的疑点也浮出水面:

  第一个疑点是,俄罗斯最高当局决策开战可以用“草率”、“匆促”来形容,对国家来说生死攸关的重大事项,没有经过民意和立法机关的决议同意,而仅仅是由联邦安全会议扩大会议同意总统关于对“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进行外交承认的提议,以及由联邦委员会授权莫斯科当局在境外开展“特别军事行动”,既没有由下而上、大范围的讨论和酝酿,也没有民意和立法机关许可,就这么突兀地决定了,而且此前克里姆林宫反反复复、千方百计否认美方有关俄将“入侵”基辅的观点。

  是什么因素“催着”普京行此仓促之举?

  第二个疑点是,美国拜登当局明明早就研判此战要打,为什么不寻求事先公布可靠的情报,令俄方计划流产,或者寻求建立抗俄联合阵线,而是早就准备好端出“制裁”方案,坐视俄罗斯在乌克兰实现其地缘战略目标?

  其证据包括在战事爆发前,没有谁比拜登当局更多地警告普京当局“入侵”基辅的企图,而在正式开战前夕,美方对外披露的信息已经很具体,可见其对情况的掌握十分深入。

  用传统的眼光来看,这里面有“局”,而且是局中局。

  战事发生后,从俄罗斯体制内到各界精英及普通民众掀起的反战浪潮看,担任总统日久的普京面临的国内压力可能越来越大,迫使其寻求更强硬的对外政策。

  联邦安全会议上对外情报局长纳雷什金被逼问后才同意的情况说明,即便在政权的核心层,普京的提议也尚未形成共识,更不用说在民意机关国家杜马进行表决了。

  外强可能正好凸显了内虚,如果说普京的局是要稳定执政的话,那么美国拜登的局是什么?

  以结果为导向来看,欧洲和全世界都看到了其在冷战结束以来的世界秩序中是多么危险的人物,他可能想要通过国家的强力,来改变别国政策,改变国际秩序,欧洲应该是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和直接的威胁,无论是芬兰还是瑞典要求加入北约就体现了其安全感在此时此刻已经跌至最低点。

  让欧洲看到自己的威胁和危险,看到美国的保护不可或缺,寻求欧洲在其自身战略议程中的合作——而这样的议程在当前的国际关系中可能尤显重要,是拜登当局的第一个目的。

  我们都知道,拜登当局成立后的一个重大外交方向,就是开启对俄外交,推进美俄关系正常化,并试图离间两大对手之间的关系,寻求俄方“心照不宣”的合作。

  从过去一年的情况看,美方也确实得到了莫斯科一些无关根本的配合,但在有关战略稳定及美俄战略合作或者至少莫斯科战略中立的关键议题上,华盛顿可能最终明白,北极熊不大可能是合作方,相反它在利用世界秩序和大国关系的演变来谋求自身利益,包括推动安全保障新条约及在乌克兰扩大地缘战略利益。

  在此情况下,拜登当局事先就与盟友共同对外表达了不准备出兵基辅协防的明确讯号,在某种程度上“纵容”甚至“引诱”普京当局匆忙作出开战决定,那么不仅达到了使普京治下的莫斯科变成西方的共同敌人、使欧洲特别是其主要大国不再三心二意在对俄外交中采取机会主义路线的目的。

  第三个目的可能是,非友即敌,既然莫斯科不能给予华盛顿合作,反倒“火中取栗”,利用美国伸出橄榄枝,谋求额外战略利益,破坏华盛顿的战略意图,那么不如直接削弱莫斯科,促使其陷入崩溃边缘,实质上也能打破两大对手合力增强优势的潜在局面。

  俄对乌的战争按照拜登当局事先预测的蓝图一步步推进,而在此同时,美方的制裁动作也在步步紧逼,包括联合欧洲及全世界的盟友,这些压倒性的包括备选的将俄罗斯逐出国际金融结算体系SWIFT和限制俄罗斯能源出口在内的措施,将给莫斯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可能并非无关紧要的是,俄方的行为使自身陷入挑战现存国际法和国际体系的不利境地,任何国家都不大可能公开和它站在一起,而会保持距离,那么自然就有机会分裂两大对手,相反,如果两大对手合作,那么就可以顺势将合作方推入国际舆论万劫不复的劣势境地中。

  这个局巧就巧在拜登当局能够在实现其目标同时,避免使本国像在越南或伊拉克那样持久陷入战争泥淖,从而损害其既定的大国竞争和聚焦印太首要对手的战略。

  姑妄言之,姑妄视之。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