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代表法修改

首页 > 人大聚焦 > 立法工作 > 代表法修改

蒋劲松:谁有权禁设代表工作室?

作者:蒋劲松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2010年08月25日

本站发布:2010年08月25日

点击率:1545次


   《代表法》修订案规定“代表不设个人工作室”,如获通过,对代表履职副作用甚大

  【背景】据《京华时报》报道,8月23日上午,《代表法(修正案)草案》(下称“草案”)提交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明确规定,“人大代表不设个人工作室”。

  近年来,一些来自基层的人大代表,为了更好地履行代表职责,切实反馈民意,解决选民关切的问题,探索设立“个人工作室”,以联络选民,搜集并整理民意、形成议案或建议等,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2004年,浙江省温州市十届人大代表周德文推出以个人名义命名的“人大代表工作室”。此后,来自湖南省的全国人大代表刘晓武、淄博市人大代表杨光磊、广东省人大代表林慧等都推出了个人工作室,求民意、了民情。

  1992年颁行的《代表法》规定,“代表应当与原选区选民或者原选举单位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他们的意见和要求”。但在人大闭会期间,代表如何行使职责,《代表法》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规定,目前一般限于每年组织代表搞一两次视察活动。

  事实上,随着利益多元化,仅仅是代表视察难以全面反映选民的诉求,人大代表自己也深感不满足。近些年,全国人大代表“雷人提案”不断、大会发言质量不高,更是彰显了代表联系群众、了解百姓疾苦之不足。

  此次“草案”明确规定,“代表不设个人工作室”,“代表在闭会期间的活动以集体活动为主”,而“各级人大常委会的办事机构和工作机构是代表执行代表职务的集体服务机构。”

  那么,到底谁有权决定人大代表是否设立工作室?依目前各级人大常委会的办事机构、工作机构的人力、物力,能否切实保证选民和人大代表充分沟通?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蒋劲松认为,“草案”规定“代表不设个人工作室”,如获通过,对人大代表履职副作用很大。而规定人大闭会期间代表活动由“人大常委会的办事机构和工作机构”组织,执行难度大,有可能流于形式。

  在蒋劲松看来,从实际情况看,各级人大常委会工作人员人数有限,仅就其一般日常工作——为人大常委会及其会议提供服务,就已“精疲力竭”,很难有时间和精力再为每个代表提供联系选民、了解民情的服务。

  “一方面不许人大代表设立工作室,另一方面短期内又难以扩充人大常委会工作人员的编制。这是自相矛盾的规定。如此以来,人大代表提高履职水平和议案质量的努力势必会进一步受限。”蒋劲松指出。

  他认为,一些地方人大代表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自筹经费设立个人履职工作室,并广而告之,开辟了一条“密切联系群众”之途。固然,可能存在宣传代表自有企业、滥用代表职权之嫌,“但这些问题是否确实存在,需要认真调查研究,不能一禁了事。”

  蒋劲松认为,代表设立个人工作室,即使可能会出现一些负面问题,但不一定是普遍性的问题。对此,可以引导、规范,不能“一刀切”加以禁止。更重要的是,应正视其在探索解决人大代表履职困境中的积极意义。

  中国的各级人大代表属“定位兼职、职责专职”。该制度既要求人大代表在正常工作之外履行代表职责,又要求人大代表密切联系群众,熟知民情民意,以“代表人民”,“行使国家权力”。人大议案和发言的质量较低,“雷人”议案不断,与此密切相关。

  蒋劲松指出,要解决这一矛盾,“无非是实现定位和职责的一致性,走代表专职化的路径”。但这次《代表法》修订案一方面规定“代表不设个人工作室”,另一方面又规定“代表不脱离各自生产和工作岗位”,是朝着“代表兼职化”的方向走。

  随着阶层分化和利益多元化,一些地方在尝试人大代表专职化,全国人大也设置了专职人大常委。“但是,此次《代表法》修订案的有关规定,势必会影响人大代表作用的切实发挥。我为人大代表专职化的改革方向深感忧虑。”蒋劲松说。■

  (财新记者 杜珂 采写)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