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户籍改革

首页 > 中国治理 > 户籍改革

户口做为奖励后的疑问

作者:想飞的鱼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06月21日

本站发布:2011年06月21日

点击率:1700次


  广东增城的冲突总算平息了下来,说实话,里面的是非曲直和幕后真相如何,我这个旁观者无从得知,不过地方政府后来的一纸通告,却让人很惊诧,惊诧之余,又感到愤懑,如骨鲠在喉,不得不吐。通告的末尾说,“举报者为外来务工人员,成绩突出的,可获“优秀外来工”称号,给予迁入增城户口。”看完之后,我有诸多疑问和不解,故写下来,向增城市公安局请教并予以解答。

  一、优秀农民工评价的标准是什么?各地的标准可能些许细节差别,我相信总体的标准应该是如下:获得什么奖章比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一定级别的劳动模范比如市级、县级、省级等等,技术人才,突出贡献,长期在某个岗位工作任劳任怨,比如在上海一些清洁工获得上海户口,等等,总之是各行业的突出者,属于农民工的佼佼者。但举报属于哪个层次呢?政府常说要建立法制,依法治国,虽然离法治和以法治国很远,但增城公安局遵守自己制定的法规了吗?一切不过是自己的权宜之计,今天可以为了抓一些“害群之马”,修改自己的规定,明天是否可以为了其他更大的利益,更改其他的法律?法规和制度在这些执法者眼中是一纸空文,还是可以随意操弄的工具?

  二、为什么以户口做奖励?我的经验是做为奖励的东西:要么是比较稀缺,比如金;要么比较高贵和昂贵,像霍英东奖励奥运冠军黄金奖牌;要么比较特殊,有纪念意义,比如前几天闭幕的上海电影节,奖杯好像就是有机玻璃的,但诸多电影人趋之若鹜。但户口稀缺吗?好像不,在中国小孩一呱呱坠地,就可以申报户籍;户口特别吗?有纪念意义吗?似乎也不,笔者活了不到四十年,曾经做过四省的公民,好像并没有给我留下特别的印记,每次换身份证时,我想留下以前的身份证做纪念,得到的都是白眼和呵斥,可见户口没啥纪念意义,也不准有纪念意义;户口昂贵吗?虽然只是一个户籍登记,但有没有确实有区别,比如黑市上,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生的户口卖到十几万。有人也计算过,生活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没户口和有户口的生活成本,一生要多花一百多万。高贵吗?我没有数据,不过光看新闻,应该是吧,君不见做为招商引才的的优厚条件之一有落户。不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所有中国公民一律平等,可以在祖国的土地上自由迁徙、居住。没有一条条文规定某地的户口比其他地方高贵。那为什么身为执法机关要歧视外来户口呢?把迁入增城户口,做为奖励,奖给有功人员。从增城市公安局的行为,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增城市的户口至少比农民工的农村户口高贵。户籍歧视只是中国诸多皇帝的新装中的一件,但如此赤裸裸无耻地裸奔,恕我孤陋寡闻,这可能是第一次,之前大城市的政策还掩盖在引进人才的光环下。

  三、目前状况下,用户籍做奖励是否合适?与犯罪分子打一场人民战争,是公安战线同志战无不胜的法宝,但用在这合适吗?尤其再有了户口奖励这一条之后。首先,增城事件依据毛泽东伟大思想分析,应该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没有亡我之心的反动分子挑唆,没有美帝国主义的黑手,就是一件长期户籍对立后,积怨引起的偶发性群体事件。最重要的是平息事件,其次努力化解民众积怨。这件事是偶然,但放在全国范围和当前的社会形势下,并不属于小概率事件。目前需要的是化解矛盾,而不是“宜将剩勇追穷寇”。而且,户籍奖励这一条只会更加剧户籍矛盾,让当地人的优越感更强,因为“加入”户籍的,因其有功,已经是我们的人了。而没有的呢,还是外来的“他者”。以户口奖励,是否合适,增城公安局发通知前是否思考过?

  四、我反对一切暴力行为。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往往只是一个暴力循环的开始。在任何国家和社会,发生类似冲突,政府都要对破坏国家法律,损坏公私财物的人绳之以法,这无可厚非。悬赏举报也是常用手段。但通告中特地标举出外来务工人员让人,看了很不舒服。举报犯罪是公民的责任,为何要特别举出外来务工人员呢?其次,外来务工人员本来就是冲突的一方,特地用“当地户口”奖励“外来”人员以换取举报,我总感觉有点“收买”、“劝降”的感觉,是用在敌我之间。我不反对举报,举报人获得奖励也正常,但奖励不应该针对某特定群体,而是所有公民。公民根据自己的所知所想,选择举报与否。美国FBI和CIA也用绿卡和公民证收买反华斗士,但那按教科书的说法,已属敌我矛盾――美中两国的矛盾,而非增城事件属内部矛盾。冯小刚先生在《背叛》中写道:“两个孩子淘气,老师通常的做法是分别谈话,鼓励互相揭发。谁被叛的彻底谁就获得从宽处理。这种做法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他会使孩子认为出卖朋友可以从中获益,忠诚反倒会使自己陷于绝境。我们的长辈已经在历次运动中尝到过变节的好处,因此国民的忠诚度也大打折扣了。我们的孩子呢?还培养他们习惯于背叛吗?人们不能鼓励告密者,不管以多么正义的名义,这种习惯一旦养成,到时候鬼子来了坑的可是八路军。在出卖朋友和撒谎的两难选择中,我给孩子的建议是,如果沉默不能过关,就撒谎吧。两害相权取其轻,万不得已才出卖朋友。比如说:撒谎也被识破了,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但是刀抡起来也不能做大义灭亲的事,只能认倒霉让脑袋搬家了。即便儿子犯的是死罪,让老子把儿子送上断头台,这种灭天良的事也是不能鼓励的。”我人为举报、奖励都成问题,做不做是公民个人的事情,但增城公安局的通告却有点冯小刚先生所说的“鼓励告密”的味道,因为他特地指出了外来务工人员的这个群体,而他们又恰恰是冲突中的一方,而且还“诱之以利”,而且这个“利”还很荒唐。

  小小的一纸通告,大可以写成“望知情者提供线索,并以资奖励!”我自然也不会写这篇文章。警方无意的行文,暴露了公务员们根本没有公民权利的思想,内心深处歧视外来务工人员,把一切冲突不由自主地当成敌我矛盾处理,看样子阶级斗争这根弦依然没有松,我们的政府官员的思想远远落后于人民和社会现实。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