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省部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省部治理

换届之年省级人事观察: 党委一把手更重地方经验

作者:钱昊平

来源:南方周末

来源日期:2016年09月24日

本站发布:2016年09月24日

点击率:2543次


自2014年8月王儒林调任山西省委书记开始,中央新任命的19名省委书记,多是从地方产生。图为2016年1月24日,时任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在云南两会上。8月,李纪恒调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东方IC/图)

十八大之后的干部任用中,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将”频频担当重任。

《2014~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已经明确提出,领导班子年龄结构方面,坚持老中青相结合的梯次配备,不简单以年龄划线,不搞领导班子成员任职年龄层层递减。

经过几轮调整以后,各省党政正职已基本配齐。但在副省级岗位中,仍有多个空缺有待补位,空缺时间长的将近1年。

5年一度的省级党委换届即将启幕。2016年8月31日,西藏自治区党委八届九次会议宣布,将在今年11月召开自治区第九次党代会,进行换届。

至此,已有江苏、山西、安徽、内蒙古、西藏等14个省份宣布即将召开全省党代会。除了内蒙古的召开时间尚不明确,另13个省份已明确定在今年第四季度召开,其中河南、山西、安徽、新疆将于10月份召开。

在上一轮换届中,这14个省份都在2011年下半年,其他省份则到2012年上半年,本轮换届是否维持同样的安排尚难料定。

根据地方党委换届的总体部署,换届自下而上进行,目前省以下的市、县、乡党委换届已近尾声。省级换届虽然尚未开始,但常委的调整已经进行,今年已有14个省级党委书记被调整,最新走马上任的是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

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将”受重视

以往的惯例是,书记和即将提名为下一届行政首长人选的副书记,一般都会在换届之前调整到位,换届时这两个党政主官人选很少再变动。

以省级为例,省委书记和省长人选一般换届之前就会调整到位,换届时只对专职副书记和其他常委人选进行调整,最近几次换届大抵如此。不过也有例外,上一轮换届时,北京市就是在换届期间实现新老市委书记交替的,原书记刘淇退任,原市长郭金龙接任。

按照这样的惯例,今年以来调整过的省级党政主要领导,近期再调整的可能性将会较小。今年中央对14个省份党委书记进行调整时,还对部分省长进行了调整,一批工作经验丰富的省部级领导担当重任。最新一例是工信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许达哲“空降”至湖南任代省长,许达哲生于1956年,今年60岁,已接近副部级干部的退休临界点。

达到或临近60岁当上省长的还有林铎、刘奇。林铎也是生于1956年,今年3月从辽宁省纪委书记岗位上被交流到甘肃任代省长。生于1957年的刘奇此前任江西省委专职副书记,今年7月任江西省代省长。于伟国生于1955年10月,去年11月以超过60岁的年龄,从福建省委专职副书记任上转任代省长,今年1月升至正部。

与省长一样,新任省委书记中,也不乏一批工作经验丰富的官员。8月底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吴英杰,生于1956年,此前任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十八大以来,受到类似擢升的干部还包括:今年从辽宁省纪委书记升任甘肃省省长的林铎,以及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长升任自治区政府主席的布小林等。

目前,中办发出的关于做好换届工作的通知全文尚未公开,但2014年制定的《2014~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已经明确提出,领导班子年龄结构方面,坚持老中青相结合的梯次配备,不简单以年龄划线,不搞领导班子成员任职年龄层层递减。

2014年12月,58岁的浙江省委副秘书长、省委政研室主任舒国增,进京出任中央财办副主任。2015年9月,时任江西省常务副省长莫建成升任江西省委副书记。莫此时离60周岁只剩不到半年时间,3个月之后,2015年12月,莫建成调任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长。

今年以来,先后有60岁的河南省常务副省长李克升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59岁的北京市委常委苟仲文升任市委副书记,59岁的黑龙江省纪委书记黄建盛升任省委副书记。今年6月,61岁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车俊调任浙江省代省长。车俊此前已经是正部级,这次调任在级别上属平级调动,但从西部地区的副书记,到了东部发达地区浙江当政府“一把手”。

省委书记多从地方产生

今年以来,书记被调整的14个省份分别是河南、陕西、青海、江西、山西、江苏、新疆、内蒙古、安徽、云南、西藏、湖南、湖北、天津。

至目前,仅有湖北省委书记尚空缺,另13个新任省委书记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没有1人是直接从中央“空降”的。连续13名省委书记都从地方干部中产生,这在过去少见。

13名新任省委书记中,只有西藏的吴英杰没有当过省长,由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升任,另12人都当过省长。河南的谢伏瞻、陕西的娄勤俭、江西的鹿心社、云南的陈豪、湖南的杜家毫、安徽的李锦斌,都由本省省长任上升任书记。青海省省委书记王国生、江苏省省委书记李强,此前分别担任湖北、浙江的省长。

山西的骆惠宁、新疆的陈全国、内蒙古的李纪恒、天津的李鸿忠等此前在其他省份任省委书记,此次属于平级调动。他们4人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首次当书记之前也是省长。骆惠宁曾担任青海省省长,后任青海省委书记。陈全国曾从河北省长岗位上升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李纪恒此前任云南省委书记,再往前的职务则是云南省省长。

实际上自2013年全国两会结束那一轮地方人事调整后,就鲜有中央部委领导直接“空降”到地方担任省委书记。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一批地方省委书记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全国政协的领导人。补位时,中央从地方提拔了一批,也从中央部委“空降”了一批,如时任国家行政学院党委书记李建华出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

随着本次两会结束,此后再任命的省委书记中就难见从中央部委直接空降的官员了。

2014年8月,时任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调离山西,“救火队长”王儒林赴任。之后新任命的省委书记中,吉林的巴音朝鲁、贵州的陈敏尔、河北的赵克志、辽宁的李希、安徽的王学军等人,都从地方产生。这6人加上今年新任命的13名省委书记,共19人。

这样的任用思路,体现了在考察党委“一把手”时,更注重地方工作经验。

省长也多数还是从省委副书记中提拔,今年已有四川、陕西、江苏、福建、山西、江西、安徽、湖北、天津等地的副书记出任(代)省(市)长。

人选考察越来越慎重

经过几轮调整以后,各省党政正职已基本配齐,除了湖北省委书记云南省长没有到位。但在副省级岗位中,仍有多个空缺有待补位。

造成岗位空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反腐,今年4月,济南市长杨鲁豫落马后,留下的空缺至今未补,空缺时间已经超过5个月。

同时,因为人事调整留下了空档期,目前已有多个省委专职副书记岗位长期空缺。今年4月,陕西省委副书记胡和平升任省长后,省委专职副书记至今没有补上。在胡和平之前,江苏省委副书记石泰峰、福建省委副书记于伟国都在去年11月出任代省长,后相继转正,但两省的省委副书记继任人选至今没有明确,空缺时间已经长达10个月。今年2月,湖南省委副书记孙金龙调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政委后,湖南省委副书记的接替人选也无公开消息。

最近,随着江西省委副书记刘奇、安徽省委副书记李国英、湖北省委副书记王晓东、天津市委副书记王东峰转任代省(市)长,这4地的副书记也留下了空缺。

省委副书记以下,各省委常委也存在类似情况。今年6月,福建省委常委兼福州市委书记杨岳调任江苏省常务副省长,今年7月,福建省委秘书长郑晓松调任中联部副部长,留下两个省委常委的空缺。

在地方上,一些虽非省会,但经济实力强或政治地位重要的地级市市委书记也由省委常委兼任,如湖北襄阳、浙江温州、江苏苏州、河南洛阳、陕西延安等。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多个标配为省委常委兼任的职务,“新官”上任后也没有立即进入常委。上一任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于2013年6月到任,直到2014年12月才升任浙江省委常委。原北京朝阳区委书记程连元2015年7月调任昆明市委书记,今年3月才跻身云南省委常委行列。与程连元同事的李小三,2015年12月担任云南省委组织部长,也是过了5个月,到今年5月才晋升为省委常委。

专家指出,多个副省级岗位长时间缺员,以及一些“标配”为省委常委兼任的职位,新任领导没能立即成为省委常委,显示出对省部级干部人选的考察正越来越慎重。

换届之后,调整还会继续

按惯例,地方省委换届之前,中央会派出干部考察组,根据常委会的空缺名额,对符合条件的人选进行考察。根据中共中央今年1月印发地方党委工作条例,省级常委会委员名额为11至13人。

上一轮换届结束时,除了新疆、西藏,各省常委会都保持在13人,但到现在随着人事调整以及部分常委因年龄原因退居二线或者退休,不少省委常委会已出现缺额,如北京市委常委兼教工委书记苟仲文今年4月升任市委副书记,北京市委常委、统战部长戴均良今年6月调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后,北京市委常委会还有2名缺额没有补充。

但根据《2014~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配备党政领导班子时不仅要考虑年龄结构,还要优化知识专业结构,重视充实熟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服务业、新型城镇化、生态文明建设和信息化建设等方面工作的干部。

连续三任国家航天局局长出任地方要职就是一个例证,今年8月,工信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兼国家航天局局长许达哲被任命为湖南省代省长,其前任马兴瑞目前任广东省委副书记兼深圳市委书记,而当年交棒给马兴瑞的陈求发,目前任辽宁省省长。

本轮换届安排是,安徽、新疆、山西、河南于10月召开下一次党代会,湖南、西藏、江西、河北、福建下一次的党代会将在11月召开,辽宁在12月召开,江苏、云南、广西则定在今年第四季度召开。内蒙古自治区今年8月4日召开的自治区党委全委会,已经审议通过召开下一次党代会的决议,意味着换届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但具体日期尚未公布。

这些安排中都没有确定党代会召开的具体日期,这与换届流程有关。按照流程,召开党代会之前,还要召开上一届党委会的最后一次全会,在这次全会上确定通过党代会的具体召开日期。

如5年前内蒙古自治区第九次党代会(选举产生了本届党委)是2011年11月召开的,11月8日,在呼和浩特召开了第八届委员会第二十次全体会议。会议主要任务是讨论通过八届党委向第九次党代会的报告,并确定第九次党代会于11月10日召开。

其实,换届完成之后,调整还会继续。如2011年10月30日,安徽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常委会,时任省长王三运当选省委常委,但两个月不到,王三运就被调任甘肃省委书记,省委常委再作调整。

“自下而上”的换届原因是,党代表需要从下而上逐级选举,但是,下级换届已经完成后,上级换届时还要从下级提拔干部,造成下级常委会出现空缺,不得不在届中调整常委会组成人员。

2014年7月,在本届各省常委会履职时间过半时,南方周末曾对404名省委常委的职务变动情况进行过统计,发现已有103人不再担任本省省委常委,占比高达25%。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