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重庆模式

首页 > 中国治理 > 省部治理 > 重庆模式

薄熙来11条上诉理由全遭驳回

作者:

来源:世界日报

来源日期:2013年10月25日

本站发布:2013年10月25日

点击率:1100次


      山东省高级法院25日由审判长刘玉安宣读的薄熙来案二审判决书,列举了薄熙来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的11条理由以及他的辩护律师提出的四条理由,并逐条予以反驳。

  判决说,根据中国刑法规定,受贿数额在人民币10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上诉人薄熙来受贿数额达人民币2044万余元,一审法院对其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已充分考虑了其犯罪的具体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量刑适当。他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判决书说,该院组成合议庭认为该案不属于依法必须开庭审理的案件,决定不开庭审理。合议庭依法讯问了薄熙来,听取了辩护人意见,核实了全案证据,对一审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了全面审查。判决书并指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判决书列举的薄熙来提出11条上诉理由包括:

  1、他供认犯罪的自书材料和亲笔供词系在办案人员的压力下形成,应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不应作为证据采信。

  2、薄妻谷开来虽为本案关键证人,但作证能力存疑,又未到庭接受质证,她的证言不应采信作为定案根据。

  3、他为大连国际公司、实德集团提供支持和帮助,是正常履行职责、公事公办,不属于受贿罪中的谋利事项。

  4、他未收受唐肖林钱款,一审法院认定他收受唐肖林钱款的证据只有唐肖林的证言,为孤证,且唐肖林关于在他渖阳家中送5万美元时他的儿子薄瓜瓜在家的证言与薄瓜瓜当时在英国读书的事实不符,该证言内容虚假。

  5、他同意将大连驻深办划归大连国际公司是因大连驻深办经费困难无法维持,并非受唐肖林请託;唐肖林证明送给其8万美元与「大连大厦」的建设直接相关,但一审判决并未认定他批示请原深圳市长于幼军支持「大连大厦」建设一事为谋利事项,该8万美元不应认定为受贿犯罪。

  6、他未有帮助实德集团列入商务部成品油非国营贸易经营企业名单的具体行为,该事项不应认定为其为实德集团谋利事项。

  7、谷开来关于曾告知他接受徐明出资购买法国别墅、接受徐明为薄谷开来、薄瓜瓜支付相关费用的证言虚假,他对此均不知情。

  8、他主观上无贪污故意,客观上也未同意王正刚将公款给他补贴家用的提议,他对于相关款项最终进入与薄谷开来有关的律师事务所也不知情,王正刚关于曾向他请示涉案工程款处置的证言与薄谷开来的证言不能相互印证,且所证见面时间与其秘书车辉关于其活动情况的记载矛盾,王正刚所作证言内容虚假,一审判决认定其犯贪污罪与事实不符。

  9、他在涉案工程款拨付时已调任辽宁省省长,不再兼任大连市的职务,且他非相关工程的负责人,无贪污涉案工程款的职务便利。

  10、他没有严禁复查「11.15」案件(即谷开来毒杀英商海伍德)的意图和行为,他打王立军耳光、调整王立军职务并非意图掩盖「11.15」案,要求调查王智、王鹏飞系为瞭解事情真相,未要求对王鹏飞进行刑事立案侦查,取消王鹏飞渝北区副区长职务提名并无不当;他未纵容薄谷开来参与研究王立军叛逃应对措施,王立军患精神疾病的诊断证明也非虚假,出具王立军患精神疾病的诊断证明及发布王立军接受「休假式治疗」的微博不是滥用职权;这些行为不是导致「11.15」案件不能依法及时查处和王立军叛逃的重要原因。

  11、一审判决认定他滥用职权情节特别严重系因王立军叛逃,但量刑却重于王立军犯叛逃罪所判处的刑罚,主次颠倒。

  薄熙来的的辩护律师除提出与薄熙来上诉理由基本相同的辩护意见外,还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1、一审庭审中播放的法国别墅幻灯片不能证明为薄谷开来、徐明当时观看的幻灯片;办案人员提取幻灯片的苹果牌电脑为2005年生产,不可能在2002年用于播放幻灯片,且该电脑及储存在该电脑中的幻灯片未经一审庭审出示、质证,不能作为定案证据。

  2、涉及法国别墅的书证均来源于境外,但未经公证、认证程序,也非通过司法协助途径调取,真实性无法确认,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薄谷开来为涉案别墅的实际控制人。

  3、徐明为薄谷开来、薄瓜瓜之外其他人员支付的费用不应认定为薄熙来受贿数额;认定徐明为薄谷开来、薄瓜瓜等人支付费用的部分票据真实性存疑,相关费用不应计入薄熙来受贿数额。

  4、一审法院未考虑薄熙来涉嫌受贿犯罪大多是被动所为、事后知情,对其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量刑过重。

  但判决书说,山东省高院经依法全面审查,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及所列证据予以确认。而对于薄熙来所提的供认犯罪的自书材料和亲笔供词是在办案人员的压力下形成的上诉理由,判决书说,薄熙来本人承认本案不存在上述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的情形,薄熙来供认犯罪的自书材料和亲笔供词,均是他自主作出的,不符合非法证据排除的条件。同时,薄熙来供认犯罪的自书材料和亲笔供词的内容与证明他犯罪事实的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物证能够相互印证,足以确认其书写内容的真实性。因此可以确认他的自书材料和亲笔供词证据内容真实,来源合法,可以作为定案根据予以采信。

  而二审驳回薄熙来对谷开来作证能力质疑的理由是,薄谷开来辨认能力完整,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她在该案中所作证言及其作证录音录像均显示,薄谷开来对办案人员的询问有明确的认知,表达清晰、语言流畅、情绪稳定,表明其具有作证能力。此外,一审法院审理本案期间,控辩双方均申请薄谷开来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依法通知了薄谷开来到庭,但薄谷开来明确表示拒绝出庭作证。薄谷开来虽未出庭接受质证,但其书面证言经一审当庭宣读、其作证录音录像经当庭播放,并经控辩双方质证,其所证内容与在案其他证人证言、书证等能够相互印证,并与上诉人薄熙来供认犯罪的自书材料、亲笔供词相互印证,足以确认其相关证言内容的真实性,可以作为定案根据。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