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重庆模式

首页 > 中国治理 > 省部治理 > 重庆模式

体坛周报:我所认识的徐明

作者:

来源:体坛周报

来源日期:2015年12月06日

本站发布:2015年12月09日

点击率:4107次


  6日早晨,我被来自大连的消息惊住了。

  是一个和实德集团走的很近的朋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徐明在4日早晨,离开了这个世界,电话里,我好半天出不了声,以至于这个朋友不断地问,“你还在听吗?”

  众所周知的原因,在被判4年监禁之后,徐明一直在湖北一所监狱里服刑,他所在的监室一共有4人。据说是4日早晨,徐明和往常一样,上厕所,突然同监室的其他三位室友,听到厕所里传来人倒地的声音,冲进去,再叫人,急救,已经来不及了。徐明最终因心肌梗死,离开了人世。

  6日上午,徐明的遗体在湖北当地火化。实德集团包租了一架飞机,载着徐明的家属以及实德集团的高层,带着徐明的骨灰盒,于6日下午4点40分飞抵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徐明终于“回家”了。

  正常的话,徐明应该在2016年的9月11日出狱,在入狱的这段时间,无论是他,还是大连实德集团的员工们,都在踌躇满志地等着他出狱。实德集团的多次内部大会,都明确提出,集团现在所做的各种部署,都是在做准备,“等待徐总出来,集团将会有更大的发展。”而徐明本人也在积极地做着准备。徐明的司机,曾经是实德集团总裁助理的徐春,在徐明入狱服刑之后,就在湖北这所监狱的大门口附近,租了一处民宅,随时准备为徐明服务。徐明是个很爱学习的人,鉴于监狱里面没法通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等渠道了解外界和进一步学习,徐明委托徐春大量的购买各种书籍,主要是经济类和哲学类的书籍,从徐明入狱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光是购买书籍,就花了十几万元。

  徐明此前的身体不太好,他曾经因为濒临肝坏死而生命垂危,据说是来自北京的一个老太太救了他,这位名医此后几乎每年都会被徐明请到大连来避暑,招待得无微不至。有人说,徐明的肝不好,是因为喝酒喝的,这个无法考证。但我知道,徐明此前就得过肝炎,那次得肝炎,因为司机徐春一直陪着他左右,结果徐春也被传染上了肝炎,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契机,反正徐明对于徐春是无比信任,此后参与了不少集团大事件的决策。

  第一次见到徐明,还是在2000年1月9日,这一天,徐明正式接过了大连足球队的掌舵权,新闻发布会之后,我得以对徐明做了一次专访。在那之前,徐明和实德集团,都是名不见经传,也许那之前,他和媒体的交道不多,因此,那次专访,他几乎问一答三,极为配合。2月份,记者从北京飞回大连,当时是晚班机,记者在机场的候机厅等飞机,就在候机厅的座位上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突然,我感到有人凑近我,看着我的电脑屏幕,我扭头一看,非常惊讶,原来是一脸笑容的徐明。他坐在头等舱,下飞机之后,我低着头往外走,突然,有人拉住我。原来,他随头等舱的客人下机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等着我,坚持送我。坐在他的宝马七系的豪车里,我侃侃而谈,徐明基本上听我在说,他对足球不了解,这个时候,是他熟悉足球的一个过程。印象最深的,是在这么冷的天气,徐明额头上的汗珠,依然密密麻麻,无论是什么场合,徐明的手里,都拎着一瓶打开的矿泉水,这应该是糖尿病到了一定程度的症状。那段时间里,实德集团搞的宴会,徐明挨个餐桌敬酒时,酒杯里都是矿泉水,徐春都陪在他的身边,手里握着矿泉水瓶,一边带着歉意的解释:“徐总的肝不好,医生说不让他沾酒了。”

  董方卓转会曼联的时候,我也来到了伦敦,在徐明入住的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套间里,徐明,我还有《大连日报》的孙国侗老师,坐在一起闲聊,徐明气势很足地说,我现在用过的现金,能装满这个屋子。

  到了2004年,徐明对于足球已经感觉可以掌控了,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对足球运筹帷幄的自信,所谓的足球革命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展开。那时候曾经跟着徐明,在北京和广东都一起聊过天,蹭过饭,不过,这时候,我基本插不上话,都是徐明在说了。而且,说的要不就是哲学,要不就是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他对于《水浒传》明显有些造诣,说了几次《水浒》的第二代领导人的故事。

  有段时间,因为报道上的事情,徐明对于我很不满,据说是他亲自下令封杀我对于实德俱乐部的采访,我曾经打过他尾号多个3的那部手机,他基本没接听过,有一次接了,听到是我,马上就说,我在开会。过了大约1年左右的时间,我和徐明再次建立了联系,他邀请我和报社当时的负责人到位于北京知春路的实德大厦(现在已经改名),他要请我们吃饭。他的气度志得意满,但礼数相当周全,他亲自到一楼接我们,并在宴席之后,一定坚持送我们到电梯口,要知道,这时候的他,已经是福布斯富豪榜单上的大佬了。记得宴会上还有几个国营大公司的临退休的领导,这几个大公司,都是百亿千亿的企业,徐明在宴席上场面照顾的很好,当那几个领导说到让他感兴趣的话题时,他马上从自己衬衫的左侧袋子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笔记本,很认真地记录。那个时候,他正在推进大连双岛湾的石化项目。

  说到这个项目,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据说当时徐明花了很大的气力,请来了一位领导,但在那之前,这位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都对徐明和徐明想推进的这个项目很不感冒,徐明为此费尽心思。据说当这位领导在大连下飞机时,走下舷梯就愣住了,因为在舷梯下迎接她的,是她的好几位大学同班同学,而他们都说,自己是徐明聘请过来的,都为实德集团工作。徐明的手段可见一斑。

  最后一次见到徐明,还是在2011年的下半年,当时徐明乘坐自己的实德号专机,到客场看球队的比赛,看到我,他依然笑容满面,“我看大连的记者圈子变化不大嘛。”他背着手,这时候,他的气色非常好,面色从内到外的红润,似乎身体非常健康。从那之后,就是在电视上看他在法庭的时候了,徐胖子之名已经不复存在,但据说他在监狱里,身体还算不错,甚至有些时候,每天要跑上万米。

  听说大连实德集团将在几日之后,在大连搞一个一定规模的告别仪式。6日中午,就有不少人在徐明的南山别墅里面等他的骨灰,听说光是盒饭,就订了80多份。实德集团的几个高层悲伤难抑,徐明一走,此前规划的所有计划,都将随之改变,对于实德集团来说,徐明一直都是他们的灵魂,灵魂走了,实德集团的未来是灰色的。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