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香港选举

首页 > 中国选举 > 港澳地区选举 > 香港选举

戴庆成:港律师会选举牵动政界神经

作者:戴庆成

来源:联合早报

来源日期:2021年08月24日

本站发布:2021年08月24日

点击率:161次


自《香港国安法》实施至今不知不觉已经超过一年,期间香港多名民主派头面人物先后因为涉嫌触犯国安法被起诉,而教协、民阵等泛民组织在建制派狙击下近来也已宣布自行解散。表面上看,民主派在过去一年似乎呈现溃败之势,但其实建制与泛民两大阵营近日正在进行一场不见硝烟、但异常激烈的博弈。

这里说的是香港律师会今天五个理事席位的改选。外界高度关注,近来一直捱打的民主派能否在该场选举中成功反击,首次控制创立114年的律师会。

在香港,律师是一个备受尊重的职业。可说到有影响力的律师团体,却只有香港大律师公会和香港律师会。前者以出庭律师为主,一直是民主派的核心堡垒,近年被指激进政治化,与北京关系恶劣。

相比之下,后者以事务律师为主,在政治上较为低调和专业化,比较亲近建制派,和北京的关系良好。

不过,近年香港社会弥漫着一股“排内”情绪,甚至一度到了“逢中必反”的程度。香港律师会约1万2000名会员里头,不少是年轻律师,也很自然受到这股潮流影响,日益呈现出反中的迹象。如该会去年改选五名理事,民主派一共有五人参选,结果四人当选,令民主派在20席的理事会占据了七席。

上述民主派理事上任后,也不时表现出与香港律师会理事会立场不一的姿态。如港府去年根据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宣布取消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资格时,有关人士立即发表联署声明,批评人大决定违反法治和“一国两制”原则。今年“35+初选”的多名民主派人士被警方拘捕时,他们又发声谴责,形容有关拘捕是“打压人权”。

据建制派媒体披露,香港律师会理事早前启动部分理事改选工作后,民主派就挑选了数名表面政治立场中立、实质上理念亲民主派的律师参选,意图扩大在律师会的影响力。譬如,参选人之一的马秀雯自称是中立,但在前年的反修例运动却相当活跃,包括曾在网上贴出戴黄色口罩相片,疑似参加烛光集会、法律界黑衣游行,又接受美国报章访问批评香港警员暴力不断升级。

在此情况之下,香港律师会此次选举也显得别具意义,牵动了香港政界甚至是北京的神经,原因是:首先,中央政府已经表明只容许“爱国者”治港。香港律师会是拥有律师发牌和自我监管的法定专业团体,并不是普通的工会组织。一旦这些北京口中的“反中乱港”民主派律师混入律师会的管治班子,叫北京当局颜面何在?

其次,北京当局一直声言香港在国安法实施之后局势逐渐恢复稳定。律师会是香港法律专业团体的“半壁江山”,其换届选举自然也特别具有政治风向标的意义。外界可通过此次律师会选举结果判断香港法律界及港人对《香港国安法》的接受程度。香港情势历经一年后,是否真如北京所言逆转,在这场选举中可见真章。所以当局并不希望看到民主派胜出。

由此,该场选举近来也被建制和非建制两大阵营视为兵家必争之地,双方都在私底下积极拉票,甚至是火花四溅。这边厢,民主派候选人之一罗彰南日前声称受到匿名威吓,考虑到自身及家人安全后宣布退选。另边厢,由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陈曼琪创办的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也声言有一批“不寻常人士”试图进入该会会址,以及在会址四周徘徊,令人深感人身受到威胁云云。

而大陆官媒《人民日报》更罕有地在香港律师会改选前夕发表评论文章,警告律师会应与“反中乱港”分子划清界线,才不会像教协轰然崩塌,以及不会如大律师公会般穷途末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点名警告,如果有专业团体包括香港律师会被政治凌驾法律专业,特区政府会考虑终止与律师会的专业关系。

然而,北京及港府认真看待这场选举,也令人担忧会适得其反。一些法律界人士已经声明看到当局开腔打压,更要用选举来维护专业。

无论如何,香港律师会一场小小的选举,竟然惹来各界高度关注,正好侧面反映出香港当前的局势并不如一些人所说已经稳定。诚然,很多民主派人士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不敢再踩红线,和当局“硬对抗”。但许多民主派支持者心里仍然不罢休,而改以各种方式进行“软对抗”,例如在东京奥运举行期间就有人在商场公然嘘国歌、叫口号。

在此情况之下,香港律师会是否被民主派抢滩成功,某程度上而言并不是最要紧的。如何体察民意与聆听民心,实施一系列惠民政策以争取香港社会的支持,才是北京当局最需要深思的一个课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