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大令公庄事件

首页 > 中国选举 > 典型案例 > 大令公庄事件

按自己意愿投票挨打 7年冤屈仍难伸

作者:

来源:大洋网

来源日期:2001年11月19日

本站发布:2003年04月23日

点击率:1486次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县大令公庄,一个距北京160公里的名不见经传的村。1994年村委会选举中,百余名村民没投上级指定候选人的票,事后有数十人被打伤、打残,多人遭非法拘禁,村民到各级部门反映问题20多次无结果,反遭到更加严厉的打击报复。

    1999年底新华社记者据此采写了报道,引起河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但是,这个村的村民反映,两年来,省、市、县派来多个工作组,但就是核心的问题至今没解决。为此,记者再访大令公庄村。

    村民:“往后的日子还咋过呀?!”

    10月24日中午12时,记者刚一进村,就被闻讯赶来的群众团团围住。村民们纷纷哭诉:“省里调查组已把问题也查清了,可到头来咱老百姓的冤屈还是没能解决。打人凶手原村治保主任杨金明不但没事,还升了官。我们往后的日子还咋过呀?”

    70多岁的村民冯连泽,是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一等残废军人。他脱下上衣,指着满身的弹痕说:“我1949年6月入党,跟党走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却因看不惯镇、村干部的胡作非为、讲了几句公道话而遭难。1994年4月,我还没起床,就被村干部派来的联防队员光着身子拎到地上,头上撞了个大包,衣服都不让穿,就给拖走了。后来不但被开除党籍,撤了县残联副主席,还被送到劳教所。”

    冯连泽老泪纵横说道:“去年省里工作组来了,给我恢复了党籍、职务,但工作组走了没几天,事情又变了,经常有人晚上往我屋子里扔‘黑砖’,吓得我好阵子晚上都猫在墙脚里睡觉。”

    村民谷士金泣不成声地说:“1994年因为反映选举作弊,我被铐到村委会毒打,还罚款50元。省工作组来后,让村里退我50元钱,他们却非让我写检讨承认错误后才退钱。我没犯错误,凭什幺写检讨,这50元现在也没要。”

    村民谷素英1994年时还未出嫁,也因选举事件受到牵连。不堪回首的一幕,使她与记者的对话根本无法进行。在两名亲戚的搀扶下,泪水和着屈辱涌了出来:“那些人把我铐到县里,打得我吐血。到如今这事也没个说法。”

    村民马龙海指着自己脖子上清晰可见的巴掌大烫痕说:“这是因没投上面指定候选人的票给弄的。当时他们把我铐到村委会,打得我昏死过去。为了验证真死还是装死,他们竟然用点着的烟头不歇气地烫我的脖子,我最后是被打了急救针才活过来的。这事省调查组也查清了,可镇里干部却教训我:‘你是不是骨头又长结实了!又不怕疼了?”

    这时,40多岁的村民谷士顺挤到人群前面,“扑通”一声跪下来,嚎啕大哭:“村里的干部根本不是人,他们往死里打我。法医当时鉴定是重伤,住院费花了6000多块,他们一分都不给报。6年多了,现在头还嗡嗡响。可怜我一个壮劳力,以前一年能挣1万多元,现在啥重活都干不了。”说着,他撩起头发,露出一道两寸多长的疤痕。

    地方官:“问题早已彻底解决了!”

    记者就此追踪采访了大令公庄村所在的七树庄镇镇委、丰润县委、唐山市委、河北省委“大令公庄村事件”调查组。

    河北省委调查组介绍,去年2月24日,河北省委督察室、纪检委、政法委、省农工部、司法厅、民政厅、审计厅、信访局、检察院、法院10个部门22名工作人员组成省委调查组,赶赴大令公庄村。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形成了113页的调查报告,把大令公庄村事件查了个一清二楚。当年6月17日,调查报告向全村公布。

    对此,唐山市委、丰润县委有关领导都表示,这个报告“经得起事实的检验,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经得起法律的检验,经得起群众的检验”。

    唐山市委常委李恩久说,为落实省委调查组的交办事宜,市委成立了由副书记任组长,5位市主要领导任副组长的领导小组。目前这些问题早已彻底解决。

    据了解,唐山市成立的调查领导小组成员由市里11个部门的主要领导组成,仅地厅级干部就有8人;领导小组下设4个工作小组和一个办公室,“专班”人员近30人。如此庞大的队伍,再加上丰润县委县政府、七树庄镇的两套“配合班子”,在长达一年多的“落实”过程中,其吃、住、行开销,据说也是一笔“令人咋舌”的数目。

    丰润县委常委冯保成介绍,县委、县政府也相应成立了专门机构和队伍,并派出了驻大令公庄村稳定工作队,交由县里落实的各项事宜全部处理完毕。

    七树庄镇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杨福苓说:“镇里也积极主动地做了大量工作。目前大令公庄村的新任党总支书记是个符合标准的优秀共产党员,是一个称职的党支部书记。村里形势比较稳定。”

    唐山市、丰润县有关部门出具的厚厚材料显示,省委工作组交办的24个问题都一一“解决”了。但为何群众还不满意呢?

    村民:“核心问题的处理变了形!”

    在河北省委关于“大令公庄事件”的调查报告中,交给唐山市、丰润县处理的事项共24个,涉及追究1994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事件责任人问题;杨金明非法拘禁村民案;司法机关在村里报销办案经费问题;原村党总支书记冯连合任董事长的县建安公司涉嫌偷税问题;冯连合等村干部私设小金库问题;冯连合等村干部买卖6个村办企业造成集体资产流失问题;恢复冯连泽党籍、县残联副主席职务问题等。

    大令公庄的村民们认为,其实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只有两个:一是挨打受罚要有个说法,二是打人的凶手要受到惩罚。可现在,不光村民被告知,“要回钱必须先写检讨”。对打人凶手杨金明的处理更让村民们气愤。对杨金明涉嫌非法拘禁殴打村民谷士顺等4人的案件,省委调查组去年6月明确要求依法依纪严肃查处。丰润县公安局、检察院两家最初一致认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案件很快侦查终结,检察院随即向丰润县法院提起了公诉。

    然而,省委调查组一走,这一案件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先是有人找到受害人谷士顺,表示愿意出6万元让他撤诉,谷士顺没答应。随后,有人又在案件的关键证据“司法鉴定”上作起了文章。杨金明的妻子向县公安局提出,谷士顺头部的重伤不是杨金明打的,而是交通事故造成的,要求对此重新进行司法鉴定。不久,司法鉴定部门就出具了对杨金明十分有利的鉴定结果:不能完全认定受害人的重伤系杨金明等人非法拘禁所致。此后,又出现了更加戏剧化的结果:杨金明非法拘禁殴打多名村民的案件,统统过了“法律追诉时效”,有关部门“依法”全都作了撤案处理。

    10月24日下午,杨金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脸无辜:“至今我不知道自己法犯何条,罪犯何处。我稀里糊涂被抓了进去,又稀里糊涂放了出来,还当上了村党总支书记。”而10月25日,记者在丰润县公安局查阅有关案卷时看到,杨金明对非法拘禁殴打多名村民的事实供认不讳。丰润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孟印茹、丰润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赵振桐、丰润县法院主管刑事案件的副院长吕国营等人都表示,此案事实清楚。

    案子一撤,杨金明“罪”与“非罪”的问题也就算解决了。那幺,他又是如何当上大令公庄村党总支书记的呢?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丰润县、七树庄镇不但在程序上动了一番脑筋,更在他的任职资格上作了一番“手脚”: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试行)》的有关规定,党员受到警告处分一年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为此,七树庄镇对省委工作组尽快处理杨金明问题的要求近一年没出结果。直到今年4月30日,也就是杨金明当选村党总支书记两天后,给予他的党内警告处分才“姗姗来迟”。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