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留言集萃

首页 > 脉搏人物 > 袁伟时 > 留言集萃

袁伟时文章留言选编第一辑

作者:

来源:

来源日期:2011年11月14日

本站发布:2011年11月14日

点击率:639次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1,感谢网易财经的支持,推动做些思考和启蒙,这比炒作绯闻八卦有益多了; 2,经济发展带来政治民主,希望在中国不会失效。
用户: michael_xgw                发表于: 2011-11-0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两千多年了,我们难道还不知道儒学是个什么东西,祸国殃民非儒家莫属
用户: ccc159                发表于: 2011-11-0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断了。。。断了。从留言及其支持度上就看出,20世纪的激进主义,把中国传统折腾断了。呜呼哀哉。
用户: zzf                发表于: 2011-11-0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向秋风先生说两句:儒家学说核心是一套伦理学说,所谓“人之需”为儒么。人需要审视彼此的关系,或者如何对待他人,进而这个有人存在的世界。这么一套学说,或者提炼出的哲学思想来统括中国政治学,只能说提供一个方案。这个学说真正的好处,不在于说设计社会,而在于塑造个人。问题就出在这儿,塑造出来的人脱不开儒学根底,单纯、片面地拿伦理人际套社会秩序,没有就政治本身来思考政治的哲学,因此毛病显而易见,跟中国的科学一样,粗的术。学有不精则祸国。 我们将要面对的未来,儒家提供了一份建议和一种文明的帮助,但不是说它里头包含着一切。
用户: 林木葱荣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秋风显然比袁伟时多懂一点中国传统文化,虽然二人都在糟蹋老祖宗。
用户: 玄默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中国要是3000年前就有了一个“自由的”西周,那真的值得孔子对周公顶礼膜拜了。就可惜周公都没有告诉我们苏格拉底是他祖宗。
用户: 迷途汉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西周是否是个纯粹的宗法封建值得商榷。从诸侯分庙别祭上看,周天子也不能称为大家长。
用户: 国洪新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二千年来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惟大盗利用乡愿;惟乡愿工眉大盗。”百年前的谭嗣同,比现在很多学者,深刻太多了。
用户: 我是科学家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伪书虽有瑕疵,也不能完全排斥其史料价值。作伪要使人相信,必然不能大悖于晋室东渡前后士人熟知的史料(现在的伪古文尚书出现在东晋)。如果伪古文尚书不足为据,那么《论语》应该有一定的可信度。看《尧曰》一篇,“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萌芽也可见端倪。“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虽然不是“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而是代表万一有冒犯天威的万方之民承受天罚。所以如果说儒家天然就有现代民主思想,那么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就没有意义;如果说儒家思想和现代民主思想格格不入,那么“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中国的知识界前辈们何以能接受民主、科学思想?故儒家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世界大同的理想社会,存在接纳民主思想的可能性。
用户: 扬之水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无可奈何中惟有心痛...
用户: 胡传义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儒家不排斥自由主义,现在真正的儒家肯定是赞成民主宪政的。单独的民主宪政,可能会改良现在的中国,但是这种单纯的改善是不是太浮漂呢,是不是太没有根基呢,这种单纯的改善是不是无异于与传统的隔绝,与历史的割裂,这怎么能够呢,这怎么可以呢???
用户: zzf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我们的传统是有断层的,我想这一点很多人都清楚。儒家是一种道德理想主义,这种理想是人人至善,社会大同。这种价值追求无疑是具有普遍性的。现代化是中国的进向,在政治上的表现就是民主宪政,而民主宪政的目的是什么呢,恰恰亦是为了实现社会的和谐啊,这种价值追求和儒家是一致的啊。很多大师和学者都论述过,要把儒家的追求目的和追求方式区别开来,也就是要把“仁义”的思想内核与“礼教”的具体操作区别开来,儒家有着一颗至善的心,并秉着这颗心去做事,但是,事与愿违,好心没办成好事。礼教的教条化,与儒家的本来追求相去甚远,甚至是背道而驰。儒家价值追求的普遍性,决定了它是包容的,是开放的,在中国的整个社会结构发生巨大变化的时代,儒家该怎么做,完全可以学习吸收西方在政治领域具体操作的成熟的经验,吸纳宪政民主共和的理念,实现政治秩序的有序合理。但是这样就说,儒学没用了吗,不是的,在道德修养和生命信仰层面,儒家还是完全能够提供丰富的资源的,有人也可能说,民众也会选择基督啊等国外的宗教或者什么,来安顿生命。但是,儒家是传统的资源,就算是世风日下的当下,我们也不能否认,我们的骨子里没有流淌着传统的血液。在祖宗和洋货中间,我想,还是选择祖宗。起码,我是的。所以说,单纯的西方的宪政民主不能全部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的问题,还是要立足历史的中国来观察,来解决。
用户: zzf                发表于: 2011-10-31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秋风本是一奴才…
用户: xiongmao                发表于: 2011-10-30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
真的不喜欢那些宗儒者的自我YY 宪政就宪政,非要扯上什么儒家虽然我也喜欢孟子,喜欢孔子 但是汉朝以后的儒家已经是向权利低头的儒家了(还不是犬儒,人家犬儒还有自己的灵魂)还有,袁先生对秋风太客气他为了自己的目标,在学术上造假 真是....无话可说了
用户: 柿油国民                发表于: 2011-10-30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冯梦云解读袁伟时中国找到了振兴中华之路吗?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回顾文章,大陆比台湾热烈。台湾弹出马英九一个两岸和平公投的竟选提议,遭到大陆官员的“台独质疑”和蔡英文的“爱台质疑”。笔者认为,骨子里大陆与蔡英文都是一根筋,反国民党不择道理。当然,当年老蒋反共也是不择道理的。于是,美藉华人近代史学家芦笛受中山大学哲学教授袁伟时启发,钻进时光隧道为袁世凱“理性的模拟”了“英式光荣革命”。大意是,袁大头应直捣南京伪政府,并封疆平乱民主立宪保持各省自治和多党竟争新潮。芦笛说:“愚以为,或许因为身在国内,袁教授的思想解放其实并不彻底,他虽然为袁世凯作了许多实事求是的辩诬,但似乎仍然认为袁大总统是个反面角色。其实在我看来,比起孙那种开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土匪哲学的祸国殃民的革命乱D来,袁的功劳远远大于他的过错。”(《我们失去了的“光荣革命”(一)》http://blog.kdnet.net/boke.asp?ludi.showtopic.460682.html)他认为,袁的最大失误其实不是称帝,而是错过了千载难逢的良机,放过了中国“光荣革命”的成功机会。光荣革命是英国1688年摆脱革命与专制的循环,有效地 控制‘控制者’的办法。 造反派从海外请来了客籍国王(威廉),用他的武力赶走了旧国王。这满足了‘只能用暴力才能打倒暴君”这个条件。趁他权势未稳,国会马上用限制王位法、人身保护法 等一系列立法使他变成虚君。然后又有代议制、内阁制等一套制度,而其核心 是两党制。托利(后来的保守党)和惠格党是在长期内争中互相迫害的两大派,他们的共存和制衡是整个制度创新的基础。 如果老芦生于彼世,就会建议老袁集中兵力,迅速攻占南京,与此同时传檄天下(本人可以代之捉刀),列举孙黄劣迹,悬重赏通缉匪首,痛陈其鼓吹的“种族革命”后患无穷,必将导致多民族国家解体,说明国家积弱之至,断不可以暴力革命贾祸,并明确宣布赦免一切参与作乱者,规定各省咨议局为当地最高权力机构,明令各地已经成立的非法“军政府”放下武器,转为文官政府,所有“都督”均保留原职,但前提是必须转为民政长官,接受当地省咨议局监督,并不得再与南京伪政府往来。这样一来,辛亥革命也就成了中国的光荣革命。(同上) 很多人跟帖骂老芦痴人说梦,其实,正是今日振兴中华之路。老袁不干,孙中山不干,毛泽东不干,蒋经国干了。振兴了台湾。而大陆说人民选择了专政是振兴中华的道路。可能,痴人说梦还真实一点! 
用户: 冯梦云                发表于: 2011-10-30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再评秋风的孔子观
关于民本与民权 翔子 2011-09-27 00:03:48 从《明夷待访录》以及孔孟文献中反映的思想,包括余先生引用的可以作为“权利”解读的“孟子对梁惠王”句,窃以为应该是一种“民本”思想,与“民权”思想还是有很大差距,民权的“权”不但要体现一种“权利”(或余先生所言古代“义务”的另一种解读),也要体现出一种“权力”,以及得以有效运行的设计,《明夷待访录》我没读过,不敢断言,但就文中透露信息看,应该在“权”这方面在孔孟基础上进一步发挥了,如果没有在有效运行的制度设计上体现“权”就无论如何不能称为“民权”,就像今天的政府工作报告,各种“为人民服务”的口号或思想,那么即使得到认真执行,也只是“民本”而已。简言之,“民权”要体现为当执政者不以“民本”时,有一套办法让他负责甚至是下台。而这套办法应该是和平的,尽管在儒家的思想里允许替天行道似的暴力革命推翻昏庸,不过这种允许的“权”只是道义上的,已经不是制度性“权”了。 ——思想库余时英先生《民主﹑人权与儒家文化 》文后留言,说得很到位,可以代表我一贯的看法。谢谢翔子。 
用户: 大侠尼采                发表于: 2011-10-30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再评秋风的孔子观
在中国﹐首先使用“民主”这个词的人是王韬(1828-1897)﹐他是理雅各布(James Legge)翻译中国典籍时有名的中国助手。在1867-1870年间陪同理雅各布游历英格兰与欧陆期间﹐他接触到了西方政治系统的第一手材料。他将区别洲的政体分成三种﹐分别命名为:民主政体﹑君主政体﹑君民共治政体(君主立宪政体) [2]。在王韬的启发下﹐康有为(1858-1927)根据这一分类设想了一个中国政治历史分期的框架。在他影响很大的著作《孔子改制考》中﹐他把中国历史分为: “民主”﹐这种最完美的政府形式出现于圣王尧﹑舜统治的三代﹔“君宪”﹐是仅次于前者的政府形式﹐它出现于西周初年﹔最后﹐是君主独裁制﹐这种最糟糕的政府形式自公元前221年秦统一中国以来一直延续到康有为的时代。《孔子改制考》的核心主张是﹐中国第一个倡导民主思想的“改革家”孔子﹐已经向后人示范了如何通过复杂的制度改革来创造第二个黄金时代[3]。我们可以轻易地指出﹐康有为的整个努力从历史学角度看不过是一派胡言﹐但这不是问题之所在。这里我们首要关心的正是儒家对西方民主文化的响应﹐就这一点说康有为所采取的这一战略行动作为证据的价值﹐是无比重要的。在康有为这一个案中﹐康有为不但对接受西方概念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犹豫﹐而且甚至试图将其中国化。这即带来了一系列严重问题。因为在今天许多人的观念中﹐民主与儒学是不兼容的。这里﹐让我先转到哈佛大学萨缪尔·杭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系统阐述的文明冲突论的武断论断: “这个命题在学者中几乎不存在异议﹐即传统的儒学是不民主的或反民主的。中国古典政治唯一的现代元素就是﹐它的科举制度向有才能的人开放职位而不考虑其社会背景。它甚至还有一套以绩效为标准的晋升体制﹐然而却无法产生一个民主政体……中国古典儒学及其在朝鲜﹑越南﹑新加坡﹑中国台湾﹐以及日本(儒学味较淡)的派生物﹐都强调集体高于个人﹐权威高于自由﹐责任大于权利。儒家社会缺乏个人有权对抗国家的传统﹐对个体权利容忍的限度是﹐它们是由国家创造的。和谐与合作优先于分歧和竞争。维护秩序和尊重统治者是杧核心价值观。集团﹑党派﹑观念的冲突被看作是危险的和非法的。最重要的是﹐儒学将社会和国家合为一体﹐没有给可以平衡国家的自治社会制度提供合法性……事实上﹐儒家社会和受儒家影响的社会并不欢迎民主。[4]” ——节录自余时英先生《民主﹑人权与儒家文化 》
用户: 大侠尼采                发表于: 2011-10-30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问一个问题:咱们不是明确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吗?为什么邓回避谈“姓资姓社”呢?
用户: 老笨                发表于: 2011-10-30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留此存疑,请各位政坛老手指教:袁老头卯劲贬孙大炮有点异常。是否是借题发挥贬国民党抬共产党呢?
用户: 冯梦云                发表于: 2011-10-30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读此文受益匪浅,分析的很有道理,谢谢袁老!
用户: yuzhsw                发表于: 2011-10-28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不问姓社姓资,到现在两极分化。证明:先富带后富是句空话。
用户: 平心静气                发表于: 2011-10-28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德国出了两个孽障,一个祸害了全世界10年,一个祸害半个世界近100年。
用户: 都是皱纹                发表于: 2011-10-28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不大同意这个题目的含义。中国在辛亥前后几十年呈现的“自由”,是因为经济的发展超越了原来的专制架构的统治能力,才得以迸发出来。其中后几十年的因素还包含统治制度的很多西化因素,尽管战乱,“财产契约”,:迁徙自由“,”言论和出版的宽松“这些重要的社会规则也仍然得以体现。 
用户: 迷途汉                发表于: 2011-10-28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再评秋风的孔子观
说西周的封建制是宗法封建制似乎有些牵强。如果是宗法封建制的话那周天子就是大家长,其他血缘诸侯共奉一个祖先。但分封诸侯时就要分庙,诸侯的后代只能祭祀其第一代诸侯,不能祭祀文王武王(除鲁外)。 西周初时“血缘关系与政治更紧密地联系起来”是事实,但小邦周为了统治中国,自然首先要靠血缘。其后血缘关系就逐渐淡化了。
用户: 国洪新                发表于: 2011-10-28

回复: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再评秋风的孔子观
“应该直截了当说清楚,从新左派到国学派,他们拿传统文化说事,都围绕一个不变的轴心:想方设法修改宪政的基本原则和现代人类的共同价值。” 精辟!翻看红朝的文字,也会得出有“限权”、“宪政”的结论的,又何必费这劳什子力?神经!袁教授一针见血。
用户: 思鸥                发表于: 2011-10-28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假如将晚清的灭亡视作西方用暴力强迫中国打开加入经济全球化的大门,那么今天,在“虚拟”的世界里,中国正在经历信息全球化以来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一个信息地球内已经不能容忍一个信息闭关的中国,来自国内外信息经济的强烈需要,正在把“信息中国”撕开。 至于会不会像晚清覆灭那样殃及国家版图再分,就要看旧政者和新政者的价值取向了。
用户: 和味牛杂                发表于: 2011-10-28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中国历史走到今天,并没有灭亡而是分成两岸四地。我们去分析苏俄解体,不如分析中国的两岸四地。两岸的分歧何在?马克思主义。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就不会有内战。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就不会有文革和大跃进。更没有两岸四地。我们不应批判古典文化和毛泽东思想,更不应批判邓小平理论。这些理论指导中国战胜了马克思主义的干挠。所以,中国当务之急是批判马克思主义。袁老是哲学教授,他讲的原理都是针对马克思。 
用户: 冯梦云                发表于: 2011-10-28

回复: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无论慈禧,北洋、蒋经国还是邓小平走贺本主义就对了。无论谁,走马克思主义就错了。中国一沾马克思就祸国殃民。 
用户: 冯梦云                发表于: 2011-10-28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