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论坛新闻

首页 > 中美关系论坛 > 论坛新闻

卡特:美国应欣然接受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

作者:丘昭琪

来源:《财经》杂志

来源日期:2013年11月27日

本站发布:2013年12月02日

点击率:995次


中国应帮助在冲突不断或贫困的地区确保地区安全和良好治理,美国则应积极寻求使中国参与应对两国共同关心的问题。中美两国在某些领域的竞争或许不可避免,长远来看,两国领导人和人民都将意识到,美中两国可以从相互合作中受益。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日前接受《财经》访问时表示,全球一半以上人口每天的生活费不足2 美元,他盼望发达国家能够增加附加条件较少的发展援助,免除最贫穷国家的债务;他说,富人应慷慨地帮助穷人,发达国家则应该尽最大努力缩小贫富差距。(点击这里查看更多首届卡特中心中美关系论坛的信息。)

笃信基督教的卡特出身于美国南方农家, 他在离开白宫的次年(1982年)在亚特兰大创建了卡特中心,此后他与员工们深入全球最贫困的地区。无论在饱受灾荒与疾病蹂躏的非洲大地、在布满险恶与未知的南美丛林、还是在地震肆虐后满目疮痍的海地灾区,经常可以见到卡特夫妇的身影。

33 年的扶贫援助经验让卡特认为,对这些不幸人群的帮助需要直接接触他们,了解他们,“为他们提供所缺乏的工具和知识,并使他们有充分的机会运用这些资源,以摆脱生活困苦和绝望的恶性循环”。

诺贝尔奖委员会于2002 年将和平奖颁给卡特。委员会认为,将这项殊荣颁给卡特,是肯定他在为国际冲突寻求和平解决之道、在促进民主与人权、改善经济与社会的发展等方面数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努力。

随着中国国力增长,中美两国在扶助世界上不发达地区也有了合作空间。

卡特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帮助在冲突不断或贫困的地区确保地区安全和良好治理、建立问责制。而美国则应当欣然接受中国在发展中国家日益增强的影响力,并积极寻求使中国参与应对两国共同关心的问题。”

他说,近几十年来,中国在扶贫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希望中国能与包括卡特中心在内的诸多组织合作,向欠发达地区介绍自身的经验,协助更多受苦的人早日脱离贫穷与困厄。

让人们对自己负起责任

《财经》:你从离开白宫后就一直热衷于从事人道主义行动,世界上发达的国家对世界欠发达地区负有哪些责任?在你看来,向这些欠发达地区提供援助最好、最有效的方式是什么?

卡特:作为一名基督徒和政治领袖,我一直认为,富人应该慷慨地帮助穷人。发达国家应该尽最大努力缩小贫富差距。

全球有一半以上人口每天的生活费用不足2 美元。发达国家应增加附加条件较少的发展援助,免除最贫穷国家的债务,寻求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对和平的威胁,必须了解穷人,才能学会如何根除贫困。

我们应当让人们有权决定自身事务,让他们对自身事务负起责任来,同时加强捐助方之间的合作,并承认赤贫必然会损害人权、滋生暴力并使得暴力行为更有市场。

《财经》:你在总统期满后献身于全球公益事业,你认为公益事业对你生活的意义何在?

卡特:我与妻子罗莎琳于1982年创建了卡特中心,旨在为人们提供一个化解分歧、解决问题的平台。自那以来,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更加愉快。

对于全球最贫困、最被遗忘、生活最困苦的人们,很多人很难理解他们的困境。因此在过去33 年,我们深入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亚洲最偏远的地区,直接接触贫困人口,找出他们贫困的原因。然后为他们提供所缺乏的工具和知识,并使他们有充分的机会运用这些资源,以摆脱生活困苦和绝望的恶性循环。能够帮助他人,并且看到成效,这是我们夫妇这些年来快乐的源泉。

《财经》:当前有形形色色的援助机构,官方或民间皆有,援助机构是否越多越好?卡特中心在向欠发达国家提供援助中扮演着何种角色?与其他机构的区别何在?

卡特:我们的使命是推动和平、消灭疾病。我们有一项一贯的原则——不重复其他组织的有效工作。如果美国政府、世界卫生组织或者盖茨基金会正在某个领域有效地开展工作,那么我们不会再去做重复那些项目的工作,也不会与它们竞争。

此外我认为援助机构也不应不请自来,自行进入某个国家开展工作。古巴、朝鲜、委内瑞拉、尼泊尔、叙利亚等70 多个国家都邀请我们与它们进行合作,寻找新的实现和平的道路,建设更为美好的生活,或是观察或协助当地举行更加公开和透明的选举。

值得关注的还有世界卫生组织所说的“被忽视的热带疾病”,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主要任务。

应对例如盘尾丝虫病、麦地那龙线虫病、血吸虫病、淋巴丝虫病和沙眼这些较发达国家大多数人闻所未闻的疾病,我们需要深入到全球最贫困的地区。

这些疾病不会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出现,甚至也不会影响埃及这样的中等富裕国家,但它们却困扰着非洲数亿人口以及拉丁美洲的部分民众。

我们正在许多方面取得积极的进展。麦地那龙线虫病将有望成为继天花之后第二种从地球上被根除的疾病。此外河盲症也几乎已经在西半球绝迹。

期待中国分享扶贫经验

《财经》:国家又应在人道主义援助方面做些什么?美国在哪些方面比较成功?哪些地方做得还不够?

卡特: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应当努力在正义、 和平、自由、谦逊、人权以及慈善等方面成为世界的楷模,我们在其中许多领域已经取得了进展,但是我们仍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财经》:随着中国的实力增强,人们对于中国分担世界责任的期望也随之上升。美国在这方面对中国有何期待?

卡特:现在美国有很多批评中国的人士,他们害怕中国的崛起,担心中国在经济方面会超越美国。他们质疑中国对人民币估值过低和对非洲和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动机不纯。

这种情况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中两国关系的盘根错节,这一双边关系还会更加相互依赖。目前,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持有约1.5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使得中国对美国经济的现状感到不安,并因此逐渐减持美国国债,同时公开表示对美国经济现状的担忧。

其他对美中双边关系造成摩擦的因素还包括两国历史、文化、政治制度以及外交政策原则方面的差异。这些差异值得我们仔细研究和传达,两国领导人在对涉及对方的事务做出决策时,也必须考虑到上述差异。这也是我决定在卡特中心建立美中关系项目的原因所在。我在去年底访问中国时,习近平主席也曾对我说,卡特中心应该为促进中美关系做出应有的贡献。

35 年前,当邓小平和我决定实现美中两国关系正常化时,我们一致认为,美中两国合作与协作的好处将大大超过可能的风险。今天我仍然这样认为。

我们应当学习对方的长处,避免重复对方的错误。近几十年来,中国在扶贫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希望中国能与包括卡特中心在内的诸多组织合作,向欠发达地区介绍自身的经验。

《财经》:就分担世界责任而言,中美两国合作的前景如何?两国如何才能有效地合作?

卡特:通过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携手应对诸多全球性挑战,美中两国可以激励和改造整个世界。事实上,当美中两国政府达成共识,同意携手解决某个问题,这个问题就可以很快得到解决。

我去年曾与中国领导人会晤,我们一起探讨了开展双边合作减缓全球变暖的可能性,中国领导人表示支持早前的京都议定书,以及近期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环境会议上提出的建议。我认为其他国家将会服从美中两国在此方面的双重领导。

不过,共同应对全球变暖只是美中合作受益的领域之一。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政治多元化进程的推进,中国应当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并在冲突不断或贫困的地区为建立地区安全和实现善治提供帮助。美国应当欣然接受中国在发展中国家日益增强的影响力,并积极寻求使中国参与应对两国共同关心的问题。

中美两国在某些领域的竞争或许不可避免,但我相信,长远来看,两国领导人和人民都将意识到,美中两国可以从相互合作中受益。世界和平与繁荣取决于美中两国的合作。


文章原标题:“美国应欣然接受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专访美国前总统卡特,《财经》杂志 丘昭琪,2014年特刊,预测与战略。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