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公共卫生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全球治理 > 公共卫生

专访|英国新冠人体试验首席研究员:已有阶段成果,后遗症尚无结论

作者:张无为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2年02月14日

本站发布:2022年02月14日

点击率:66次


  2021年2月17日,英国政府发表声明称,该国临床试验伦理机构已批准了一项新冠人体试验,志愿者将在“安全可控”的环境中接触新冠病毒,以帮助科研人员更深入地了解这种病毒的作用机理。由此,英国成为全球首个开展新冠人体挑战试验的国家并得到政府3360万英镑的投资支持。同年3月,在招募到足够志愿者之后,试验正式开始。

  当时,关于人体挑战试验必要性和伦理的争议不断。该试验让数名18-29岁的健康男性和女性志愿者接触原始的新冠病毒毒株(wild-type),并在隔离的环境中监测他们,这些志愿者在出院后将接受12个月的随访。

  今年2月初,该试验的初步结果出炉。研究发现,志愿者在主动感染新冠病毒后2天内便可以检出病毒,病毒载量在约5天后达到峰值,在此阶段,鼻子里的病毒明显比喉咙里多。

  志愿者中没有出现任何严重的不良事件。研究团队称,相关数据支持这种模式的安全性,并为未来研究奠定基础,以便在今年年底前利用这种试验测试针对新冠的新疫苗和药物。

  被誉为“风疹疫苗之父”的《临床与疫苗免疫学》杂志编辑,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科学顾问、联合创始人斯坦利·普洛特金(Stanley Plotkin)在去年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表示,对于已经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是否就不会再感染、一些候选疫苗是否会比我们现在已研发出的疫苗更有优势……这些问题会越来越难以确定,除非进行人体挑战试验,否则很难证明相关论点。

克里斯·邱(Chris Chiu)

克里斯·邱(Chris Chiu)

  如今,面对层出不穷的二次感染病例、不断变异的新冠病毒,这些问题真实地摆在了我们的面前,新冠人体试验,真的能提供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法吗?一年后当我们再次回顾人体挑战试验的初衷及其“得与失”,研究人员如何看待当初的争议,试验结果是否真的回答了大家的疑问?未来试验将如何进行?2月11日,领导人体挑战试验的首席研究员、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学教授克里斯·邱(Chris Chiu)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就上述问题进行了回应。

  试验结果与各地隔离政策相符

  澎湃新闻:您能否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项试验的研究成果?

  克里斯·邱:人体挑战试验这种类型的研究运用在其他病毒和细菌(如疟疾、流感、伤寒和霍乱等疾病)上已有几十年的时间,并且进行得非常安全。但我们进行的是有史以来首个新冠人体挑战试验,开始计划进行这项试验时还是2020年中,当时我们对新冠病毒知之甚少。

  所以我们在设计和建立这项研究时非常小心。2021年3月20日,研究正式启动。独立伦理委员会对我们进行了非常广泛的审查。因为当时已经有了可用的新冠疫苗和治疗方法,我们必须确保这项研究仍然适用(编者注:人体挑战试验通常用于疫苗还未研发出时)。试验中,36名未感染过新冠也未曾接种过疫苗的年轻志愿者通过鼻内滴剂接触到最低剂量的新冠病毒,其中有18人经PCR测试确认感染新冠,占比达到53%。有16名、约89%的感染者出现轻度到中度类似感冒的症状,例如鼻塞、鼻炎、打喷嚏和喉咙痛。13名被感染的志愿者暂时失去了嗅觉,但除三名参与者外,所有参与者在90天内都恢复了嗅觉,其余的人在三个月后症状继续出现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发现,与之前普遍认为病毒有大约5天潜伏期的观点不同,在志愿者接触病毒后,他们在2天内就开始出现了症状。感染首先出现在喉咙里,病毒在感染5天左右达到高峰,在此阶段,鼻子里的病毒明显比喉咙里多。大多数人的鼻子里平均有6.5天的活性(传染性)病毒,从接触病毒到清除活病毒的平均周期,鼻部约10.2天,咽部约8.7天,部分感染者排毒长达12天,这一数据也支持各地对隔离期的时间要求。

  此外我们还验证了抗原测试(LFT),结果显示它在检测感染性病毒方面非常出色。

  澎湃新闻:试验中,一些志愿者的鼻腔里可以检测到病毒,但PCR测试没有两次阳性,未达到研究团队确认感染的门槛,这一结果意味着什么?

  克里斯·邱:这说明了即使一些志愿者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也可能携带着病毒。所以我认为这解释了为什么大流行传播得如此之快,因为有很多无症状的人传播了大量的病毒。所以大家不要因为没有出现任何症状,就认为自己没有传染性。

  澎湃新闻:试验的确获得了一些成果,但是否有问题并未在这次试验中得到解答?

  克里斯·邱:这项研究只是让我们非常深刻地观察到,当人们在同样的条件下接触到病毒时,有些人会感染,而另一些人不会感染。试验中,刚刚超过一半的人被感染,但另一半人没有被感染。因此,我们还在分析志愿者的鼻腔和血液样本,试图了解这些人没有被感染的原因,我认为这将产生非常重要的长期影响。因为在未来当另一种病毒再次出现时,我们就能获得更多关于如何保护人们免受这些新病毒侵害的信息。

  这次试验没有完全完成我们当初的目标,原因很明显,就是新冠大流行的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我们试验中的志愿者要么是没有被感染,要么是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人,但现在这样的人已经很少。据估计,英国已有大约95%的人要么被感染要么接种了疫苗(编者注:英国2020年人口数为6722万,截至2022年2月13日,英国完全接种新冠疫苗人数4870万,新冠确诊病例数1830万)。因此,我们需要进一步发展这项研究,以便探究部分人免受病毒感染以及一部分人被感染的直接因素,这是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作。

  下一步将使用德尔塔病毒进行研究

  澎湃新闻:人们总是不太容易理解你们在这项研究中使用了什么模型或方法,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下一步的具体工作?

  克里斯·邱:在第一个研究中,我们使用了新冠病毒的原始版本。但现在,当然研究新的变异病毒更重要。因此在下一项研究中,我们将使用德尔塔病毒。我们也想了解,为什么即使一些人已经接种了疫苗,他们中的一些人仍然会受到变异病毒的影响。

  所以在下一项研究中,我们将招募已经接种过疫苗的志愿者,之后再让他们接触德尔塔病毒。我们预计其中一些人会被感染,而另一些人则不会被感染。如果我们对他们的抗体水平进行测量,那么我们就能知道哪些因素与受到保护有关,哪些因素与易被感染有关。

  现在我们刚刚制作出试验所需要的德尔塔病毒,将于4月正式开始试验。

  澎湃新闻:你们上一项试验采用的是2020年3月开始在英国流行的新冠病毒,而非试验开始时已在多国传播的变异病毒。试验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得到研究结果,如今又出现了奥密克戎,你们仍选择使用感染人数渐少的德尔塔病毒进行试验,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克里斯·邱:进行试验和得到结果的速度当然越快越好,但我们目前没有采用奥密克戎这种主导的变异病毒进行试验,因为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我们要保证进行试验的病毒足够安全,制作符合这种要求的病毒过程非常复杂,而且需要大量的时间。我们对病毒进行了大量的测试,以确保除了病毒本身,没有任何可能给志愿者造成伤害的因素。所以我认为在速度方面有这些不可避免的限制。

  但这不一定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设计的研究是为了回答一些基本问题,这些问题或许可以运用到所有未来有关感染的问题上。所以我们其实正在努力了解病毒感染的原理。而且,一旦我们建立了德尔塔人体挑战研究模型,我们就可以开始在某些种类的疫苗和药物上进行测试。

  回应争议

  澎湃新闻: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新冠后遗症,这也是试验开始之前,许多人为参加试验的志愿者感到担心的原因。目前关于新冠后遗症我们仍然知之甚少,您在进行这项试验的过程中以及在对志愿者之后的随访中是否有何发现?

  克里斯·邱:目前还没有确定的结论,因为我们还没有完成对志愿者的随访研究。我们所发现的是,志愿者感染病毒后出现的大多数症状都会非常迅速地好转,与上呼吸道有关的症状通常会让志愿者感到不适,但在大约2周内就会好转。而嗅觉有时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改善。我们也在做一些关于志愿者思维速度和功能的影响的研究。希望我们能很快得到结果。

  澎湃新闻:您此前表示,选择年轻志愿者作为研究对象,是因为这个年龄组的人被认为是疫情的主要驱动因素。此外也可以通过后续研究拓展到高风险人群,准确预测出在高风险人群中的保护作用。下一项试验是否仍然选择年轻志愿者为研究对象?

  克里斯·邱:在下一项研究中,我们仍将继续关注年轻群体。但是,一旦我们对这些人有了更多的了解,我们可能会把年龄组扩大到稍微大一点的年龄范围,因为所有志愿者都会接种疫苗,所以他们需要承受的风险将比原来低得多。

  澎湃新闻:一年后,当我们再次谈论人体挑战试验的伦理话题,您认为现在得到的试验结果是否能说服人们?

  克里斯·邱:我认为这项努力仍然是复杂的,之前所有的争议都是关于这种方法是否必要与有效的分歧。这种讨论也是过程的一部分。你必须在潜在的利益与风险之间进行平衡。我们所知道的是,感染病毒的风险,特别是现在我们有了疫苗和良好的抗病毒治疗药物后,风险要低得多。

  当我们在18个月前开发这一模型时,从效益的角度来看,继续进行研究更有道理。当我们开始研究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疫苗,但有很大的可能性第一批疫苗不会起作用。所以,如果我们运气不好,疫苗没有效果,进行人体挑战来开发新的疫苗将非常关键。

  事实上,我们很幸运,疫苗是有效的,这意味着我们不必如此紧急地进行这项研究。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我们还不明白,所以这项研究的意义现在更多是在于,当下一次疫情暴发以及变异病毒出现时,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这些问题。

  未来的挑战

  澎湃新闻:您提到试验或许能回答一些基本问题,今后也将在全球范围内分享这一框架,这一过程如何进行呢?

  克里斯·邱:研究结果目前以预印本论文的形式发布在共享平台Research Square上,尚未经同行评议。等正式发表时,它将与研究方案一起提供。所以任何想要进行类似研究的人都可以用它来开发他们自己的研究方案和方法,来研究德尔塔病毒等。我们将与世界各地的任何研究人员免费分享,资助方也已经保证,将把研究方案等提供给任何来找我们的研究人员,他们可以安全地使用它。

  澎湃新闻:现在有不少国家开始逐渐放松疫情限制措施,您如何看待这一做法?

  克里斯·邱:奥密克戎极具传染性,从长远来看我们很难控制这种病毒。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有更好的疫苗,能够阻止病毒传播并阻止疾病的发生,那么零病例可能会更容易实现。不幸的是,我们目前拥有的疫苗都不能很好地阻止病毒传播。所以我们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更快地开发阻断病毒传播的疫苗,然后才有可能更好地控制大流行。

  例如英国等国家已接受“与病毒共存”的状态,将病毒视为地方病。就像我们对待流感病毒一样,没有完美的策略,我们只能寻求一个平衡。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