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民进党执政

首页 > 中国治理 > 港澳台治理 > 民进党执政

蔡英文将继续迎来“断交潮”?揭秘中美幕后竞争

作者:孙冰岩

来源:凤凰-风向

来源日期:2021年12月25日

本站发布:2022年01月04日

点击率:70次


  核心提要:

  1. 12月10日,中国和尼加拉瓜选在拜登政府首届全球“民主峰会”召开之际复交,这是中国政府对美“挺台”政策的有力反击,说明台湾当局的“暗独”之路只会越来越窄;另外这也是中尼两国对所谓的美式“民主”的共同反对,是对拜登政府借推广美式“民主”之机行大国霸凌之事的鄙弃。

  2.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与台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台美污蔑这是中国大陆的“金元外交”攻势。然而美台双方才是“金元外交”的“践行者”,而且正在拼命执行以挽留“最后的少数朋友”,体现出赤裸裸的金钱赠与和即时利益交换的特点:蔡英文当局给予巴拉圭23亿新台币“经济援助”、向所罗门群岛议员提供资金贿赂,听闻洪都拉斯可能与台“断交”,美方宣布了包含洪都拉斯在内的12亿美元“大礼包”。近日立陶宛施压台北要求农产品进口许可就是最新一例。

  3. 美国在国际社会上的“挺台”政策为何会失败?首先,美国对台湾“邦交国”的政治影响力正在削弱,这是因为同时发出的“民主”价值观要求与权力政治的指令,令很多国家倍感愤怒。其次,越来越多台“邦交国”更青睐中国大陆的高质量发展机遇和高水平发展平台,而非美台当局的微小“金元”。最后,各国也通过美国囤积疫苗的劣迹看出其自私,通过干涉所罗门群岛内政看出其对他国主权的践踏。

  4. 未来要警惕美台当局哪些行动?蔡英文当局会迎合拜登政府的价值观外交,在其“民主”价值观联盟获得更多外交操作空间和“国际”机遇。其次,美国则很可能会更多聚焦于美国盟国的立法(议会)机构而非行政机构,利用民粹力量触犯中方“一中”底线。再次,台当局可能更强调与美国盟友的“实质性”关系,积极提升经济贸易合作层次。最后,拜登政府会为台湾参与国际事务和融入国际社会寻找议题借口,并为台湾参与国际议题治理搭建平台,比如台湾代表在COP26上“见缝就钻”,拼命搭讪插话。


  到了年底,台湾所谓的“邦交国”,并不平静。

  12月10日,尼加拉瓜宣布与蔡当局断绝“外交关系”,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这一天,恰好是拜登政府首届全球“民主峰会”召开之时。

  中尼把宣布复交的时间选在这时,一方面体现出对拜登政府邀请台当局参加“民主峰会”扩大其“外交空间”的直接反击,另一方面体现出中尼对拜登政府打着美式“民主”旗号对他国内政指手划脚的共同反对。

  从中方反击拜登政府“挺台”政策的角度来看,拜登政府拉拢台湾当局参加峰会,其实际目的是通过全球“民主峰会”为“台独”势力搭建“国际外交”平台,推动“台独”势力深度融入美国领导的价值观联盟,扩展蔡英文政府参与国际社会的“外交空间”。

  因此,中国大陆在民主峰会当天宣布与台“友邦”尼加拉瓜建交,就是通过外交反制手段让拜登政府和蔡英文当局明白,美台通过打“擦边球”的方式妄图增强台湾“国际承认”的路径是走不通的,美台以“民主”价值观为基础扩展台湾“国际空间”的图谋只会遭到中方越来越有力的反击,台湾当局在国际社会上的“暗独”之路只会越走越窄。

  同时,这也是两国通过公开行动对拜登政府全球“民主”战略的共同反对。

  拜登自执政之日起就把在全球推广美式“民主”作为他复兴美国外交的重点议程。在“民主”战略议程指导下,拜登政府打着美式“民主”旗号并以美式“民主”为标准,对不符合美式“民主”标准的国家动辄无端指责并采取经济制裁。拜登政府不仅以“民主”为借口多次对中国进行舆论抹黑与经济制裁,而且在近期又以“选举不民主”为理由对尼加拉瓜政府进行经济制裁,因此,中尼选择在美国“民主峰会”召开之际建交,就是在表达两国对拜登政府借推广美式“民主”之机行大国霸凌之事的鄙弃。

  1、中尼建交是因为中国的“金元外交”?

  如果说中尼建交的时间点选择值得仔细玩味,那么越来越多国家宣布对台“断交”的原因更值得思考。

  从台当局近几年“邦交”大数据来看,自蔡英文担任台湾地区领导人以来,已经有8个国家宣布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国大陆建交,台湾当局当前所谓“邦交国”数已经下跌到14且有可能继续下跌,“台独”势力梦想和自夸的“外交空间”越来越局促窄狭。

  为什么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台湾“邦交国”积极弃台并与中国建交?

  蔡英文政府和美国习惯性抹黑中国政府对台湾“邦交国”采用“金元外交”攻势,声称中国大陆通过金钱赠与换取台湾“邦交国”弃台亲陆,以此来解释美台扩展台湾“外交空间”不断挫败的事实。

  然而,美台当局抹黑中国“金元外交”的说法本身具有很大的误导性。 事实上,美台双方才是金元外交的真正执行者,蔡英文政府至今还保有少数“邦交国”的原因,是因为美台正在全力执行金元外交以挽留住它们最后的“朋友”。美台在对台“邦交国”执行金元外交时明显体现出赤裸裸的金钱赠与和即时利益交换特点。

  2016年蔡英文执政不久就宣布对“邦交国”巴拉圭给予23亿新台币的经济援助。 为阻挠所罗门群岛与中国建交,蔡英文政府直接向所罗门群岛议员们提供资金贿赂,要求他们在议会投票中反对与中国大陆建交,蔡英文政府直接花钱“买票”的行为被外媒称之为“支票外交”。

  美国为拉住台湾仅剩不多的“邦交国”,更是斥巨资对这些国家进行援助,并明确告知这些国家要想得到援助就不能抛弃台湾。 在风闻洪都拉斯近期可能宣布对台“断交”以后,副总统哈里斯迅速与洪都拉斯新当选总统希奥玛拉·卡斯特罗通话,哈里斯向希奥玛拉·卡斯特罗承诺,美国将快速大量增加对洪都拉斯的经济援助。 随后,哈里斯宣布对包含洪都拉斯在内的三个台湾“邦交国”提供总额12亿美元的经济援助。

  然而有意思的是,尽管美台拼命对台湾“邦交国”采取大量撒钱收买的金元外交战术,越来越多的台湾“邦交国”依然纷纷选择弃台亲陆,美台通过金元外交拉拢“邦交国”的策略为什么会失败? 美国在国际社会上的“挺台”政策为何会失败?

  2、美国的“挺台”外交为何会失败?

  首先,美国“挺台”外交失败的首要原因,在于美国对台湾“邦交国”的政治影响力正在削弱,大部分台湾“邦交国”在宣布与台湾决裂之前首先会宣布与美国决裂,导致美国无法施压台湾“邦交国”继续保持对台官方关系,来维护台湾当局最后的“外交承认”假象。美国与台湾“邦交国”关系的疏远是台湾“邦交国”弃台亲华的结构性原因。

  美国对台“邦交国”政治影响力下降的原因,则来源于美国“民主”战略与“挺台”外交之间的内部矛盾。美国一方面以推广美式“民主”价值观为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要求台湾“邦交国”按照美国划定的“民主”标准行事,否则通过经济制裁对那些“非民主”“邦交国”进行经济制裁并对“邦交国”内政横加干涉;美国另一方面以权力政治思维为对华政策的基本原则,在打“台湾牌”时要求台湾“邦交国”必须听从美国外交指令,不与台湾“断交”以维护台湾的“国际盟友”圈。美国对台湾“邦交国”同时发出的“民主”价值观要求与权力政治指令,导致很多一边听从美国对台政策指示一边忍受美国“民主”批评干涉的台“邦交国”倍感愤怒,加深了其对美国的离心倾向。

  以尼加拉瓜为例,拜登政府一方面希望尼加拉瓜政府服从美国的对台战略,继续保持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另一方面则对尼加拉瓜总统大选指手划脚横加干涉。尼加拉瓜大选结束后,拜登公开批评尼加拉瓜的选举是“闹剧”(“pantomime”),称尼加拉瓜的选举不是“公正”“民主”的。

  美国务院则宣布对尼加拉瓜政府人员进行制裁,以施压尼加拉瓜重新进行美国所期望的“公正”“民主”选举。拜登政府既想许之以小惠施压尼加拉瓜听从它的权力指令,又想加之以制裁施压尼加拉瓜符合它的“民主”标准,这自然引起尼加拉瓜乃至其台湾“邦交国”对美国双标式外交做派的反感,造成“邦交国”们对美国逐渐明显的离心倾向,导致美国对台湾“邦交国”的政治影响力越来越低,进而使美国无法帮助台湾拉住对美离心倾向越来越明显的“邦交国”。

  其次,与得到美台当局提供的直接但额度微小的“金元”相比,台“邦交国”越来越青睐于中国政府提供的高质量发展机遇与高水平发展平台。近年来,中国大陆广大的进出口市场、充足的发展资本、互惠的合作原则与无附加政治条件的合作氛围,对台湾“邦交国”的吸引力远甚于美台频繁开出的“金元外交”数额。中国大陆的进出口市场远比台湾地区广大,甚至在尼加拉瓜宣布与台湾“断交”前,中国大陆与尼加拉瓜贸易额已达9亿美元,远超台湾与尼加拉瓜1.4亿美元的贸易额。中国大陆在台“邦交国”的投资项目远比美台投资项目宏大和实惠。

  美台对台“邦交国”的大多数援助都以开发援助为主,项目金额较低且大多数项目都以技术援助为援助方式,项目援助的主要受益者并非受援国人民而是参与援助的美台企业。尽管如此,美台当局依然在援助条款中加入各种附加政治条件,试图通过低成本援助换取“邦交国”高成本的外交回报。在台湾“邦交国”基于经济发展目标迫切需要建设的大型基建项目,如海港、铁路、体育场、大学、生活设施等项目方面,美台当局碍于投资金额大成本回收周期长等原因选择拒绝援助,但经济上本来就处于贫困状态的“邦交国”们正急切希望通过发展基建实现经济发展。美台当局口惠而实不至的“援助”让“邦交国”们早已心怀不满。

  2019年与台湾“断交”的所罗门群岛议员们曾愤慨地说:“台湾在促进所罗门群岛经济发展方面不会做任何实质性的事情”。台湾当局对所罗门群岛进行的“农村区域发展基金”项目(Rural Constituency Development Funds)被当地人讽刺为“收买议员”的援助项目。

  与美台当局资金量少、项目规模小、没有实质意义的援助项目相比,中国大陆近年的“一带一路”项目正好为这些急需发展机遇的“邦交国”们带来发展希望,它们为了更好的发展机遇选择与中国建交并加入“一带一路”,开始与中国签署大量助力其经济发展的基建项目。例如,萨尔瓦多2018年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国建交后,先后与中国签署5亿美元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基建项目,中国企业正在为萨尔瓦多承建净水系统、体育场和图书馆等项目。

  中国大陆与所罗门群岛建交后,已经为所罗门群岛承办主办2023年太平洋运动会建起太平洋运动会体育场馆。简言之,中国大陆在经济发展方面给予“邦交国”们的发展机遇和发展潜力远大于美台当局“金元外交”的吸引力,这是台湾“邦交国”主动选择对台“断交”对华建交的经济动因。

  再次,随着美国“挺台”外交与台当局“邦交国”外交政策的推进,“邦交国”们逐渐看清美台当局收买拉拢行为背后的自私,最终不再甘当美国和蔡英文政府对抗中国的棋子。在当前全球疫情背景下,不具备疫苗研发生产能力的台湾“邦交国”当前急需大量疫苗应对疫情,然而在疫情爆发1年后,号称台湾“邦交国”亲密伙伴的美国宁愿在大量囤积疫苗,也不愿向急需疫苗的台湾“邦交国”提供疫苗援助。

  以洪都拉斯为例,有着1000多万人口的洪都拉斯截止到2021年5月只收到25万针来自国际社会的疫苗援助,向洪都拉斯捐助疫苗最多的国家是以色列,捐助数量仅为6000针,剩余捐助主要来自世卫组织发起的covax项目,来自美国的捐助则泛善可陈。 愤怒的洪都拉斯总统赫尔南德斯多次对美国囤积疫苗的行为提出批评,并尝试通过利用洪都拉斯与台湾的特殊“外交关系”,要求台湾向美国请求给洪都拉斯提供疫苗。然而,赫尔南德斯的尝试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洪都拉斯当前依然处于疫苗奇缺的状态。 和美台索要疫苗无果的赫尔南德斯只能愤怒地威胁说,如果美台当局不理会洪都拉斯的疫苗请求,他将直接通过改善对华关系向中国大陆发起疫苗求援。

  除疫苗问题以外,很多台湾“邦交国”也在对台“外交”中感受到台湾当局、美国盟友对它们这些“小国”国家主权的不尊重与践踏,转而选择与在主权问题上真正尊重它们的中国大陆建交。以2019年与台湾“断交”的所罗门群岛为例,所罗门群岛中央政府当前对美国操控马莱塔省地方势力与中央政府对抗颇为不满。为阻挠所罗门群岛与中国大陆建交,美国不惜重金投入对所罗门群岛的马莱塔省进行经济援助,培植马莱塔地方亲美政客公开与中央政府对抗并扬言进行独立公投。美台当局还煽动马莱塔省地方民众发生暴乱以反对所罗门群岛中央政府与中国大陆的合作政策。

  所罗门群岛首相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曾抱怨说,他派40名高级警官去台湾接受专业培训,澳大利亚政府得知直接以所罗门群岛属于澳大利亚势力范围为理由,施压台湾当局停止对所罗门群岛警官的培训项目,台湾当局迫于澳方施压果断终止培训项目。

  索加瓦雷首相对澳大利亚干涉所罗门群岛内政以及台当局为迎合澳大利亚而牺牲所罗门群岛利益的做派非常愤怒,这坚定了他切断对台关系和发展对大陆关系的决心:“你们(指台湾当局和澳大利亚)最好小心点,我在这儿还有别的朋友(指中国大陆)”(“You behave yourself, I have another friend here”)。

  3、美台当局未来会如何扩展台湾“外交空间”?

  短短5年内先后有8个国家宣布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国大陆建交,这说明美国在国际上的“挺台”政策正在加速挫败。然而在拜登政府坚定以“战略竞争”定位中美关系的背景下,继续打“台湾牌”并推动台湾“外交空间”的扩展将确定成为拜登政府未来的对华政策核心议程。

  因此,尽管美已经在“台独之路”上碰到头破血流,美国和蔡英文当局依然会不放过任何机会继续追求扩展台湾“外交空间”。从当前拜登政府的公开行动与蔡英文当局的公开来看,美台当局将主要采取以下几种方式扩展台湾的“外交空间”。

  首先,蔡英文当局敏锐感知到拜登政府在推动美式价值观外交方面表现出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进而试图通过在言论上迎合其价值观外交来获得美国对台湾扩展“外交空间”的支持。

  自从拜登上台后,本就喜欢吹捧美式“民主”的蔡英文更是在多种场合增加对拜登政府“民主”外交的吹捧。蔡英文在吹捧过程中不忘向拜登政府表示民进党将坚定引导台湾恪守美式“民主”的忠心。蔡英文当局深知,在台湾“外交空间”愈加窄狭的情况下,唯有吹捧拜登政府的民主战略,表达台湾与美国同属“民主阵营”,拜登政府才会更加积极地基于“民主”价值观接纳台湾加入美国正在组建的反华价值观联盟,让台湾在美国领导的“民主阵营”联盟中享有更多外交操作空间和国际待遇。拜登政府邀请台湾当局参加“民主峰会”并允许台湾在峰会上打着“民主”的旗号与美国盟友称兄道弟即是明显例证。

  其次,美国未来支持台湾扩展国际“外交空间”的努力很可能会更多聚焦于美国盟国的立法(议会)机构而非行政机构,美国会更多地鼓动盟国议会的议员们访问台湾并在言论方面支持“台独”立场。

  美国认识到很多盟国政府首脑因为顾及到其与中国的经济利益关系并受国内商业利益集团游说的影响,不愿意在台湾问题上因为支持台湾扩展国际“外交空间”而触及“一中”底线,但在全球民粹主义政治发展的背景下,美国认为很多受民粹主义政治影响的选区议员们无需考虑选区选民在对华关系方面的经济利益影响,因而可以积极鼓励这些议员们支持台湾当局并肆意触犯中方“一中”底线。基于此,美国政府未来会继续鼓励美国盟国的议员们,尤其是欧洲议会、欧盟成员国议会、日本议会、澳大利亚议会、英国议会的议员们率团访台并在公开言论中支持“台独”立场。

  再次,尽管台湾的“邦交国”数量正在减少,蔡英文当局依然积极宣称台湾将在美国的支持下与美国盟友发展“实质性”(“substantial”)关系,拜登政府也会继续鼓动美国的盟友如欧盟、英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继续提升与台湾实质性但“非官方”的关系。

  台湾当局未来扩展“实质性”对外关系的方向在于,台湾将积极发展与美国盟国低政府级别的“外交”往来,积极提升与美国盟国的经济贸易合作层次,将台湾经济尤其是供应链深度融入美国及其盟国的经济与供应链,提升台湾地区与美国及其盟国的人文教育交流,实现台湾与美国及其盟国在经济、文化和价值观认同的深度“融入”与紧密“绑定”状态,使未来的台湾问题更加呈现“国际化”态势 。

  最后,拜登政府将极力为台湾参与国际事务和融入国际社会寻找议题借口并为台湾参与国际议题治理搭建平台。全球抗疫合作和全球气候合作将是拜登政府当前最乐于寻找的议题借口与最方便搭建的国际平台。

  在今年的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台湾当局虽然没有受到参会方关注但依然作为“非政府组织”代表参加会议。作为不被国际社会认可承认的“参会方”,没有会议发言资格的台湾代表依然在会议休息和用餐时间,本着“见缝就钻”的精神到处寻找别国代表搭讪插话,妄图引起参会国家对台湾也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的注意。为显示其在全球抗疫合作中的作用,台湾当局试图通过向别国捐助医疗物资的方式来换取别国邀请其作为“国家”参与全球抗疫合作。台湾当局在气候治理和抗疫合作方面的小动作受到拜登政府的鼓励和协助,布林肯已经在多个场合呼吁将台湾纳入全球气候治理和世卫组织的抗疫合作项目中。在未来,拜登政府肯定会继续以此为契机和借口,拉拢盟友共同营造呼吁台湾加入国际组织和国际治理平台的舆情。

  对此,我们都要密切观察。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