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教育改革

首页 > 中国治理 > 国家治理 > 教育改革 > 关注民生

中国教育最缺的是良知

作者:想飞的鱼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10月19日

本站发布:2011年10月19日

点击率:1704次


  以前我在杂志上读过两个故事:其一,一年冬天的某天,某地下起了暴风雪,第二天早晨天气寒冷,积雪覆盖了道路,交通十分困难。但当地学校依然通知所有学生上学。一些家长很想不通,就到学校找校长理论,这么冷的天,还叫我家小孩上学,不停课,你有何居心?校长解释到说,这么冷的天,有很多贫穷家庭烧不起暖气,而学校可以为孩子提供免费的暖气,同时,学校还有免费的营养餐提供给孩子,有些穷孩子就不会因为不上课而忍受饥饿。家长振振有词地说,我家不穷啊,你可以让我家小孩不上课,贫穷家庭的孩子来上课啊?校长说,如果贫穷孩子来上课,富裕家庭孩子来上课,这样就给穷孩子心理上留下自卑感,对孩子成长不利。家长恍然大悟,高兴地离开了学校。其二,某一个寄宿学校,宿舍管理老师经常叫孩子们一起晒被子,有时候昨天晒过,今天还晒。孩子们都大惑不解,问管理员老师,为什么这么频繁晒被子。老师笑而不答。二十年后,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一个学有所成的男生道出了当年的秘密。原来他有遗尿的习惯,管理员老师发现了,那自然要晒被子。那只需晒他一人的被子不就可以了吗?不,老师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如果只晒他一人的被子,大家就都知道他有遗尿的习惯,一定会瞧不起他,嘲笑他,于是老师让所有的孩子都晒被子。

  近期,我又看到了一则新闻,算是北京强拆民办小学,致使民工子弟失学的续集吧。后来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有167个学生安排到某公立小学,但这167个学生并不是插班读书,而是被学校安排在一排平房里,与其他学生隔离,而且只教数学和语文,音乐、美术、体育等课一概免谈。记者追问学校为什么。学校解释事发仓促,他们也没有这么多教室,也没有足够的教师资源来教其他课程。现在已经开始增聘教师,同时改建教学楼,争取明年这种状况有所改观。记者最后说,据调查这种状况在北京不在少数。

  看了这则新闻,想想前面两则故事,我心里五味杂陈,心情很不痛快。前面两则故事中,一个发生在美国,另外一则我忘记了,但可以肯定一定发生在马克思所说的“人与人之间是血淋淋的利益和金钱关系”的资本主义国家。而后一则新闻则俨然就在我们这个幸福的社会主义大家庭。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他的老师可以这么有爱心,而在代表最先进文化、最先进思想、最先进生产力的社会主义国家,教育部门主管和教师为什么却这么冷漠、自私呢?我们的教育最缺什么呢?以前我曾认为中国教育缺的是钱,你看这么大一个国家,发展这么不均衡,就像温总理所说,再多的钱一做除法就没有了。上个月看到国家级贫困县——宁陕县办教育的事情,我完全不这么认为了。宁陕宣布宁陕县义务教育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考上大学后另有补助,外来人口的孩子也一视同仁。这样宁陕县教育支出一下子就占全县财政的33%,而全国只有4%不到。为了办教育,宁陕县公务出差报销有严格规定,同时办公场所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宁陕县人很自豪地说他们县最现代、最气派的建筑是学校。相比而言,那些富得流油、全国百强县、百强市哪个能像宁陕县?当权者不是不能做,而是不想做。宁陕县办教育的新闻,再结合北京这次强拆民办学校事件及其后续,我可以放心得出结论:中国教育最缺的是良知。

  宁陕县一年财政收入大概只有几千万,与那些动辄几十亿、富可敌国的百强县市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宁陕却能将义务教育向上延伸到高中阶段,向下延伸到幼儿园阶段,试问哪个百强县市可以做到?电视多的是看到县市长们一谈到教育就大谈经费不足、设施落后,等等问题。国家级贫困县宁陕县给这些县市长们上了最好一课,不是不能做,而是不愿意做。这两者区别,两千年的孟子已经批评过了,“挟泰山以超北海”曰否,这是不能;“为长者折枝”曰否,这是不为。百年大计,教育为先。所以如何发展教育,在中国不仅是钱的问题,更是一个良知问题。

  北京教育主管部门就缺乏良知,涉及到数万名孩子教育、心灵成长的事情,他们仅仅从自己管理方便出发,说拆就拆,根本不考虑民工家庭的经济状况、居住状况,孩子心灵健康成长更是从未出现在他们的辞典里。从公开的报道来看,他们从没有妥善考虑这些孩子以后在哪读书,只是迫于全国舆论压力,才意识到事情严重,这才采取弥补措施。但由于他们良知的缺乏,给那些孩子心灵上造成的伤害已经造成,我相信这件事是那些孩子认识和看待世界的分水岭,之前他们只知道自己是小孩,要读书;之后,他们开始知道孩子和孩子之间是不一样的。

  北京学校的教育人员也缺少良知,说实话这比教育部门更让人伤心。教育部门的主管人员,虽然挂着教育,但大多数都已堕落为官僚。想从官僚身上寻找些良知很困难,比骆驼钻过针眼还难,蔡元培式的教育总长已成绝响。但一线教师采取这种方式很让人诧异。资本主义的美国校长可以想到不要让孩子感到差异,不要有自卑感,资本主义国家的老师可以想到用集体的方式来保护孩子隐私,不让孩子被嘲笑。而在社会主义幸福大家庭里,我们的孩子被堂而皇之地划分为三六九等,一线教师竟然视为理所当然。对比资本主义国家的做法,我们的教师缺什么不一目了然吗?

  从上面可以看出:从政府、教育部门主管,到一线学校教师,在教育方面最缺的是良知,而非其他。我们现在常抱怨社会人心浇漓、道德堕落、社会失范,这固然与官员腐败、一切向钱看有很大关系,但几十年来,教育失去其调剂社会功能亦难辞其咎。“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韩愈把教育的功能已经说得很清楚:传道(传承文明、道德)、授业(行业学问)、解惑(解决疑惑)。但几十年来,我们只是专注于把孩子培养成解题机器,很少想到教育应该是把孩子培养成一个“人”,“授业”已不可能,“传道”更是无从谈起。由于“传道”的缺失,使得一辈辈人成了工具,缺少一些基本良知,很少把“人”当作一个有鲜活生命、有思想的人来考虑,所以才有种种荒唐可笑的政策、说辞。所以,中国教育最缺得绝不是钱,而是良知,真正把“人”当做“人”的良知。这个我们已经失去了几十年,重拾起来,任重道远!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