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以色列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选举 > 亚洲选举 > 以色列

内塔尼亚胡真能“王者归来”吗?以色列大选的新格局和老难题

作者:王晋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2年11月03日

本站发布:2022年11月03日

点击率:29次


  2022年11月1日,以色列举行了自2019年4月以来的第五次议会选举,这也是2021年6月以色列联合政府组建之后,以色列又一次政治洗牌。

  据以色列当地媒体统计的初步结果,前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在议会中将赢得至少30个席位,仍是议会第一大党。而以利库德集团为首的右翼政党阵营很可能将赢得议会所有120个席位中的至少60席。在此情况下,内塔尼亚胡有望成功组阁。

  以色列政坛各派政治力量经历了新一轮的权力交替,但是以色列仍将面临政坛“碎化”和组阁困难的老问题。

  新一轮政治洗牌

  此次以色列议会选举,呈现出以色列政坛多方面的特征。

  首先,内塔尼亚胡的强势回归。在2021年成为在野党领导人之后,笔者就多次提出,内塔尼亚胡必然会卷土重来。此次选举的初步民调显示,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获得了120个议会席位中至少30席,继续成为以色列议会第一大党,并很可能获得优先组阁的权利。

  其次,反内塔尼亚胡的右翼政治力量衰落。在2021年大选后,最大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成为在野党,而反对内塔尼亚胡的右翼政党,如吉德昂·萨阿领导的“新希望党”,以及纳夫塔里·贝内特和阿耶莱特·沙凯德领导的“新右翼”,阿维格多·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都反对同内塔尼亚胡组建联合政府,加入了拉皮德组织的联合政府。其中吉德昂·萨阿曾经是利库德集团的高层,在党内挑战内塔尼亚胡失败后不得不出走;利伯曼、贝内特和沙凯德多次拒绝内塔尼亚胡的组阁邀请,导致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沦为在野党。

  但是经历了一年多的执政后,反对内塔尼亚胡的右翼政党在选举中遭受挫折。据本次大选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议席数量有所减少;“新希望党”同国防部长甘茨的“蓝白党”合并成立的“国家团结党”此次仅获12席,少于2021年大选中“新希望党”的8席和“蓝白党”6席之和;沙凯德此次加入“犹太家园党”参选,贝内特早在今年6月就宣布不参加选举;而“犹太家园党”此次压根未能跨过选举门槛(编注:按以色列选举制度,只有获得全部有效票数3.25%以上选票的政党才能进入议会),黯然退出议会。

  第三,一些极右翼政治力量快速崛起。根据初步民调显示,极右翼政党“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在此次选举中迅速崛起,获得了14个议席,成为议会第三大党;而在2021年选举中,该党仅获得6个议席。“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快速崛起,源于以色列右翼选民的支持。

  贝内特在2021年后加入拉皮德主导的执政联盟,引起一些右翼选民的不满,他担任以色列总理期间,沙凯德、萨阿和利伯曼等人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问题上态度模糊。与之相对,“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则主张强硬应对巴以冲突,进一步扩大在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的犹太定居点。“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高层伊塔马尔·本·吉维尔甚至在9月公开持枪,出现在右翼团体在东耶路撒冷的游行集会中。“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的强硬姿态,导致一些右翼选民放弃了“新右翼”“新希望”等政党,转而将选票投给了“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

  最后,中左翼政党力量有所变化。在此次选举中,左翼政党工党和“力量”党获得的议席相较于2021年大选有所减少,“力量”党甚至未能获得议会席位。阿拉伯政党则再次陷入分裂,四个主要的阿拉伯政党“和平与平等民主阵线”、“阿拉伯复兴运动”、“联合阿拉伯名单”和“全国民主联盟”分别组成三个阵营参加选举。中间翼政党实力仍然较强,其中拉皮德领导的“前进党”议席数超过20个,继续保有议会第二大党的地位。

  谁会与内塔尼亚胡一起组阁?

  总的来看,在经历了一年多在野党经历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在国内政坛的影响力仍然强劲;右翼政党内部,“反内塔尼亚胡”阵营力量受到削弱,极端右翼政治力量迅速抬头;中间翼和左翼政治力量出现了一些变化,其中左翼政治力量有所减退,中间翼政治力量仍不可忽视。

  以色列大选出现新变化的原因,主要是以色列国内安全形势引发民众普遍关切。从2022年初以来,巴以冲突不断升级,以色列不仅在加沙地区同“巴勒斯坦圣战组织”(杰哈德)爆发激烈冲突,在约旦河西岸的杰宁、纳布鲁斯和图勒凯尔姆等地多次大规模搜捕极端分子,导致巴以矛盾激化,冲突不断。在此背景下,安全议题重新成为以色列公众最关心的话题,右翼政治力量得以迅速崛起。

  尽管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继续保有议会第一大政党地位,但是以色列未来恐怕仍将面临“组阁难”的老问题。对内塔尼亚胡有利的条件,是曾经激烈反对他的右翼政党的席位大幅萎缩,即使不同“以色列我们的家园”等政党合作,也可以完成组阁。但是内塔尼亚胡也需要同其他可能的合作伙伴展开磋商,以提升组阁的可能性。

  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可以同极端右翼政党组建执政联盟,但是可能面临政治利益分配的难题。根据初步统计结果来看,“沙斯党”、“托拉联盟党”和“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如果同利库德集团联合,能够占有120个议席中的61-62席,因此可以组建执政联盟。“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要求获得未来政府中的国防部长、大流散事务部长等重要部长席位。由于以色列国防部长能够在约旦河西岸的犹太定居点问题上拥有较大的话语权,且国防部长往往是成为未来总理人选的重要“垫脚石”,因此竞争激烈。内塔尼亚胡曾表示,国防部长和大流散事务部长将由利库德成员担任。如何平衡党内政治许诺与政党关系,将成为内塔尼亚胡能否组建“右翼-极右翼”执政联盟的关键。

  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可以同中间翼政党合作,组建“右翼-中间翼”执政联盟,但是需要调和政党之间的关系。据初步统计结果来看,内塔尼亚胡可以同“前进党”和“国家团结党”组建执政联盟,但是需要克服党派和领导人之间的矛盾。无论是“前进党”领导人拉皮德,还是“国家团结党”领导人甘茨,都公开表达过不愿同内塔尼亚胡共同执政的想法。尤其是甘茨曾经领导“蓝白党”同内塔尼亚胡在2020年5月组成执政联盟,但随后不久即被内塔尼亚胡背弃。如何让中间翼政党重拾信任,将是内塔尼亚胡面临的重要难题。

  这次大选之后,内塔尼亚胡将掌握组阁的主动权。尽管面临多方面挑战,但是内塔尼亚胡重戴总理桂冠,可能性很大。应当指出的是,在过去十多年中,巴以问题的复杂性进一步增加,无论内塔尼亚胡是否当政,巴以问题的和平解决都几无可能。

  (王晋,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所长助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