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英国道路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聚焦欧洲 > 英国道路

苏纳克上任几天错误成堆?英国经济面临三重困境

作者:姜云飞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2年11月09日

本站发布:2022年11月15日

点击率:14次


  【编者按】

  本文是上海欧洲学会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外交学人”合作推出的“欧洲观察室”专栏的第30篇。英国新任首相苏纳克上任才几天就被批评“错误成堆”,上周末伦敦还爆发了抗议,有抗议者要求苏纳克及其领导的保守党政府下台。这一切,都是苏纳克的“锅”吗?


  11月5日,数千人云集英国首都伦敦市中心,抗议生活成本过高,并要求立即举行大选。有抗议者向媒体表示,他们希望英国首相苏纳克和保守党政府下台。而《卫报》11月1日一篇题为《苏纳克上台才几天,错误就已堆积如山》的评论称,尽管苏纳克向英国许诺了一个“乐观的新时代”,但从他上任第一周的表现来看,最糟糕的情况还在后头。

  国内外观察人士及苏纳克本人在他就职时指出,苏纳克政府的核心议程是稳定经济。然而,尽管金融市场的动荡得以暂时平息,但苏纳克政府想要恢复英国经济的稳定增长并非易事,因为当前的英国经济正面临三重困境。

  经济增长低迷,财政政策却不得不紧缩

  英国经济的长期低迷趋势在英国统计局的数据中有迹可循。从年度数据来看,英国的经济低迷始于脱离欧盟和疫情暴发的2020年,经济衰退幅度高达11%,不仅为英国近300年历史之最,也在同年G7成员国中表现最差。虽然2021年实现7.5%的增长,但英国经济仍未能恢复至2019年底的水平。

  目前,包括高盛、英国央行在内的多个机构对英国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期都较为悲观。从季度数据来看,英国2022年第二季度实现环比增长0.2%,但这是自2021年第二季度实现复苏后的最低增速,经济减速的趋势明显。从月度数据来看,英国6月的GDP已经收缩0.6%,虽然7月取得0.1%的增长,但8月再次下降0.3%,经济之低迷一目了然。

  按照经济学理论,经济低迷时需要扩张的财政政策以刺激经济,但前首相特拉斯的减税预算案引起的市场震动说明,英国目前不仅无法实行扩张的财政政策,反而需要削减政府开支,也就是说紧缩财政政策。出现这一困境的原因在于英国政府高企的债务规模,但这并非长期积累所致。实际上,英国自2016年以来财政状况一直较为稳健,财政赤字占GDP的规模一直低于5%,直到2021年才陡升至15%。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在2016-2020年间都保持在85%以下,但2021年却一举达到103.6%。

  这一变化主要由新冠疫情下政府的大规模支持所致,2020-2021年间,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苏纳克出台的财政支持规模高达3440亿英镑,远远超过了特拉斯450亿英镑的迷你预算规模。因此,即使当前英国经济低迷趋势明显,但为了稳定金融市场对英国政府债券的信心,苏纳克政府却不得不紧缩财政,而这也意味着对经济的进一步打击。

  通胀率高企,但货币政策大幅加息存在阻力

  自2021年5月超过2%的目标值后,英国CPI(消费者价格指数)增长率一路攀升,至2022年7月同比涨幅达到10.1%的历史高位,虽然8月略有下降,但9月再次回升至10.1%。而包含了自有住房居住费用的CPIH统计指标,其增长率也于9月达到8.8%的高位。英国历史上最近一次经历如此高通胀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当时的经济困境尤其高通胀最终部分导致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于1990年黯然下台。导致英国此轮通胀的原因被普遍认为是俄乌军事冲突引起的能源价格上涨,及由此引起的食品、服务等价格上升。

  按照经济学理论,抑制通胀率快速上升的有效途径是紧缩货币政策。然而,虽然英国的通胀严重程度已经超过美国,但其加息力度却明显低于美联储。疫情后,英国央行最早开始加息但幅度较小,在2021年底加息15个基点后,于2022年2月、3月、5月、6月分别加息25个基点,后于8月、9月分别加息50个基点,七次加息215个基点,基准利率升至2.25%。美联储开启加息晚于英国央行,但加息幅度迅速提升,自今年3月起5次共加息300个基点,基准利率达3.00%-3.25%区间。甚至欧洲央行的加息步伐都显示出后来居上之势,自7月起3次加息200基点。

  英国加息的阻力主要来自对经济的担忧。英国经济走势不及美国,因此在加息路径上谨小慎微。同时,英国央行的独立性受损,在特拉斯引起债市波动时又不得不出手干预,买入政府债券的同时释放流动性,与紧缩政策相矛盾。在这一点上,欧洲央行独立性更强,其政策不会受到欧元区个别政府的直接影响。苏纳克政府推迟公布财政计划,被市场部分解读为重塑央行独立性。但如果英国央行加大加息力度,对当前低迷的英国经济而言无疑又是雪上加霜。

  英镑汇率走软,但贸易逆差现状难以改善

  观察近十年的汇率走势可以发现,英镑存在长期贬值趋势,其兑美元汇率从2012年初的1.55波动贬值至2022年10月底的1.16,期间最高为2014年7月的1.72,最低为2022年9月的1.04。尤其是2016年6月脱欧公投以来,英镑的汇率一直在1.30左右的低位徘徊。就今年而言,英镑年初的汇率为1.35,贬值幅度达14%。

  英镑近期的大幅贬值主要是因为特拉斯迷你预算引起的外汇市场震动,其次是因为加息步伐慢于美元。但从长期来看,英镑贬值存在三个成因,一是经济走势下行,货币反映一国经济实力,英镑币值也反映了英国国力的减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英国作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的地位今年可能被印度取代。二是货币超发,虽然英国已开始紧缩货币政策,但其在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的量化宽松尚未完全退出之时,又在新冠疫情期间再次放松银根,货币超发局面仍未改变。三是贸易逆差,世贸组织(WTO)数据显示,英国货物贸易逆差自2014年起逐渐扩大,2021年超过2200亿美元规模。

  显然,苏纳克政府短期内既难以扭转经济走势,也无法迅速紧缩货币政策。最可行的就是增加出口改善贸易赤字。英国2021年的前五大出口市场中,欧盟国家占据四席,总量上远远超过处于首位的美国。但是英欧关系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出现障碍,双方围绕脱欧中的《北爱尔兰议定书》、海峡群岛捕鱼权等问题摩擦不断。苏纳克在就职演说中承诺要控制英国的边界,这将限制其改善英欧关系的途径和程度。因此英国短期内难以改善贸易逆差高企的现状,英镑要走出疲软存在困难。

  相互交织的三重困境,不仅是对苏纳克任期的考验,也是对英国保守党政府的考验。苏纳克政府能否通过考验,且看近日的货币政策决议和财政报告出台后拭目以待。

  (姜云飞,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