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英国道路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聚焦欧洲 > 英国道路

英国保守党需要放弃已经过时的撒切尔主义

作者:马丁•沃尔夫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22年11月16日

本站发布:2022年11月16日

点击率:32次


  英国保守党自2010年5月以来一直是执政党。该党的执政记录非常糟糕,部分原因在于不利的环境,但也是因为该党受制于一种过时的意识形态。总体而言,每一位领导人都比他或她的前任更没水平。

  也许里希•苏纳克 (Rishi Sunak)会是打破这个顺序的“成年人”。但是,他的很多政策算不上成年人,包括:承诺等到下次选举之后严格控制公共支出,通过削减公共投资来降低债务,通过暗中降低起征点来提高税收。成年人不应该承诺在遥远的未来削减支出。他们应该关注整个资产负债表,而不仅仅是负债,同时他们应该诚实。

  在经历了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对最弱势人群实施的财政紧缩政策、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考虑欠妥的退欧公投、特里萨•梅(Theresa May)搞砸的退欧协议谈判、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谎言以及利兹•特拉斯(Liz Truss)和夸西•克沃滕(Kwasi Kwarteng)的愚蠢之后,苏纳克必须拿出比他们好得多的政策才行。长期微乎其微的生产率增长和陷于停滞的实际可支配收入使这一点变得更加紧迫。对苏纳克来说,实施又一轮惜财的紧缩政策不够好,尤其是因为在价格飙升之际,这么做可能会伤害到弱势人群。

  保守党需要从其失败汲取教训。如果它不想等到成为反对党之后才这么做,那么它必须从现在执政期间开始。蒂姆•皮特(Tim Pitt)在最近为右翼智库“前进”(Onward)撰写的政治小册子中,为保守党需要学习(和忘记)的东西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大纲。他特别强调,保守党之所以能多年执政,是因为该党的意识形态不是一成不变的。相反,他指出,该党有4个相互重叠的原则:务实、组织管理、“一国保守主义”(One Nation)和“赋权”。要点在于,保守党永远应该重视政府的能力和社会的凝聚力。当今的国情与1979年时完全不同。撒切尔主义(Thatcherism)已经是一套“僵尸”理念。

  在考虑政府的未来角色和规模时,这一点再正确不过。简单而明显的真相是,政府的扩张速度很可能高于经济增长速度。这也是相当可行的——只要经济也在增长。但是,如果政府很可能扩张,那么税收负担也必然会加大。

  为什么政府往往会比经济扩张得更快?首先,经济需要受过良好教育的健康劳动力。其次,政府提供的服务是那些很难提高生产率的服务,因此它们往往会越来越贵。第三,随着年老体衰者在人口中所占比例提高,转移支付和医疗支出将增加。最后,提高转移支付和基本服务支出也是选民的要求。

  税收与GDP之比将不得不提高。如果不提高,政府就只能抛弃重要的义务,或者假装承诺提供人们期望的服务,而实际达到的服务标准越来越差。幸运的是,更重的税收负担并不是一个无法克服的问题,因为按照欧洲各国的标准,英国的税收水平还是相对较低的。此外,这些税收更重的国家中,有许多比英国富有得多。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的数据显示,2021年,丹麦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购买力比英国高出32%,荷兰高出29%,德国高出22%。

  一个大问题是如何筹集更多财政收入。有趣的是,最大的差异似乎是社会保险费用,而英国的这项税费相对较低。实际上,社保费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所得税。但提高社保费可能在政治上更容易被接受。其他税收也可以提高:土地税(包括房地产开发利得税)、财富税、赠与税和温室气体排放税。

  有些人会主张,这些措施都会扼杀经济增长。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许多税收负担更重的国家比英国富有得多?人们需要对储蓄、投资和创新的决定因素有更深刻的理解。税收真的很重要。但它们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在提高整体经济活力的同时增加财政收入是有可能的。

  正如皮特所指出的,自金融危机以来,英国的生产率仅以每年0.4%的速度增长。这段时间几乎完全是保守党在执政。英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也保持着撒切尔(Thatcher)留下的面貌,税收负担相对较轻。这真是太糟糕了。保守党必须从失败汲取教训。这个国家如何将它所渴望的政府与它所需要的充满活力的经济结合起来?这就是苏纳克需要回答的问题。这也是反对党工党领导人基尔•斯塔默(Keir Starmer)必须回答的问题。这是英国政治的核心问题。

  译者/何黎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