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韩国经验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亚洲崛起 > 韩国经验

韩国当选总统前景展望:对内弥合分裂,对外或将求变

作者:王昕然 陈沁涵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2年03月10日

本站发布:2022年03月12日

点击率:36次


  当地时间3月10日,韩国第20届总统选举结果出炉,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以48.56%的得票率击败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当选新一任总统。

  本届总统选举共有14名候选人登记,但李在明和尹锡悦两大热门总统候选人支持率一直势均力敌,形成“两强争霸”局面,大选结果一时难以预测。此外,10日的开票结果显示,尹锡悦得票率为48.56%,李在明紧随其后,得票率为47.83%,不到一个百分点的得票率之差使得本届大选成为韩国历史上最胶着的一次总统选举。

  尹锡悦胜选之后表示,胜利属于伟大国民,在竞选活动中学到许多,学到了成为国家领导人需要哪些资质,要怎样倾听国民的心声。他希望国民力量与国民之党尽早走完联合组党程序,扩大支持基础。

  尽管内政外交经验并不丰富,尹锡悦在两个月后就将接替文在寅正式就任韩国总统。未来5年他将如何带领这个国家前行也引发了诸多讨论。

  就韩国大选结果和未来形势等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几位韩国研究专家。以下为采访内容,以飨读者。

  专家简介:

  张慧智 吉林大学朝鲜韩国研究所所长

  詹德斌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

  李家成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李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尹锡悦为什么会获胜?

  李家成:首先,在积极的拉票之下,共同民主党方面在此次选举中拥有非常高的投票率,尤其是提前投票率。可以看出的是,民主党传统票仓,像光州、全罗南北道加上李在明所在的京畿道都是他的票数占优。而尹锡悦方面,除传统票仓的庆尚南北道及人数众多的大邱之外,首尔的选票也左右了此次大选结果,尤其是瑞草区较大的票数差距。

  此外,李在明此次的选举失利与现政府也不无关系。尽管李在明在选举期间尽量与现任政府“划清界限”,但对文政府的不满仍会迁移至执政党候选人身上,毕竟是出身于一个党,很多民众会认为其方针不会有很大变化,并抱有怀疑态度。

  詹德斌:从此次韩国总统选举的得票率来看,选民选择尹锡悦恐怕并不完全是支持他本人,更多的可能还是看中他背靠的保守政党,还有民众希望政权交替的因素。

  选举中,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总体上处于不利地位,文在寅政府不能介入选举,同时还使李在明竞选受到一定的局限,因为他不能过激批评现政府。另外,李在明在共同民主党内也属于“非主流”候选人,李洛渊才是文在寅之前力挺的人选,因此文在寅的支持者未必都会支持李在明,很多人恐怕直到最后才转向支持。

  李旻:并不是说尹锡悦方面做得有多好,而是文在寅政府或是说共同民主党把朴槿惠弹劾案以来的大好形势“耗尽”了。文在寅政府经济政策方面有一些失误,包括房地产价格等,导致年轻一代对政府不满,也就致使整个大局上让保守阵营占优。所以尹锡悦最后的“惊险”获胜,其实也属于意料之中。因为政权交替论的舆论一直是占优的,维持在50%以上,想维持现在政党执政的舆论也都在40%以下。

  张慧智:尹锡悦的当选主要源于韩国民众对政权更替的欲望,文在寅执政期间经济恢复不佳,两极分化愈发严重,尤其是年轻人遇到买房、就业、育儿等各方面的问题,同时腐败和不公正还在持续。选民认为,共同民主党可能已经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些问题,希望以更换执政党的方式寻求改变,但可能这种期待会落空。

  詹德斌:此次两名候选人竞争异常胶着、得票率差距极小与本届大选所处的大环境有关,当下新冠疫情蔓延、经济低迷,民众备受其困,没有形成一个“大势”。例如当年卢武铉借助反美舆论的势头成功当选总统,文在寅借助朴槿惠被弹劾刮起的逆风而当选。今年没有任何势头可乘,候选人就只能互搏到底。尹锡悦稍微占据政权交替的优势,但本人从政经验一般;李在明具备执政经验的优势,但受制于执政党的局限性。

  新总统上台后将面对哪些亟须解决的课题?

  李家成:总体而言,票差小意味着选民分布的对立性比较强,这也是尹锡悦上台之后需要面对的问题——如何弥合政治上的分裂。此次大选中“地区”的对立还是相对固化,但差异比较大的是性别方面的“对抗”。从票数分布上可以看出,二、三十岁男性主要是投尹锡悦,而该年龄层女性中支持李在明的则占多。针对敏感性别议题,尹锡悦竞选时期提出的“反女权”言论及“废除女性家庭部”等可能还是会造成韩国进一步的社会分裂。

  张慧智:一般来说,韩国领导人上台先解决国内问题,但是拜登或将于今年5月访韩,尹锡悦到时将面临外交压力,他必须要准备好如何表态、做出怎样的政策选择。因此他可能被逼优先应对外交问题。

  尹锡悦未来执政风格将会如何?

  詹德斌:尹锡悦在竞选期间的一些冲动表现要考虑到竞选因素,很多时候是为了刺激选情,真正到执政时期,其决策将通过团队的缜密讨论,会消解一部分他本人带来的突发因素。而且他本人自知没有从政经验,可能反而在决策过程中更加慎重,以他检察官出身的经历来看,应该具备谨慎行事的素质。

  李旻:这几届韩国政府都说要弥合所谓的“地域分歧”,但我们实际看到的仍是旧的矛盾并未改观,新的矛盾亦在衍生。大选中一个理想的民主制其实应该是各个政党都提出一个合理的政策,用政策来说服选民投票。但韩国的民主制发展到现在存在明显的“惰性”,政客们或是政党更愿意“投机取巧”,想用最低的成本来获得选票。在这一基础上,比较容易的方法就是人身攻击,另外就是助长社会分裂,针对某个特定群体拉票,这种情况下就很容易拉起各个阶层或是性别之间的矛盾,所以我们发现,一场竞选下来,不仅是旧的矛盾没有解决,还出现了一些新的矛盾。

  对于尹锡悦来说,至少在选举刚结束的这段时间,首要任务是“弥合”在竞选期间制造出来的矛盾。所以初期应该是以温和的、呼吁国民团结的措施为主。

  张慧智:至于是否会对现任政府进行清算,文在寅在任期间没有被曝出涉嫌贪腐的事件,不像朴槿惠和李明博在任内就有不当行为,因此尹锡悦即使要调查也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切口。尽管尹锡悦此前说要“清算”积弊,但他可能是想强调维持公平公正的意愿,检察官出身可能会让他有这样的思维惯性,但不一定就会对文在寅“动手”。但对于李在明就不一定,因为在竞选期间,围绕“大庄洞”疑案,尹锡悦曾声称可能将对方拘捕。

  未来中韩关系的走向如何?

  詹德斌:尹锡悦在竞选期间发出一些对华不太友好的言论,一定程度是为了赢得保守派的支持,并非会完全按此推行政策。但大幅改善中韩关系是有难度的。未来,韩国不会完全对美国一边倒,鉴于中韩经贸等原因,尹锡悦政府可能会寻求中美之间一定的平衡,但相对于文在寅政府来说,毫无疑问会更加倾向于美国。

  李旻:至少会比进步阵营执政的时候面临更多的问题。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中韩关系的基本盘还在,它的定位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不会因为政权的更迭而发生“颠覆”。此外,中韩之间的经济纽带是很紧密的,韩国不可能轻易放弃。

  另外一个基本面就是多数韩国民众的“感性”和“理性”是分开的,尽管目前韩国对华民意不太好,但那是属于感性层面的,在理性层面,半数以上还是会支持均衡外交。

  我个人认为尹锡悦在对华关系上不会走极端,还是会稳扎稳打,但是在配合美国的过程当中,可能会出现很多对中国“不友好的举动”,比如说加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等。但什么时候能实现,还得看国内政治层面能不能顺利通过。尽管李在明败选了,但韩国国会第一大党仍是共同民主党,因此尹锡悦竞选期间说的很多有关中国政策层面的东西,我觉得真正实现起来还是有相当大的难度。

  张慧智:尹锡悦上台之初,中韩关系会受到一定程度冷落。尹锡悦对加强韩美同盟、加强美日韩安全合作的意愿是极其强烈的,和美国走得更近,从而会间接伤害中韩关系,会带来一定的冲击。

  而且从尹锡悦的竞选纲领可以看出,他对所谓的“四方安全机制(Quad)”非常感兴趣,他可能要采取一些具体行动。尽管“四方安全机制”涉及诸多领域,不完全是个军事联盟,但对于中国来说,韩国只要参与其中,它的意图就包括牵制、遏制中国。

  另外,台海和南海也是值得关切的问题,去年韩美“2+2”会议已经对台海和南海问题有明确表述。在南海方面,未来尹锡悦政府可能参与以美国为首的多方军事演习,这种可能性大大增加。台海方面,韩方可能会有所慎重,但随着舆论对此问题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涉猎这一问题的概率将增加。

  在经济上可能也并不是特别乐观,韩国可能会在科技和供应链方面和美国走得越来越近,降低对华依赖。中途退选的国民之党总统候选人安哲秀应该与尹锡悦达成了某种协议,他在科技和经济方面较为擅长,可能会和尹锡悦形成互补,制定经济政策。但是降低对华依赖,不意味着不和中国合作,尹锡悦政府也需要解决经济复苏和民生问题。

  李家成:在尹锡悦的“亲美”基调下,可能会对中韩关系造成一系列的冲击。例如他上台后可能会将韩美军演恢复正常及追加部署萨德等,或将再次挑动中韩关系。

  另一方面,在保守政权上台后,日韩关系或将“破冰”,“韩美日同盟”也有在尹锡悦政府下成型的可能性。

  韩国追加部署萨德和加入所谓“四方安全机制”的可能性有多大?

  詹德斌:如果尹锡悦政府想要主动向美购入萨德反导系统,然后在韩部署,需要履行一套完整的法律程序,包括选址、环境影响评估、征求居民意见、民主党在国内占据多数并持反对意见等,或许在他任期结束前都不一定能完成。而且两年后将举行国会选举,在选前推进这些事务未必有利于相关选区的议员竞选,因此至少短期内不太可能会落实部署萨德。

  关于所谓的“四方安全机制”,韩国政府可能会分阶段推进,先选择非敏感领域,例如疫苗、气候变化等,这也是韩国已经在着手做的事情,而未来可能还会更加深入地参与Quad,但关于直接参与传统安全方面的合作,韩国可能还会掂量掂量,因为这无疑将触及中方利益。

  无论是萨德还是所谓“四方安全机制”,韩国在实际执行上会有很多困难,但只要做出相关的政策表态,就会加剧中韩之间的不信任。

  对朝鲜半岛局势有何影响?

  张慧智:朝鲜正在按照自己的国防建设目标进行导弹试射、侦察卫星发射等,这可能会刺激到朝韩间的紧张局势。原先只是朝鲜单方面推进,而现在韩国也在试射潜射导弹等武器,并且强调发展先进军事技术,因此朝韩之间的这种军备竞赛已经形成了,双方都在激化半岛的局势。在这种情况下,尹锡悦主张对朝强硬政策,不可避免导致半岛局势紧张,但还不至于紧张到2017年时战争危机一触即发的程度。

  詹德斌:尹锡悦必然不会像文在寅那样缓和对朝,而是推行对朝强硬政策,强化对朝威慑力。对此,朝鲜不会熟视无睹,必定有所回应,而且可能会利用这种敌对氛围提升本国的国防遏制力,赢得对美、对韩关系的主导权。在这种情况下,朝鲜半岛有可能出现紧张局势。

  朝鲜半岛就像是“缩小版的世界”,因为它牵动的大国关系太多,大国关系一旦牵动,全球秩序都会发生变化。朝韩如果在一些根本利益上发生冲突,大国站队也将非常明确,如果外交解决不了问题,就会出现更紧张的局面。

  李家成:若韩国有军事动作,朝鲜方面不排除要做出回应。目前,宁边核设施已在运转,丰溪里核试验场也有恢复的迹象,各种不利因素都在显现。因此,我觉得不排除南北关系也可能会遭遇重大冲击。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