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东瀛日本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亚洲崛起 > 东瀛日本

日本战略定位十字路口的三种选择:桥头堡,沟通桥,急先锋

作者:张云

来源:海外看世界

来源日期:2022年02月14日

本站发布:2022年02月14日

点击率:70次


  1月21日晚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了视频会谈,这也是岸田就任首相后首次与美国总统的会谈。从双方发表的新闻稿来看,双方花了很长时间谈及中国,从台海,人权,经济安全保障到海洋问题等针对中国的“常规动作”话题都涉及了。日美领导人还商定今年上半年在日本举行第二次日美印澳四国机制峰会。岸田首相还表明了要对日本防卫力量进行根本性的强化的决心,并且将在今年对国家安全战略等防卫相关的文件进行修订等,拜登表示了支持。在日美领导人会谈之前,双方还发表了《关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联合声明》,日美要求中国为减少核风险安排做出贡献,增强透明度,推进核裁军。日美首脑会谈可以说处处都针对中国,很自然引发中国强烈反弹和不满。毫无疑问,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日美领导人首次会谈意味着之前对于日本新首相在外交上出现再平衡的期待感消失殆尽。更多中国人会认为日本新内阁不仅没有改变对华对抗姿态,还已经选边站联美抗华,而且在某些方面似乎比美国跳的还要高,日本对华外交的对抗性进一步增加。结合去年一年以来日美战略互动的记录,例如2021年4月日美首脑会谈首次提及台海,9月四国机制峰会,再加上一些日本前政要在台湾问题上的表态,中国开始认为日本已经超越“联美抗华”走向“导美主动抗华”,这样认知的出现完全可以理解。笔者认为,目前日本在中美日三边关系中存在着三种主要思维,即“桥头堡”,“沟通桥”以及急速上升的“急先锋”。

  中日关系在2017年-2020年年初曾经走上了迅速改善的快车道,双方首脑互访恢复,2019年中日领导人宣布建立新时代的中日关系。2020年初,新冠疫情初期,中日两国通过相互捐赠救灾物资展现了两国社会之间民意感情的改善。然而,在2020年疫情中美国特朗普政府采取了全面敌视中国政策以及所谓“中美新冷战”论调影响下,2020年开始中日两国关系再次出现大幅度的漂流和后退。日本在中美日关系中定位也出现了“战略思维漂流”。直到2020年夏天前主要有两种主要的思路。第一股力量是认为中美已经进入新冷战,而且新冷战会一直持续下去,甚至不排除热战可能,日本处于新冷战的最前线,必须自我定位为“新冷战桥头堡”。他们以这种战略认知为基础来看待中国,既然是中美长期新冷战,那么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友必须要分清敌友,立场坚定,因此需要在台湾,东海、南海,人权,经济方面全面配合美国的对华大战略。第二股力量是认为中美对抗有滑向长期对抗的新冷战的危险,这样日本作为美国在东亚最重要盟国不可能不被卷入,不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日本需要发挥自身优势保持和中美沟通的渠道做一个“防止新冷战的沟通桥”。

  从2021年后半年开始,“新冷战的急先锋”的第三股势力开始展露头角,而且似乎正在急速上升。这股新势力的主要逻辑是,拜登政府从阿富汗仓皇撤退,财政支出的法案不仅共和党,连民主党内的一部分也反对,加上汽油价格增加和高通胀压力,拜登的支持率从接近60%降至40%出头。11月的中期选举日本认为民主党不仅会失去众议院,甚至可能出现参议院也失利的双失败情况。面对这样一个弱势总统和弱势美国,维护亚洲的自由国际秩序的历史使命自然落在日本身上,因为日本政治社会稳定,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一个弱美国可以让日本在同盟中获得更大的发言权和主动性,可以主动设定同盟日程实现战略自主,而且可以在一些方面引领美国,增强日本的国际存在感。这股力量主张防卫费开支应该达到北约水平,从现在的GDP1%增加到2%,在国家安全战略中导入“敌对基地攻击能力”来增加威慑力,在经济安全保障方面则主张强化管制和审查。在他们看来,一个已经“疲倦的巨人”——美国,已经无力单独担负起维护国际秩序的重任,而这正是日本的机会。

  究竟日本会走向何方呢?日本究竟是要朝着“新冷战的桥头堡”还是 “防止新冷战的沟通桥”,还是朝着“新冷战的急先锋”的更加激进方向演进,可以说日本正处于自我战略定位的十字路口。从岸田文雄首相的政治倾向来看,在内政上提出新资本主义,分配和增长的同步等恢复中道政治似乎是目标,在对外关系上继承自民党从吉田茂以来的宏池会的传统走发挥沟通桥梁来展示日本国际存在感的意愿存在。那么如何才能够解释岸田内阁展现出来的对华政策上对抗面不断强化的现实呢?笔者认为第三种所谓要抓住战略机遇主动做“急先锋”的力量正在迅速崛起,对之前两种势均力敌的“桥头堡”和“沟通桥”的结构造成冲击,让“沟通桥”的声音受到进一步挤压。从这意义上来说,日本“随美制华”和“导美制华”是有可能会成为主流的,这样的话中日关系的未来的确很堪忧。

  但是笔者仍然认为,中国仍然需要冷静观察,未雨绸缪,既保持高度警惕,又不急于结论性认知(conclusive perception)。因为日本最后的战略定位不仅受制于上述国内政治精英们的博弈,也受制于日本民众社会认知(public perception)的影响。从舆论调查的结果来看,尽管日本民众对华认知普遍负面高达9成,但与此同时70%认为中日关系重要,接近6成认为日本不应该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是应该为世界发展做出贡献。不论是大幅度提高防卫开支,还是部署反导系统,最后都要过民意这道最大的门槛,这道关比起日美同盟管理要困难的多。反过来说,“急先锋”和“桥头堡”的力量的民意基础并不深厚。对中国来说,今后一个时期如何主动和积极地与日本民众建立持续和有效的互动很关键,中日关系长期以来有民间外交的传统和成绩,这方面的智慧是可以期待的。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尽管大环境很不乐观,但中国仍然可以通过适当发挥主动性为中日关系发展谋势和创机,一个崛起的中国有这样的自信,也有这样的实力。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