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东瀛日本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亚洲崛起 > 东瀛日本

岸田政权“印太战略”新一轮强化态势

作者:卢昊

来源:《世界知识》2022年 第4期

来源日期:2022年02月16日

本站发布:2022年02月16日

点击率:60次


岸田内阁将如何对待外交及中日关系

  2022年2月1日,中国农历正月初一、北京冬奥会前夕,日本众议院通过了诋毁中国人权问题的“涉华决议案”,足见反华势力的嚣张气焰与弥漫在日本社会上的政治阴霾何等严重。

  ——高洪

  伴随日本政治右倾化,“理想现实主义”或“和平现实主义”政策思想开始被所谓“军事现实主义”“右翼现实主义”所取代。岸田提出“新时代现实主义外交”,在很大程度上是为建立长期政权而迎合安倍等右翼保守势力。

  ——刘江永

  在全球化时代、日本自身竞争优势渐失的背景下,其对冲式思维不限于应对中日、中日美关系,也是日本对外战略的基本思维模式。

  ——杨伯江


  岸田政权上台后,日本在既定对外战略路线上发起新一轮“外交攻势”,重点在战略协调、防务合作层面强化“印太战略”,力图使其迅速转化为新政权的“外交业绩”。

  巩固美日印澳四边机制

  岸田就任后,将推动对美外交特别是访美会见拜登作为“当务之急”。但在疫情严重的形势下,直到2022年1月21日岸田才得以与拜登进行视频会谈。日本外务省官员称会谈气氛“相当积极”。双方继续高调宣称强化日美同盟及推动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太”,并商定拜登今春首次访日,参加日本主办的美日印澳四边首脑会谈(QUAD)。两国确定新设外交与经济“2+2”部长级会谈,加强经济安全和气候变化合作。两国首脑频繁提及中国,对“人权问题”表达“严重关切”,反对中国“在东海及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及“经济胁迫”。

  此次日美首脑会谈前的1月7日,日本外相林芳正、防卫相岸信夫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举行岸田执政后首次日美“2+2”视频会议,宣称共同强化日美军事一体化,特别是加强日美军事设施“联合使用”,包括储备军火弹药和共用飞机跑道,以支持日本强化在“西南防线”的军事力量。日媒报道称,美日已讨论在日本各地的军事设施储备军火,包括邻近台湾的岛屿,以应对“台海有事”。“2+2”会谈后,日美还签署了防卫装备合作研究协定。

  在紧靠美方开展战略联动的同时,日本积极筹备美日印澳四边首脑会谈,并力图进一步强化日澳关系。1月6日,岸田与澳总理莫里森进行视频会谈,签署了《互惠准入协定》(RAA),对两国部队联合训练时简化携带武器入境和海关手续等做了提前规定,使部队互派及军事物资运输更为便利,从而加深防务合作特别是促进一线部队交流与实战演习。澳大利亚成为美国之外第二个与日本全面签署以上协议的国家。岸田强调这一协定“是让日澳安全合作迈上新台阶的划时代协定”。日媒称,日澳最终基于巩固战略合作特别是“优先应对中国威胁”而达成妥协,签署了该协议。日澳首脑联合声明还对东海和南海局势表示“严重关切”,强调了“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继续展现联合制华姿态。有消息称,美日印澳计划在2月中旬举行四边外长会谈,可能会以线下方式在澳大利亚举办。

  通过强化日澳关系,日本不仅巩固了美日印澳四边合作,也推动日澳在防务领域具备了“准同盟”水平。目前,日本与多国签署的双边防务合作协议除前述协定外,主要包括出口防卫装备品的《防卫装备品和技术转移协定》、交换机密军事情报的《情报保护协定》、相互融通物资劳务的《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等。而且,日澳早在2007年就建立了外交与防务“2+2”部长级会议机制,澳也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与日本建立上述机制的国家。2021年11月,日本自卫队军舰首次对澳军舰实施“武器等防护”行动,这也是自卫队首次对美军之外的外军实施该行动。

  除日澳防务合作达到仅次于日美同盟的“准同盟”水平外,随着日印ACSA去年生效,日印距离日澳“准同盟”的全套防务协定仅缺RAA。去年10月日本与英国启动RAA谈判,如果谈判成功,则日英也将签署全套防务协定。另外,法国亦有意与日本缔结RAA。日本计划以日澳“准同盟”为模板,进一步与其他“志同道合国家”强化防务合作。

  积极拉拢东盟各国

  日本一直称东盟是“自由开放的印太”的中心。岸田上台后,亦将对东盟外交作为盘活外交全局、支撑“印太战略”的重要抓手。2021年10月27日,岸田线上出席第24届日本—东盟领导人会议,阐述日本对东盟政策。11月下旬,越南总理范明政及外长裴青山、防长潘文江访日,这是岸田政府首次邀请外国政府首脑访日。同期,日本首相及外相与东盟各国领导人展开一波连线。岸田11月17日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8日与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22日与泰国总理巴育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进行了电话会谈,12月1日与柬埔寨首相洪森进行了视频会谈,2日又与马来西亚总理伊斯梅尔进行了电话会谈。外相林芳正11月17日与泰国副首相兼外长敦通及文莱第二外长优素福、18日与柬埔寨副首相兼外长布拉索昆、12月1日与新加坡外长维维安、12月2日与马来西亚外长塞夫丁、12月3日与印尼外长蕾特诺、12月8日与菲律宾外长洛钦进行了电话会谈。

  在持续推动“印太战略”的背景下,日本力争拉住东盟。岸田在日本—东盟领导人会议上表示,日本一贯支持东盟在“自由开放的印太”中发挥“中心性”与“一体性”作用,促成日本“印太构想”与东盟“印太展望”对接。围绕日本与东盟的“印太战略合作”,双方已启动73个合作项目。2023年是日本与东盟关系正常化50周年,岸田建议届时在东京召开日本—东盟特别峰会,将日本与东盟合作推向新阶段,日本还宣布了《日本与东盟气候变化行动计划2.0版》,声称将与东盟各国在气候变化领域加强合作。围绕新冠疫情,日本面向东盟大力推动“疫苗外交”。日本外务省宣称,日本已向东盟各国援助约1600万剂新冠疫苗,以及大量低息贷款用于经济复苏。岸田会见越南总理时,承诺追加援助越南150万剂疫苗并提供疫苗生产技术。此后又承诺追加援助柬、泰等国疫苗。12月20日,首届日本—湄公河国家“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论坛”在线上举行,日本与湄公河五国及一些国际组织参会,共商湄公河国家疫情防控与经济复苏措施。2022年1月中旬,日本经济产业相萩生田光一访问泰国,与泰国总理巴育等会谈。双方签署了去碳化合作备忘录,确认将新设“能源政策对话”,并将借泰国担任2022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轮值主席国之机,加强区域经济合作。

  在此轮强化与东盟关系中,日本尤其重视防务合作,采取积极进取姿态。2021年3月和9月,日本先后与印尼及越南签署《防卫装备品和技术转移协定》。目前,日本已与11国签署同类协议,包括四个东盟国家。与越南总理会谈时,岸田同意加快向越南移交舰艇装备、支持越南强化海上安保能力。此后在岸田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电话会谈中,双方同意尽快召开首次日菲外交与防务“2+2”部长级会议,菲律宾将成为第九个、也是东盟中继印尼之后第二个与日本建立“2+2”机制的国家。2021年12月28日,岸信夫与文莱第二国防部长哈尔比进行视频会谈,表示有意加入东盟防务热线机制。如落实,日本将是继澳大利亚后第二个加入该“热线”的非东盟国家。日本防卫省称,将按照2020年12月泰国曼谷第五届日本—东盟防长会议上达成的“万象愿景2.0版”,巩固日本与东盟防务合作,重点推进自卫队军舰“印太派遣计划”与针对东盟各国的“海洋安保能力援助”。

  中日关系面临不确定性

  在今年1月17日的施政演说中,岸田声称日本倡导推进的“自由开放的印太”赢得了多国支持。针对中日关系,岸田继续强调“(面对中国)坚持应该坚持的主张,呼吁中国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但同时表示将“通过认真对话,围绕共通的课题开展合作”,以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为契机,力争构筑“具有建设性而稳定的中日关系”。

  岸田希望稳定对华关系,在避免中日冲突前提下,促使中日关系为日本持续输送经济红利。但2022年2月1日日本众议院涉华决议的出台表明,岸田内阁将面临右翼政客更多的干扰。在中日经济关系中,岸田政权亦明显体现出牵制中方的姿态。2021年12月21日第七届日中企业家和政府高官对话(“日中CEO等峰会”)在线上举行,岸田在视频发言中称,将与中方加强经济合作与国民交流,共同深化中日经济关系,但他同时暗示,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纠正强制性技术转移和扭曲市场的行业补贴等方面”,中国需要做出更多努力,“需要开放中国市场并构筑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预计在今年晚春的美日印澳四边首脑会谈上,日本作为东道主,将在策动各方维持战略安全协作的同时,围绕供应链安全与尖端技术管理,推动加强经济议题讨论,配合美国打造“印太经济框架”,将对华制衡进一步拓展深化到经济领域。

  在国内对华竞争思维驱动与美国战略的“牵引”下,日本对华安全、经济政策中的两面性与内在矛盾性日益突出。在安全与外交战线上,日本仍在维持对华“强硬姿态”与制衡力度。日本与美国等盟友或“准盟友”合作的推进,也将加速日本国内安全政策变化,特别是年内国家安保战略、防卫大纲及“中期防卫计划”的出台,以及“对敌基地攻击能力”等敏感问题的探讨。这也给即将进入邦交正常化第50年的中日关系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综合战略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