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纵深观察

首页 > 网站介绍 > 纵深观察

教授、警察和奥巴马

作者:晓融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09年08月11日

本站发布:2009年08月11日

点击率:1655次


  2005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一部描述美国种族冲突的影片《撞车》大放异彩,一举摘得最佳影片奖等多项大奖。时隔四年,这部影片的真人版在炎炎酷暑的七月上演,引爆了新一轮的种族大讨论。尤为夺人眼球的是,此次“冲突”的主角是美国历史上首任黑人总统奥巴马、哈佛大学知名黑人教授亨利·刘易斯·盖茨和剑桥市白人资深警官杰姆士·克劳利。




事件回放

7月16日:

  五十九岁的哈佛大学著名非洲裔教授亨利·路易斯·盖茨在结束了在中国拍摄文献影片之后,乘出租车从机场回到位于剑桥市的家。由于门锁被意外卡住,盖茨和他的司机(亦为黑人)费尽力气撞门。此时,有路人(最初报道说是一位邻居)怀疑他们行窃,故拨打电话报警。剑桥警局接报后呼叫值班警察前往探询,四十二岁的白人警官杰姆士·克劳利遂赶到现场查看。出示执法身份后,克劳利要求盖茨出示证件,以证明他是房主。警方报告称:“盖茨当时只出示了哈佛大学的工作证,而不是有住址的驾照。”在克劳利要求盖茨出示驾照的同时,盖茨亦要求克劳利出示警务证,并大呼警员种族歧视。克劳利呼叫警援,在劝阻无效后,警察们将暴跳如雷的盖茨铐住带到警察局,并控以“妨害治安”(disorderly conduct)罪名。盖茨被拘数小时后获释,被扣留时他曾打电话给好友-哈佛法学院黑人教授查尔斯·欧格曲,请他出任自己的律师。

7月21日:

  剑桥警察局撤销对盖茨的控罪。盖茨要求克劳利道歉,但遭克劳利拒绝。盖茨则表示考虑指控克劳利。

7月22日:

  在当日“黄金时段”举行的白宫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询问非裔总统奥巴马对此案有何评论。奥巴马称,剑桥警察逮捕盖茨的“行为十分愚蠢”(acted stupidly)。他强调:“眼下无法断定种族因素在这一事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但我可以公平地说,第一,我们任何人遇到这种事都会相当气愤。第二,剑桥警方在一个人已证明他进的是自己的家的情况下,依然逮捕他,这种行为十分愚蠢。第三,撇开这件事不谈,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在这个国家遭执法者不成比例地阻拦,这是事实。显然,种族问题依然存在,即便其中确有误会,黑人和拉美裔更频繁地成为怀疑对象也是事实。”

7月23日:

  代表全美警察的“国际警员兄弟会”主席戴维德·贺尔维发表声明,指出奥巴马的言论伤害了警界绝大多数正直的警员。

7月24日:

  剑桥市警察局长哈斯表示支持克劳利,称奥巴马总统的批评令警员“受到严重伤害”。克劳利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在办案过程中并无过失,总统不了解事实。剑桥市巡警协会要求奥巴马向全体执法人员道歉。当日四时左右,奥巴马突然莅临白宫简报室,向记者宣布他刚和克劳利通电话,并说已邀克氏和盖茨到白宫喝啤酒。奥巴马说,他的用词并无不当,只是“不幸”被媒体扭曲扩大。众人与其揪住事件喋喋不休,不如将精力用在改善警察与少数族裔的关系上。

7月30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邀请这个事件中的两位当事人到白宫玫瑰园做客。两黑两白——总统和副总统亲自陪两位客人喝啤酒聊天。

各方评论蜂拥而至

  美联社发表评论说,一名著名黑人学者同白人警察之间有冲突,居然需要奥巴马总统进行“啤酒峰会”,这显示种族关系仍然不肯退到美国社会的幕后。

   拥有一半黑人血统的奥巴马当选为美国总统,这在美国乃至全人类历史上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与之前有意竞选总统但以失败告终的黑人政客不同,奥巴马从不以黑人领袖自居,以种族歧视去谴责白人对他们的拒绝。相反,他摆出一种姿态,认为白人不会以种族歧视拒绝他的竞选机会,但他也开出了一个条件,就是白人需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这一点,许多白人接受这样的条件,他们果真以实际行动证明了美国已经进入后种族的时代,一名并无多少政绩的黑人当选了美国总统。

  执政半年以来,奥巴马政府的表现颇让民众满意,无论是救市的积极作为,还是改善美国形象的努力,抑或是在中美关系等大国关系上的建设性态度,都令人耳目一新。不过,有关评论指出,在此次“盖茨事件”上,奥巴马的表态分明显示出他完全站在了盖茨的一方,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随意表态,默认了盖茨教授对警察的谴责,这无疑让许多奥巴马的支持者失望。由无党派研究机构普优研究中心所做的调查显示,41%的被调查者认为奥巴马在此案中的表现不当,只有29%表示支持。

  对此,也有媒体中肯地指出,奥巴马失言不少,道歉多多,经常迅速否定自己,这对执政力会有很大影响。更何况,美国目前仍处于艰难时刻,作为总统,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思考大局、协调大问题、做重大决策上,而在可以不表态和需要谨慎表态的问题上,有必要多听、少动,以免因小失大。 

  然而,美国保守派借此话题大肆炒作,欲让奥巴马在种族问题上下不了台。在美国头号保守主义Fox电视网上,右翼评论家贝克(Glenn Beck)竟然公开指责奥巴马不仅是个“种族主义者”,而且对白人或白人文化怀有“深固的仇恨(deep-seated hatred)”。对如此出格的政治咒骂,Fox电视网主管表明贝克有权发表他的上述意见。

  对于奥巴马以“啤酒峰会”化解风波的做法,美国人似乎并不买账。事后民调显示,41%的美国人对奥巴马此举不以为然。盖茨的女儿伊丽莎白也在美国新闻网站The Daily Beast上撰文表示,那一天的啤酒峰会“看上去没有一点意义”。 她讽刺说,父亲和克劳利都仅仅是“被利用的棋子”,“使得人们认为年富力强的拥有褐色皮肤的第44届美国总统横空出世,能很好地弥合过去、现在和未来”。她还说,“这对总统来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剑桥事件后遗症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美国在解决种族矛盾和冲突方面应该说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不能否认的是,美国仍然没有完全消灭种族歧视的现象。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要消除种族之间的歧视和矛盾,最重要就是制度、权利,以及机会上的平等。哈佛教授的愤怒并非空穴来风。在美国,被警察逮捕并坐牢的黑人和其他少数民族成员远远高于白人坐牢的比例。美国几年前公布的一个数据表明,在监狱的成年黑人男性超过在大学读书的成年黑人男性。警察执法因人种而异(racial profile)的现象比比皆是。10多年前洛杉矶发生的罗德尼·金被白人警察暴打引发种族骚乱的事件人们还记忆犹新。 

  
然而,在剑桥市发生的警察与教授的冲突故事不仅仅彰显了美国本来就根深蒂固的紧张的种族关系,同时也反映了在世纪之交美国种族关系的新走向。今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多数大法官在裁决一个与美国《投票法案》相关的案子时已经暗示,60年代制定的保证黑人参与政治、积极投票的《投票法案》和保护民权的《民权法案》已经完成了各自的历史使命,美国已经进入后种族隔离社会;最近20年美国各州通过公投等方式废除平权法案所规定在大学招生时给予少数民族申请人的特殊优惠;各地政府停止用校车将少数民族学生拉往白人居多数的学校上课以减少在教育领域的种族隔离现象的做法也得到联邦各级法院的支持;白人对“反向歧视”的抱怨成了共和党的集结号。

  
换句话说,六十年代波澜壮阔的民权运动的确已经取得了不可估量的成就,奥巴马当选总统就是最好的证据。虽然种族之间在就业、教育、住房等方面的绝对平等还可望而不可即,但在绝大多数美国人眼里,继续拿种族和种族歧视说事已经显得不合时宜。这也是为什么在奥巴马指责白人警察行为鲁莽而愚蠢之后会有那么多人挺身出批评奥巴马无知、无聊和无理。

  
剑桥事件还有更为严重的后果。首先,奥巴马在回答记者问题时“失言”使得他头顶“超越种族”的光环突然烟消云散。奥巴马在2008年得以击败资格更老、政绩更卓的麦凯恩当选美国总统的原因之一是他虽然是有色人种但却成功地超越了种族的“定格”,成为主张和谐和团结、拥抱希望和理想的标准的美国人象征。奥巴马在记者招待会上不分青红皂白指责克劳利警官让那些寻求一切机会和弹药攻击奥巴马的保守主义分子大开杀戒。他们通过互联网、电视和广播凌迟奥巴马,声称奥巴马终于暴露了自己是个“种族歧视分子”的真面目。奥巴马的不谨慎还让本来已经被驳的体无完肤的奥巴马不是生在美国的论调又一次甚嚣尘上,仿佛奥巴马的当选本来就是美国的自由主义者制造的一起长达40余年的大阴谋,目的是剥夺美国人的个人自由,并在美国全面复辟社会主义。

  
其次,在2008年的竞选中,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和他的竞选伙伴佩林曾经把奥巴马说成是高高在上的哈佛大学毕业生和芝加哥大学的教授,不食人间烟火,不知百姓疾苦,惯于对世事指手画脚,短于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是不能让人信任、不会治理和不懂执政的精英阶层,一旦当选必将出卖普通美国人的利益。剑桥发生的事多多少少可以被共和党人和那些对奥巴马的性格、人格和能力持怀疑态度的美国人看作是麦凯恩和佩林的去年的攻击的佐证。在很多人看来,盖茨教授和奥巴马总统就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无视法律的“贵族”,而克劳利警官才是真正的美国人的代表和缩影:勤于职守,脚踏实地,遵纪守法。难怪奥巴马的民调在剑桥事件发生后又掉了不少个百分点。

  
最后,奥巴马当选之后在外交领域遇到的挑战相对来说比较小,但是他在国内政策方面却面临巨大的困难。美国经济在联邦政府投入巨大的刺激消费之后还没有好转的迹象,抑制气候变暖的减排法案受到了共和党人的严峻挑战,本来看来势不可挡的医疗改革也因为共和党和其他利益团体的阻挠而暂时搁浅。在这样的时候,奥巴马需要的是民意的支持、反对派的销声匿迹和国会两党的精诚团结,而不能为意外发生的事浪费精力和口舌,更不能让媒体转移视线,离开对他需要得到支持的立法议程的报道。

  
然而,奥巴马对剑桥警察与教授事件不合时宜的介入使得他在24小时新闻报道连轴转的时代穷于应付,他的团队不得不浪费很多宝贵的时间去为奥巴马的言辞辩护,甚至精心安排了所谓“啤酒峰会”。在国会即将休会、立法议程争分夺秒的关头为一句话耗费这样的时间和精力的确不明智。与此同时,很多对奥巴马抱有希望和信心的美国人在此事之后也怀疑奥巴马是不是“银样镴枪头”、离开了电子提示仪就不能说话的总统。这样的总统不是小罗斯福,甚至不是小布什,不能带领美国人度过难关。也许,2012年就打发他回芝加哥大学任教?

真蠢,这是事关种族的问题!

  
1992年竞选时,克林顿曾经告诉自己竞选团队的人,“真蠢,这事关经济!”(Stupid, it is the economy!)他是在告诉自己的助手,要击败老布什,他们必须也只能打经济牌。他们如此出牌,果然取得了胜利。我们可以把2001年之后小布什的政策及他2004年的连选连任称为“真蠢,这事关打击恐怖主义!”2008年,奥巴马当选的秘诀又回到了“真蠢,这事关经济!”

  
然而,一个哈佛教授和剑桥警察小小的冲突突然被放大为一个举国关注的事件只能说明美国还没有能够进入超越种族的时代。虽然奥巴马的当选可以被当作美国终于解决了白人与黑人从奴隶制到隔离但并非不平等(separate but equal)再到政府强制平权的尴尬的关系的里程碑,但是这可能只是美国在其国际地位下降和经济萎靡不振的年代寻求新一代领袖的表面现象而已。美国少数民族成员在过去四十年所享受的优惠待遇已经使白人深恶痛绝,少数民族的人口崛起更使很多白人心惊肉跳(到本世纪中期,美国白人将成为少数人种),而奥巴马在种族问题上的出人意料的“显山露水”更给那些担心的人增添了更多的忧愁和烦恼。

  
反恐是暂时的,经济萧条也是短暂的,但种族问题却是美国从英国艰苦的殖民开始(1619)到血腥的内战(1860-1864)到暴烈的民权运动(1950-1968)到2008年激动人心的大选美国整个历史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可以想象,如果美国不能在今后几十年完美与和谐地解决种族问题,它的军事上的超级大国的地位、经济和创新上引领世界的优势以及文化和政治上的楷模风范都会受到严峻的挑战。

  
对美国如此,对同样受到种族(民族)问题困扰的俄罗斯和中国也是如此。诚如关中人在“怎样才能消除乌鲁木齐的愤怒”中所写,

  
民族或种族的问题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是对执政党或政府的巨大挑战。因为种族的问题,美国打了历史唯一的一次内战,以种族平等为基础的人权运动在60年代曾使美国的社会和政治秩序陷入极度混乱。美国至今也没有完全解决好种族关系的问题,存在着很多工作、教育和社会歧视等问题。前苏联因为没有解决好民族的问题,在中央集权被削弱之后顿时一分为十六,而俄罗斯今天也还面临车臣要求独立的民族和国家统一的问题。中国历史上就有过少数民族的武装暴动,虽然汉族占总人口的92%,但是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域却十分辽阔,并有丰富的资源。不解决好民族问题,中国的崛起会困难重重,和谐也会仅仅是理想。

相关链接:    

  
美国是一个由二百多个不同的种族、族裔、民族血统和文化传统组成的移民国家,号称是世界民族的大熔炉。就此次盖茨教授被扣事件,相当一部分白人认为,这分明就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哈佛大教授借题发挥,欺负一个尽职尽责的街区小警察。要充分理解这部分白人的不平心理,我们有必要联系到“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 和“反向歧视”(Reverse Discrimination) 这两个概念。

  
平权行动”这个名词,最早源自民主党总统肯尼迪于1961年签署的总统第10925号行政命令。这个行政命令要求政府合同承包商采取平权行动,为少数族裔提供更多的雇佣机会。约翰逊总统执政后,联邦政府颁布了一系列包含范围更为广泛的“平权行动”法案,又称为平等权益法案。简而言之,“平权行动”实际上是一项在1964年《民权法》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平等权益措施,目的是帮助在美国历史上长期受到歧视的少数族裔和女性更快地改变在政治、经济、教育和社会等方面的劣势地位。具体地说,就是在求学、就业、颁发奖学金以及接受政府贷款和分配政府合同时,在竞争能力和资格基本相同或相近的情况下,黑人、印地安人、拉美裔和亚裔以及女性有被优先录取、录用或优先得到贷款和政府合同的权利。这种政策不是一个修改美国社会中竞争规则的永久性的法律规范,而是对以往受到歧视的少数民族和妇女等弱势群体的利益予以补偿,是一种具有补偿性和暂时性的民族政策。如果按照这一政策,如今在美国社会中遭受种族歧视的实际上是白人,而不是黑人和其它少数族裔。这种通过有意地提高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机会而对主流群体所产生的不公被称之为“反向歧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