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海外译介

首页 > 图书资料 > 海外译介

布鲁克斯:非洲是政体之争的战场

作者:布鲁克斯 文 小米 译

来源:纽约时报

来源日期:2014年08月04日

本站发布:2014年08月19日

点击率:4685次


      詹姆斯·姆旺吉在肯尼亚中部阿伯德尔山的山坡上长大。他的父亲在茅茅党反对殖民统治的起义中丧生。他的母亲抚育了7个孩子,并使他们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为了生活,家中的每个人都忙活在街上做小本生意。姆旺吉从内罗比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会计。这时,西方国家的大银行认为服务于穷人的业务是无利可图,逐步摆脱了零售银行业务。姆旺吉趁虚而入,在1993年成立一个名为"积累资产协会"的自助组织。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银行模式。

  "积累资产协会"为肯尼亚穷人提供了在银行开户的途径。姆旺吉为街头摊贩和小型农场主提供服务。在那个时候,据非洲商业杂志的沃思的描述,这个机构有27个雇员,一年亏损大约58,000美元。

  姆旺吉告诉员工要重视顾客需求。他把机构的业务重点从抵押贷款方式转为小而定向的贷款方式。肯尼亚人越来越有钱,中产阶级力量加强,姆旺吉的银行业务也蒸蒸日上。2011年,"积累资产协会"已有450家支行,800万顾客--接近这个国家一半的银行账户。从2000年到2012年,"积累资产协会"的税前利润每年增长65%。2012年,姆旺吉荣膺2012年度安永世界企业家奖。

  姆旺吉白手起家的故事像是霍雷肖·阿尔杰的寓言传说。姆旺吉也成了非洲新企业家的杰出代表。这些企业家像饥饿、疟疾、灾祸一样成为人们对非洲印象的代名词。

  但是,姆旺吉的故事不止如此。在意识形态的战争中,他的故事同样颇具影响。姆旺吉开办自助银行的行动已证实,民主资本主义的确可以服务于大多数。非集中式的、从下向上式的资本主义是广泛发展的基础,在新兴市场也是如此。

  但这一理论正受到威胁。在过去的这几个月里,我们已经看到了全球不同政体间的较量的开始,这是一场在中央集权式资本主义和非集中式自由民主资本主义之间的竞争。

  例如,在7月26日,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奥班发表了一篇精彩但却令人不寒而栗的演讲。他说,自由资本主义的灭亡已经屈指可数。2008年的金融危机揭示,非集中式自由民主政体导致社会不平等、导致寡头当道、导致腐败泛滥以及道德沦丧。当赋予个人最大化自由的同时,强者注定会践踏衰弱。

  他还说,未来只属于那些像中国和新加坡的非自由式政府体制--这种专制制度将共同体的利益放在个人自由之上;这种政制的设计是为了更多数人而不是少数人的发展。

  奥班的讲演出现在民主的士气处于萎靡不振的时刻。根据2013年皮尤调查,只有31%的美国人"非常满意"自己国家的发展方向。专制政府--特点是平民经济、传统的社会价值观念、中央集权、激愤的民族主义情绪--处境乐观并位于上升期。同时,根据2013年皮尤调查,85%的中国人非常满意自己国家的发展方向。现如今,政体之争正以非洲不同凡响地拉开帷幕。冷战结束之后,非洲民主政体的数量急剧增加。但是今天,很多推行民主政制的国家要么困于政治漩涡中(南非),要么困于经济泥潭里(加纳)。

  在非洲大陆,至少在统治精英阶层中, 中国在非洲的积极行为助长了独裁主义势力。自2001年以来,中国和非洲的总贸易额已增长20倍。当乌干达试图雇佣他国公司负责耗资80亿美金的铁路扩建工程时,只有中国企业应邀申请。在雅各布·祖玛的带领下,南非政府在试图效仿一些中国政体的特点。

  正如《中国第二大陆》的作者傅好文(Howard French)指出,对于非洲当权者来说,中国是一个从来不会问太多问题的投资人。集权力量办大事模式压制了不满的少数人。它为当地精英制造了这样的幻觉,如果他们每个人将权力集中到自己的手上,他们定有能力促进国家的发展。(每一个独裁者都认为自己是李光耀)

  傅好文写道,对代议制民主的普遍支持在大多数非洲国家里已经深深扎根。但是,这一体制的生存需要更多的为大多数人服务的资本主义模式的成功典范,需要更多的詹姆斯·姆旺吉的出现,让人们重新捡起对可以缔造姆旺吉这样的英雄的制度的信心。

  这个星期,奥巴马总统将在华盛顿举行与非洲领导人的美非峰会。但是今天,美国在非洲的影响与中国和欧洲相比甚是渺小,难怪很多参与峰会的人开玩笑说,对于非洲,中国投资,美国办会。

  但是,在这场政体之争中,非洲土地上发生的一切将带有全球性后果。如果非洲国家沉陷于独裁政治的幻想中,那么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我们将与无数个普京打交道。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