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朔尔茨访华,中德将展开哪些经济合作?

作者:王英良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22年11月01日

本站发布:2022年11月02日

点击率:42次


  10月21日,德国总理朔尔茨在柏林宣布,将在11月率领一个庞大的德国商界代表团访问中国。朔尔茨是在10月21日的布鲁塞尔欧盟领导人峰会结束之后,自行对外宣布这一计划的。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是中国“二十大”后第一个访华的西方国家领导人。

  经过俄乌战争,欧洲经济受到重创,处于混沌的特殊时期。欧陆版图由于俄罗斯的侵略而呈现出自冷战以来的最大分裂,东欧国家正在加速清除所有涉及苏联执政党的文化象征和符号,实现去俄罗斯化。德国不仅是制造业强国,还在帮助乌克兰反击俄罗斯入侵方面提供了巨量的军事援助,德国的声誉在西方世界进一步得到塑造。欧盟在经历了规模性的军事对外援助、能源危机导致的经济下滑和政治动荡后,德国放弃了以往依靠俄罗斯能源甚至明显亲俄的外交路线,在与美国拜登政府就俄罗斯核威胁进行沟通后,转而寻找新的外交突破。

  作为出访前的氛围营造,朔尔茨批准中国央企中远集团(COSCO)购买汉堡港25%股份(最终中远集团的参股份额从此前的35%降至24.9%,影响力减少,没有否决权)。不过,达成这一妥协方案仍受到德国各界人士诟病,认为“这可能让汉堡成为中国政治中的一枚棋子”。德国政府对这笔收购的决定在德国议员中引发分歧,并招致欧盟的批评。德国经济部表示,根据修订后的该港口交易条款,中远将无法对汉堡港码头的管理施加任何不恰当的影响(即纯经济收益分享型收购)。这笔收购使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港口持股权从北地中海扩大到西欧内陆重要港口。

  德国《商报》在10月27日援引政府消息来源报道,德国政府还计划批准中国收购德国埃尔默斯半导体技术公司的芯片生产工厂。埃尔默斯公司去年12月表示,它已同意将位于多特蒙德的芯片厂出售给 Silex Microsystems AB,净购买价格约为8500万欧元(8528万美元)。埃尔默斯是位于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多特蒙德的德国半导体产品制造商,为汽车行业提供特定应用的集成电路。这些此前就在谈判的商业交易,在中欧因涉疆事务导致BIT谈判冷却后,一再拖延。在美国加强与欧洲通过削弱俄罗斯这一共同的“敌人”而走向联合,同时在涉军民两用技术上对中国展开封锁和限制的背景下,德国政府同意中远集团持股德国港口(当然这很可能是与中国在能源运输领域交易的一个环节),同时在最敏感的芯片领域,德国在西方持续的封锁中无异于打开了一个缺口。

  外交政策的转变源于国内经济结构的变动。由于欧陆动荡以及能源方面依然未能走出俄罗斯的断供阴霾,德国在10月2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10月综合PMI为44.1,低于预期45.3,也低于前值45.7;制造业PMI为45.7,低于预期47,也低于前值47.8。在经济发展的压力下,朔尔茨在内政与外交方面面临其他党派的严厉批评。德国国内生产成本奇高,制造业优势受到极大削弱,汽车制造、化工等产业规模性地迁出德国,或转向美国,或转向东盟国家。朔尔茨的外交路线奉行中间现实主义路线,他很明白,要维护德国在欧陆的地位,首先要维护德国的制造业优势,而这种优势必须通过投资和市场占有才能实现。

  目前,中美关系有缓和,冲突有降温趋势,中国高层直接参与对美工作的频率明显增加。中国力图通过“二十大”开启新的对美外交。基辛格这位著名的外交政策“掮客”也适时地警告说:“中美对抗如果持续,情况有可能失控。”中国要对美实施新的外交,基本路线是在斗争领域坚决斗争,在可缓和领域争取缓和,即对冲突与合作进行相对分割。

  朔尔茨作为具有丰富经验的政治精英,其观点往往与众不同,比如他在2017年2月发表讲话,称施罗德推行的经济改革“2010议程”需要纠正,引发争议。朔尔茨此前公开表态,将奉行默克尔路线,实施对华疏远,但在新的全球冲突背景以及德国面临明显困局的情况下,改善并升级对华关系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这样做有几点好处:寻求中国市场加持,实现德国经济率先复苏,这将有助于巩固民众对自己的支持,毕竟欧洲目前的主题不是遏制中国,而是借助中国改善欧洲的经济环境;减少对美国的依赖,重塑本国的领导力。无论是招商引资还是能源,美国的自私和现实主义政策使欧洲大国失望,与中国改善关系有望降低对美的依赖。

  尽管在中企收购议题上,朔尔茨面临一定的压力,但德国政府内部人士也正在形成对华缓和关系的观点。比如,德国国内情报机构负责人托马斯•哈尔登旺将中国的长远影响力与当前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带来的地缘政治动荡进行了比较。他说:“当我和外国伙伴们谈论中国时,他们总是说:俄罗斯是风暴,中国是气候变化。”也就表明,俄罗斯代表了动荡,而中国与德国只是发展路径的差异。

  朔尔茨对中国的访问将会在政治与经济上产生意义。在政治上,作为“二十大”后第一个来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欧盟国家领导人,显然他需要顶住压力。这一事态表明,德国政府正以国家利益为中心,而非根据意识形态进行刚性划线。作为工业强国的德国,其领导人朔尔茨在美国中期选举前,在“二十大”刚结束不久之际来访中国,本身是带有一定对中国友好的政治意味。越南的阮富仲、巴基斯坦的谢里夫、德国的朔尔茨,均是各自国内重要政党的代表性人物,对中国政府来说,做好政党外交在保持政策连续性和抵御全球化危机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当然,对德国而言,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反对以行政力量进行 “脱钩”,都将是“外交政治正确”。

  在经济领域可能从以下几方面展开:

  在制造生产领域。扩大中德在汽车和生物医药领域的合作。中国是德国汽车主要的销售和投资市场,扩大德国汽车、化工、电器、工业设计企业在华份额,投资新的工厂,是必然会涉及的话题。在生物制药方面,中国业已形成包括复星医药、迈瑞医疗等一批世界一流的药品生产、制造企业,完全有能力与德国进行商务与技术方面的对接,通过与德国的合作,向欧洲出口中国制生物药剂是中德合作的未来方向。同样,推动制造领域工业物联网建设亦是可能的选择。

  推动新能源包括核能领域的合作。德国是欧洲诸多新能源法案的有力倡导者,2035年起,欧盟境内禁售排放温室气体的新车,意味着汽油车和柴油车时代即将结束。这是革命性的能源变更。在这一领域,中国在电池技术上具备相应的优势,存在商用优势。朔尔茨在10月17日致函政府各部门首长,明确表示目前尚未关闭的三座核电站都可以继续运行到2023年4月中旬,联合政府中的自民党对此表示支持。由于德国对清洁能源需求大,中国在核电站建设和施工方面具有市场竞争优势,而核电发电既契合德国的利益,也契合欧洲对新能源的需要。同时,增加来自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是可能的议题。

  在教育领域。中方会要求德国扩大对孔子学院的支持,寻求留学签证便利,尤其在英国新首相继续反对孔子学院的背景下。德国政府如果公开且明确地支持孔子学院,将会使孔子学院在欧洲的命运出现转机。

  在安全合作上。双方安全部门会在警用和安全事务上建立某种对话和协调机制,以降低误判风险。

  在俄乌冲突方向。朔尔茨可能寻求中国介入俄罗斯与乌克兰的休战调停。与此前西方认为中国可以对朝鲜核武施加压力一样,基于中俄“特殊关系”,欧洲亦认为中国可能对俄罗斯的军事政策施加影响,所以朔尔茨这次可能请中国参与多边寻求和平的斡旋,让中国扮演角色,游说俄罗斯体面撤出战斗并停止核威胁,维护欧洲的稳定。

  在航空线路领域。加强两国的航线,共同商讨疫情下的交通、物流、能源运输等环节。德国政府需表态支持中国“一带一路”,作为回应,中国扩大对德国商品的进口,或以降低关税的方式为德国提供便利。

  在投资与收购方面。中国可能会借机要求德国支持中欧BIT谈判的重启,而德国企业亦会选择扩大对华投资,尤其在能耗产业领域,部分技术与制造业会进一步向中国转移,但德国会实施更严格的反工业间谍措施,并要求中国政府更加尊重知识产权,扩大德国企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以及在规则制定中的参与性。

  朔尔茨访华,无论对中国还是对德国而言,都是一个外交的重要机会窗口。尽管目前看,在人权、涉疆、涉藏等事务上,德国政府释放出的信号与中国依然存在差异,但外交谈判的核心在于最大程度地追求国家利益,一切改变都要从善意的对话出发。德国对华的访问是否会开启如中美建交后那样的西方工业国家对中国的访问潮?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