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公民学术

首页 > 公民文化 > 公民思想 > 公民学术

社会危机和社会进化的历史哲学真理本质

作者:史良君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08月15日

本站发布:2011年08月15日

点击率:856次


  摘要:社会危机是人类知识系统远离客观真理的能动反映,是“物极必返”的客观指示,是社会进化的伟大动力。全球化的世界危机是哲学危机,政治危机,经济危机,科学文明知识危机,军事危机,社会危机,个体生命危机,精神道德危机,意识形态危机,生存价值危机的系统性危机综合发作的客观反映和真实表现。只有正本清源,坚持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将误入歧途的人类知识重新导回真理轨道,才有可能真实化解重重危机,维护社会的稳定与繁荣,促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将社会危机转化为社会进化的强大动力,使之朝真理方向运动,不仅能够解决本次危机,还能避免将来的危机,这才是解决社会危机的正大光明之道路。

  关键词:社会危机 社会进化 系统 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 真理

  (一)

  马拉松长跑比赛有点累,如果有人跑了一半,休息一下,未尝不可,然而,这个人觉得休息更安逸舒适,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愿意继续跑下去,我们说这个人可是有点愚蠢,半途而废,他就肯定没有比赛成绩了。他的参赛动机在休息时突然遗失了,不知道为何而跑,于是就没有继续跑下去的动力。然而,正在休息时,他慌惚之间看到他的一个仇敌持着明晃晃的刀正从后面追上来,准备杀他,他吓得魂飞魄散,于是在求生本能的强烈刺激下,瞬间就从静止状态转变到运动状态,并且没命似地、象箭一般地往前飞奔而去,闪电般地冲过了比赛终点。旁边的人都为他的速度惊呆了。等到周围的掌手响起来了,他才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仇人要来追杀他,原来刚才只不过是他自己的错误幻觉,虚惊一场。然而不管怎样,他却因此获得了比赛的第一名,鲜花和桂冠、奖励和荣誉都归他所有。

  这个故事意味深远。可怕危机总比崇高追求更让人富有激情和活力。对社会整体而言,压力不解决会遭受灭顶之灾,而引力却没有这种强烈的生存危机感,压力比引力的真实效用更大。是可怕危机在推动着社会进化,而不是崇高追求吸引着社会的眼球。回顾人类社会数千年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人类社会从来就是被动地推进到崇高的境界的,而不是主动追求的结果。社会象牛一样,是需要危机的鞭笞和驱赶,它才会往前挪动一小步。这就是社会作为一个物质自身的顽固惰性进化论。社会自身内在的危机是促进社会自身进化永不止息的核动力机制,它不断地推动着人类社会由低级往高级的真理方向发展。

  没有危机就没有社会的真实进化。没有危机人类社会就难以真实开发个体生命以及宇宙世界客观真理的伟大潜能。正是现实社会不断生发的矛盾甚至战争的危机真实促进了社会的快速进化与发展。可怕的社会危机中蕴藏着巨大的积极作用,这就是危机的辩证法。

  危机是我们伟大长征前进道路上的又一座山峰,它高耸入云,巍然屹立。如若充满畏难情绪,抱有侥幸心理,想绕道而行,图个方便,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通向彼岸世界就此一条道路,要走就走这条,别无选择;绕道既然不行,那原路返回呢,这就是历史的倒退,人们是不会同意的;因此,只有不畏艰难险阻沿着崎岖山路攀登上它,才能“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实现生命与真理的伟大跨越,跨过山顶,我们才能发现前面的光明世界。

  危机是跳高比赛中更高的障碍,它需要我们再次开发生命的内在潜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跳过它,才能“更上一层楼”,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危机又仿佛警察般的教授,它深谙真理,它在我们意识最松懈的时候给我们亮起了最明亮的红灯,“不能再这样了,再这样下去,要出车祸了”,我们猛然警醒,再差几步就到悬崖边了,下面是黑暗的无底深渊!

  危机是发展的契机和动力。危机是问题之源泉,它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崭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真实解决意味着离真理的距离越来越近。社会危机是社会进化迈向宇宙世界普遍真理的伟大阶梯。

  “谁吃饱了没事干去追求真理?幸福的生活不需要真理!”人们的内心如此嘀咕道。这个世界的人们变得如此的现实和麻木,以至于人们的心灵已然没有任何安放真理的时间和空间。人们早就停止对真理的强烈渴望与真实追求,真理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对于真理的消失,人们无动于衷,习以为常。在人们的心目中真理是可有可无的装饰品,是弱智无能、虚假伪善的代名词,是“纸上谈兵”、“百无一用”的书呆子的化身。

  对于真理的排斥和拒绝,这真的是人们的愚昧所导致的吗?

  不。事实完全相反。不是人们远离“真理”,而是“真理”远离人们。这深刻表明“真理”在过去的岁月是如何的“纸上谈兵”,是如何的“百无一用”, 是如何的“弱智无能”,是如何的“虚假伪善”,是如何的“外强中干”,是如何的“毫无建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过去的我们经常拿“真理”来糊弄群众,来忽悠群众,他们岂能不讨厌“真理”?这个时代的人们在内心深处将真理当成假恶丑的化身,足见人们对假恶丑的痛恨。他们痛恨的并不是真理本身,他们痛恨的其实是披着“真理”面纱的假恶丑,痛恨的是官僚主义、等级特权、压迫剥削的封建思想,言之无物、味同嚼蜡、无病呻吟、故弄玄虚的形式主义文章,表面道貌岸然、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真小人,相反,他们喜欢真正替人民说心里话、为人民办实事、平等沟通、通情达理、充满智慧、公平正义、善解人意、宽慰人心、排忧解难、富有人情味、为群众喜闻乐见、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简洁明了、大众化的真理。只有这样的真理才是真正的真理啊!不仅如此,我们还将通过进一步的宣传将真理的本真面目完整而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真理是科学、文化、知识、智慧、物质、能量、生命、精神、财富、尊严、幸福、快乐、自由、平等、公平、正义之源泉,真理是一切真善美之源泉。

  在正确理解真理概念的基础上,人们可知,一个不需要真理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民族,一个不需要真理的社会是弱智可怜的社会。如果我们不追求真理,那就注定我们只能在现实世界科学文明知识体系和全球化市场经济体系中永远占据着低端位置,那就注定我们只能任人欺侮,任人宰割,我们只有奴隶般的劳动而没有智慧象征的知识产权,我们的过度勤劳只不过是表明我们的愚蠢与可怜。我们超量低践的且以身心健康牺牲为代价的体力劳动只能换取别国少量的脑力劳动的知识结晶的智慧成果。这些客观事实强烈告诫我们,转变思维方式,转变发展方式,转变生存方式,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危机时刻了!

  没有危机人们就会安于现状,得过且过,对真理的追求就像小和尚念经一样,有口无心。孟子劝导生命个体说,“生于忧患,死于安逸”,其实这句话对社会整体同样适用。我们虽然知道这句话的真谛,可是现实社会中似乎又谁都不愿意真正自觉地陷入于忧患之中,主动去经受那种痛苦的折磨和猛火的冶炼,使得自己百炼成钢。如若这样,社会还能有真实的进化吗?幸好,社会危机绝对不是一个虚幻的假象,它是现实的,它是真实的,它是残酷的,它是无情的,它是真正的“忧患”,如果不能正确认识并且解决社会危机,那么,它所带来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就必定会将我们彻底粉身碎骨。一切生命个体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地被拖入社会危机的困境之中,或者说一切生命个体为形势逼迫、别无选择地使得自己身临其境,至今人们还搞不清楚无辜的自己是被别人推到危机的困境还是自己主动走入困境。然而,这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现实,现实是我们已经陷入于社会危机的困境之中。我们掉入了一个泥坑。“不知是哪个没良心的挖的”,有人骂道。它离地平面很高,我们想跳出坑去,可目前还没这个能力。在这个泥坑面前,人们拥有的纯真美梦开始幻灭。他们从梦境中回过神来,走向了危机四伏的现实。

  危机随处可见。有自然危机,如煤、石油、天然气、矿产资源日渐匮乏,能源进口受限而消耗不断加剧,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气候异常,天灾不断,粮食生产安全保障不容乐观,水资源不足等;有国内社会危机,如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利益集团矛盾激化,民生问题格外突出,群体性突发事件增多,维稳形势严峻,出口环境恶化,社会分配不公,资本收益过高,劳动报酬低下,两极分化严重,中低收入阶层购买力差,富裕阶层奢侈浪费,内需无法真实拉动,高等教育精神丧失,科学自主创新乏力,经济可持续发展难以为继,保增长压力大,政府结构功能转变困难,体制机制改革艰难,政府财政、货币、金融政策负面作用开始显现,调控两难问题增多,抗通货膨胀、保民生安全、谋人民福利责任重大,巨额外汇储备抗缩水风险能力低,法律监督系统实际效率差,官僚腐败难以遏制,权钱交易转趋隐密,社会风气正不压邪,唯利是图金钱至上,道德沦落至无可沦落地步,精神萎靡不振,人情淡薄冷若冰霜,市场经济秩序混乱,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国有企业效率低下,垄断行业坐享其成,跨国投资屡战屡败,土地财政无法超越,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浮现,中小企业融资为难,技术升级瓶颈无法突破,大学生就业难,房价重如泰山,素质教育改革难见成效,医疗改革问题重重,食品安全难以保障,养老保险渴望提高,交通安全令人担忧,海外移民增多,等等;有全球性危机,如全球金融危机,经济贸易障碍,国际政治动荡,科学垄断封锁,战争阴影笼罩,领土争端凸显,意识形态敌对等。

  这不只是单一生命个体的危机,而是大家共同的危机;这不只是某一个特殊领域的局部小危机,而是一个普遍的系统的全局的深刻危机;这不只是中国的危机,而是每一个发展中国家在社会发展过程中都必将经历的危机;这不只是某一个国家的危机,而是全球化的危机。

  全球化的速度之快、程度之深和影响之大,可能远远超出了大多数人十年前的预料。现在,世界上除了几块狭小的区域暂时还没有那么全面的融合到目前这个资本主义的全球化之中去,整个世界已经越来越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了。离开了这个事实去谈论中国的事情,已经彻底丧失了任何意义。中国受到全球的制约,全球也受到中国的影响——双方都已经越来越深刻的感觉到了这种相互作用的巨大力量。现在,已经没有了中国的危机,只有世界的危机;同样,世界的危机,也就是中国躲不开的危机。[1]

  世界的快速发展使得每一个原本相对封闭的领域都真实地向外界敞开了广阔大门,事物之间的自由交流、平等沟通、相互联系所织起的密密麻麻、错综复杂的蜘蛛网般的关系,使得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军事、社会、个体生命、精神道德、意识形态、生存价值等都已经丧失了各自的独立性。全球化的世界危机是哲学危机,政治危机,经济危机,科学文明知识危机,军事危机,社会危机,个体生命危机,精神道德危机,意识形态危机,生存价值危机的系统性危机综合发作的客观反映和真实表现。

  《三国演义》开头之语“天下大势,分久必合”,正是对这个由分析到综合转变的最佳描述。从孤立简单分析走向复杂系统综合的潮流正以其势不可挡的真理性力量不断涨大,它以“海纳百川”“气吞山岳”的雄心壮志,从一粒小雪花开始,慢慢凝聚成一个小雪球,而后在知识的冰天雪地里不断滚动,结果小雪球越滚越大,直至将地上所有雪花般的知识都吸纳到一起,集成超级大雪球为止。支离破碎散乱无序的知识终将凝聚成一个晶莹剔透、光芒四射的物质,那就是智慧的结晶和钻石——真理。

  真理之所以能够凝聚一切知识,那是因为真理内在的核心具有无比强大的吸引力。真理是磁铁,知识是铁屑。真理的南极吸引着一切唯物主义的观点,真理的北极吸引着一切唯心主义的观点,于是真理一身肩挑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达到了矛盾的对立统一体,这是第一重的矛盾对立统一体,因为这还只是静态学上的矛盾对立统一体。在磁铁外部的磁力线是由北极到南极的,也就是说在外部实验可检测的世界中唯心主义已经趋向于唯物主义,或者说唯心主义为唯物主义的强大现实的能动力量所吸引,如同女孩子为男孩子的阳刚气质所吸引,这就是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的转化;在磁铁内部的磁力线则由南极到北极,也就是说在无法实验检测的内在本质中,唯物主义却又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地为唯心主义的个性生命魅力所迷,如同男孩子为女孩子的阴柔气质所吸引,这就是唯物主义向唯心主义的转化。矛盾双方向其对立面的转化都是在矛盾对方真善美的强大吸引力作用下自发进行着的,如此一来,就形成了矛盾向其对立面无限转化的矛盾对立统一体,这就是第二重的矛盾对立统一体,这就是动力学上的矛盾对立统一体。矛盾向其对立面的转化是无限的,这就是《周易》,生生不息。

  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认识,磁力线是闭合的曲线簇,它既不中断,也不交叉,这就是《周易》。换言之,在磁场中不存在发出磁力线的源头,也不存在会聚磁力线的尾闾,磁力线闭合表明沿磁力线的环路积分不为零,即磁场是有旋场而不是势场(保守场)。磁力线的《周易》本质表明磁力线上的每一个点都既是始点,也都是终点。它无始无终地周而复始地永恒运动着,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要这样运动着,也没有人知道它运动的能量从何而来。这种不知其所以然的《周易》运动,就是宇宙世界的自然本性,本性如此,或者天性如此,没有为什么。一切自然科学的研究到此为止。

  磁力线的《周易》运动,乃是宇宙真空自我内在永恒不息运动的客观真实反映。关于宇宙真空问题留待后叙。这种无形的宇宙真空的《周易》运动就是“力”、“能”、“暗物质”、“暗能量”等一切概念的本质之所在。宇宙真空的《周易》运动表明宇宙真空的能量是无穷无尽的,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对于宇宙真空而言,它不会因为有形物质对它的障碍而减弱运动甚至最终停止下来,它不会因为推动放在其上的有形物质的运动而觉得有能量的丝毫减损,它也不会从外界有形物质的身上吸收能量使自己能量增加运动加快。它能够保持永恒的客观性。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其实一切有形的物质在本质上都是宇宙真空本身,本来就谈不上对宇宙真空运动的任何实质性的障碍。有形的物质是我们认识光线的迟钝所造成的幻觉,物质的本质是光线运动所形成的数学轨迹在心理学意义上的感知轮廓,而光线的本质乃是宇宙真空在真空自身中的运动。

  宇宙世界客观规律的真理性认识的诞生,这标志着人类历史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发展阶段。它会引导我们站在时代的最前沿,登上科学的最高峰,巍然屹立于风口浪尖,成为时代的伟大先驱。

  (二)

  面对系统性的全球化严重危机,在以胡锦涛同志为领导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原本散沙一盘、各自为政的人们能够再次凝聚起来,集结起来,形成新的顽强战斗力。战斗的号角已然吹响,那就是为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战斗!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战斗!为我们自己以及子孙后代的前途和命运而战斗!他们将从平凡的人们转变成伟大战士!他们将再一次启动寻求真理、开发潜能、摆脱困境的历史征程。相对于过去以摆脱蒋介石国民党四处围追堵截疯狂屠杀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这是一次新的知识长征,是以开发宇宙世界客观真理、激发个体生命潜能、摆脱西方科学文明知识产权的垄断和封锁、促进社会、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发展方式系统化转型的长征。如同牛顿力学进化到爱因斯坦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高度,这是一次社会操作系统的全面更新和自我完善。

  现在的中国社会已然来到了一个崭新的伟大历史转折点。如果迈不过去,我们将成为千古罪人,而前面所有的辉煌成就也都会烟消云散,了无踪影。每一个善良和正直的中国人都应该在这个伟大历史转折点为我们自己以及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奋勇担当!我们应该有清醒的头脑。我们不能再迷惑于海市蜃楼般的歌舞升平,我们应该为中国社会下一步的真实出路奉献自己的力量,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中国社会的改革需要的是人民大众的真理性认识的智慧结晶而不是小聪明小伎俩,需要的是光明磊落的天地良心而不是勾心斗角的尔虞我诈。

  从物理学角度来分析,社会的惯性质量比较大,人的惯性质量比较小,因此,个体生命的进化速度总是比社会整体快。社会要获得进化,那就需要一种伟大的推力,这就是社会内部巨大的矛盾和严重的危机。没有危机就没有任何意义上的社会进化。危机是一种极其重要的推动力,是人类社会进化所必不可缺然而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伟大动力。危机越大,相当于社会的推动力越大,那么,社会前进的动力就会越大,社会所能取得的进化成果就会越明显。

  对于危机处理人们的态度不一。胆怯的人们远离危机,“谈虎色变”,而真正的勇士却直面危机、挑战危机。谁能将危机之烈马降伏,谁就能获得更多的生命智慧和能量,从而打开真理的无穷宝藏,获得彻底的自由和伟大的解放。

  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是无数个人的集合体。社会只不过是一个虚假的抽象概念,个人才是真实的实体概念,因为个人拥有最真实的生命。社会进化乃是建立在个人进化的基础上的,没有个人的进化就没有社会的进化。社会进化是一切个人进化所展现出来的整体的外在形态,是整体生态学。

  在本质和源头上,不是社会促进个人的进化,而是个人促进社会的进化。危机会给个人的进化提供强大源动力。启蒙个人在前头为社会的进化引路,而整个社会内在的矛盾、危机和战争在后面驱动着社会往前进化。这就是社会进化的两种动力之分析,前者是引力,后者是推力。危机是社会进化力量的唯一来源。

  当然,社会进化还有严重的阻力和障碍。社会整体是一分为二的,里面既有进化的阻力也有进化的动力,两者构成了矛盾的对立统一体。如若大多数的个人都不愿意进化,阻力大于动力,那么整个社会就会退化;如若只有一半的个人愿意进化而另一半的个人不愿意进化,阻力等于动力,那么整个社会就会持续现状;如果大多数的个人都愿意进化,动力大于阻力,那么整个社会就会往真理方向进化。

  改革的动力来源于一部分人民,改革的阻力来源于另一部分人民。改革的阻力和动力都来自于人民自身。要推动社会的改革,其实最重要的是要推动个体认识的真实发展,没有个体认识的真实发展,达成改革的共识,那么,一切改革就难以为继。一切改革都是借助于人民的伟大力量才能真实完成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党中央、国务院的顶层设计也必须做好进一步的真理性思想的宣传工作。如果人们都搞不清楚顶层设计的总体思路和规划设计,那么,人们怎么可能真心拥护改革呢?这样的改革能有实效吗?如果顶层设计半路腰折,人们的共同智慧难道就顶不上吗?在最终实践上,只有人民才是改革最伟大的力量,只有他们才会推动改革的彻底进行。将顶层与底层对立分裂开来,蕴藏着不可预见的风险。改革说穿了就是社会内部矛盾对立统一体中矛盾对立双方力量的对比,而要使这个力量的对比发生有益的改变,那就需要真理性认识的宣传和影响,各种不同的网络媒体报刊杂志就发挥着这个重要作用。当然,如果人们无法达到真理性的共识,那么,形形色色的意见和认识反而促进了思想的分裂和混乱,结果适得其反。当务之急是将所有的意见如何有机整合起来,形成一个系统性的真理性认识,形成矛盾的对立统一体,并制定切实可行的操作规章制度或程序,而不是各自为政,自以为是,相互指责,促进矛盾一分为二的分裂。

  如果社会进化的阻力超过了动力,那么,社会就往退化和堕落的方向运动,最腐败时就象自由落体一样,没有任何社会心理和道德底线可以挡得住其下坠趋势,直至无比黑暗的地狱深渊为止。然而如果要从地狱中上来,那就必须用纯洁生命绽放出来的莲花瓣(生命是往上生长的,而物质是往下掉落的)将自我托起,再次来到人间,如果生命升华的力量足够强大,还能继续把生命往上托起,则人们还可以从人间升到光明的天堂。当然,天堂中的人们也可能堕落重回人间,直至地狱。这种精神的上升和下降的运动是无穷尽的,不同的人处在不同的高度和不同的运动趋势就构成了形形色色的精神状态。人的身体是活在地面上的,然而其内在的无形的精神的运动却是超自然的,不是局限于地面上的,而是在三界中轮回着的,可以这样说,人生其实就是在地狱、人间和天堂这三界轮回运动着的。

  社会进化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会产生的,社会进化总是从危机中产生的。危机的存在乃是意味着传统的认识肯定发生了严重的错误。危机乃是错误认识指导下的社会实践运动无法再进一步持续发展下去时所必然造成的社会的混乱无序,这就是危机的客观唯物史观,它表明人类社会在过去一个阶段里所形成的主观认识肯定与客观真理发生了严重的偏差。

  社会运动的错误是难免的。退一步说,谁能保证一开始就朝着真理运动而不是南辕北辙呢?谁不是在探索的过程中逐渐找到并发现真理的?只有一切错误的道路都走过之后人们才能最终明白真理的本质,正如失败是成功之母,错误是真理之父。当然,每一个认识的错误在起始时,人们是不会觉察到的,只有当这个错误不断积累,并在现实社会的实践中证明是行不通的时候,人们才有可能反思问题的起源。危机是寻求真理的清醒警示,是人类社会追求真理的真实反馈。危机本身就相当于历史的真理老人给我们前一阶段的认识以最大的明确指示,“此路不通!回头是岸!”

  危机也好比是这样的一个汽车,它的车灯不知怎的被熄灭掉了,但其它性能还是蛮好的,比如说发生碰撞时不会车毁人亡,它会自动停止下来,破损一些油膝之类罢了。它在一个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而漫长的山洞中运动着,也不知道这个山洞是直的还是弯的,它不小心撞上了墙体,出了点车祸,这个车祸表明刚才的运动方向错了,应该转变方向,于是它就在刚才碰撞的地方修好车之后重新调整方向继续开始新的运动,过不了多久,又碰车了,于是又得修车,等修好后再次改变方向重新开始运动,就这样在周而复始的碰车停车修车开车的磕磕碰碰的运动过程中,它到达了山洞的出口。后来在太阳光照射下它发现,原来这个山洞只不过是一条直线,而自己的开车的过程却是一个波动曲线,难怪中间有这么多的碰碰撞撞。它恍然大悟。

  人类社会寻找历史真理的道路本来是坦荡正直的,可是人们觉得这样没意思,“文似看山不喜平”,历史也一样,历史运动的轨迹经过反复的曲折波动人们才觉得历史的深奥,“这才有点象历史的样子”,人们这样说道。人们以自心的复杂和混乱的主观臆测来推断历史的复杂和混乱。然而实质上,历史只不过是围绕着光明磊落坦荡正直的真理的价值轴心不断上下起伏波动而展开着的波粒二象性,复杂来源于简单,这就是社会历史哲学本质之所在。

  当前的危机并不是几个小错误就能造成的。危机的发生是在深刻表明,我们的认识发生了根本意义上的系统的全局性错误,是一个伟大的认识体系彻底瓦解和崩溃的前兆。在这种系统的全局性危机面前,如果我们还只是进行简单的外科手术,进行小修小补,那其实是根本无益于危机的解决的,必须对最基础的认识进行深刻剖析和反思,才有可能真实解决危机。这就是社会危机的哲学本质之所在。

  (三)

  一切规则可以任意践踏,生命内在没有任何可以支撑精神的无形支柱,外界有形可见的物质财富成为精神唯一真实的依靠,精神完全异化成为物质,彻底沦落为物质的奴隶,以物为本,唯物是论,唯利是图,金钱至上,利益至上,谁都争着多拿一分一厘,谁都不愿少让一分一厘,司马迁之语:“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就是对现实的最佳概括。

  任何社会沿着这样的道路发展下去,无一例外都必将走到今天这样道德沦落、腐败丛生、改革僵化、危机四伏的真实困境。有人以为是经济运行出了大问题,有人以为是物质分配出了大问题,有人以为是法律制定和执行出了大问题,有人以为是道德品质和精神状态出了大问题,有人以为是信仰出了大问题,有人以为是社会体制和机制出了大问题,而实质是人的生命本质和真理的认识出了大问题。社会政治、经济、科学、文化的腐败直接来源于人的腐败,是生命本质的腐烂,这是由真理的缺失所必然造成的。

  经济学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人应该追求什么,人应该如何追求,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生的价值是什么,而人的问题又只有真理才能阐明清楚,这些都是形式主义的经济学家所没有看到的,经济学家只看到人们的舒适生活,而舒适的生活并不意味着真理的发现。人生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仅仅为了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行得好然后就无所事事、百无聊赖、寻欢作乐、无事生非,爱因斯坦形容这是“猪一样的生活”,这是低水平的生活,人生更重要的目标是寻求真理,只有真理才能让人们真实摆脱苦难和忧患,只有真理才能让人们活得明白,活得有尊严、有价值、有意义,只有真理才能让人们过上真善美的幸福生活。没有对真理的重新认识,没有对人的生命本质的重新认识,人们的行为就会继续为错误思想所垄断和干扰,人们就很难放弃对物质利益的不择手段的追求,物质利益矛盾冲突日益加剧,社会分裂或隐或现,改革必将举步维艰,腐败堕落就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这样的境况下,能够维持社会现状的稳定运行就已经相当不错,何谈社会的进化和发展。系统性的错误才能造成系统性的混乱和无序,同样,只有系统性的改革才能重新恢复系统的生机和活力。生命之树若是根基都烂了,那么,生命之树所有其它的部分也都难免腐烂,这就是系统性危机。

  一个个人、一个企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汲汲于物质利益而无有其它,足见其狭隘、肤浅和短视。王安石《伤仲永》一文讲述了一个名叫“仲永”的神童,五岁便可指物作诗,天生才华出众,因后天自己不要学习和被父亲当作造钱工具而沦落到一个普通人的故事。中国社会若是沿着这样的道路发展下去,不远的将来也只能是“泯然众人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没有真理内涵的国度,生命能维持多久,人生之路还能走多远?国家的生命在于其内在的真理之核!真理是国家生命的原子核!真理中蕴藏着国家生命永恒不息、永葆青春、永世长存、永无休止的核动力!开发真理,才是维护国家和平、稳定、健康、持续、无限发展的根本基石!只有真理才是顶天立地撑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定海神针!

  近年来人们谈论的很多的话题是企业运行与国家宏观调控,说凯恩斯主义的错误危害如何如何,谈自由市场经济的优点如何如何。企业与国家之间的正确关系如何为好呢?我想我们可以从发育生物学中领悟些道理出来。大自然只是把生命种子撒在土壤里。它们的成长难道是我们费劲心思、绞尽脑汁的管理结果?显然不是。没有人去管理它,难道这些生命的种子就不生长,不成熟,不开花结果吗?显然也不是。事实上,生命种子的成长过程根本就不需要人们的管理,它们凭着自身内在的生命冲动本来就会长大的,长成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绿树成荫,繁花似锦,结果就形成了生机盎然的自然生态系统。这就是发育生物学。企业就是那些生命种子,而国家宏观调控就是外界的阳光和雨露。该出太阳时就出太阳,该下雨时就下雨,不能时时是太阳,不能时时是下雨,有白天也该有黑夜,有雨天也该有晴天,这样一张一弛,一阴一阳,一生一杀,才使得生命能够健康成长。企业成长有其内在的生命成长规律。那种“拔苗助长”,过分的阳光和雨水,不仅“预速则不达”,反而害了其性命,这就是好心做坏事,主观意识违背企业生命成长的内在规律,怎能有好结果呢?真正的管理应该是建立在文化基础之上的,而不能是凭一孔之见,坐井观天,充满着浓厚的庸俗主观唯心主义。即便主观想法是好的,然而它也必须符合客观规律,才能达成管理的效果。“有心栽花花不开”,“有心”表明有良好的愿望,然而,“花不开”,这是因为它不符合客观规律,“无心插柳柳成荫”,这种“无心”反而获得了丰厚回报,因为没有了人为过多的错误干扰,事物遵循其内在的客观规律自然成长,倒是必然会生动活泼地展现出其婀娜多姿的美的形象。其实国家宏观政策最好的运行操作模式就是一年四季,就是按照春夏秋冬的周期性运行。若说得更广更远,那么,世界文明的发展,哲学思辨的运行,国家兴亡存废,一国宏观经济的运行,微观企业生命的健康成长等等都与自然生态系统中植物一年四季的生命成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企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其实是内在生命与外在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国家管理过度严格,那就可能抑制企业内在生命的发展,如果国家管理过于放松,形同虚设,那么企业又可能胡作非为,正确的国家管理涉及到一个“度”的问题,这个“火候”可真不好把握,这就是困难之处。企业就相当于物理学意义上的运动着的带电粒子,而国家相关规则制度的建设就相当于磁场。微观企业在国家宏观调控环境下的运行就相当于运动的带电粒子在磁场中的运动,如果企业与国家管理同向,则企业运动就会加速;如果企业与国家管理背道而驰,则企业运动就会先减速至零之后再转到与国家管理同向而行;如果企业与国家管理成斜线,则企业的运动就成了抛物线之类的曲线运动。

  企业的发展围绕着经济利益转,这无可厚非。然而经济行为不是一切社会现象和社会问题的出发点和终点。经济的发展并不必然推动真理的进一步发展,导致科学技术的进步,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个性的自由和解放。我们不可能跳越探索真理的科学发展历史过程而直接达到文明高度发达的社会。好象经济发展了,其它问题就自然而然地解决了,其它问题的无法解决好象都是经济没有充分发展惹的祸。经济真是这个时代到处可以借用的替罪羊和隐身符。难道现实不是这样的吗?

  经济的发展不能代替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的真实发展。在这个现实社会,富贵并不表明智慧。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全都起源于西方社会,我们虽然没有机会赶上那些科学知识的生发过程,但是我们可以而且也应该在这些科学的后续发展过程中施展我们的聪明智慧和创造能力,“后发制人”,“大器晚成”并不是什么“天方夜谭”。我们不能为眼前炫目的经济利益迷晕头脑,我们必须有追求真理的强烈渴望,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方面获得长足进步,推动科学文化、技术、个体生命、社会制度、政府机构和功能、执政党意识形态的真实进化和发展,为国民经济的长远发展奠定扎实深厚的基础。

  如果一个国家的人们只是热衷于局限于从经济层面来考虑一切问题,不仅不能从真理的高度来认识问题,相反是用经济的问题来隐盖其它方面的问题或者甚至干脆用经济发展代替其它任何发展,这样的国家就不可能有什么可持续发展的潜力。经济问题是真理的系统性问题中的一个,而且也不是根本性的问题,经济问题是建立在其它问题的基础上的,经济问题是显性的问题,而其它问题是隐性的问题。经济问题不可能在经济领域系统内获得真实解决,只有支撑经济发展的基础下面的一系列问题获得真实解决,经济问题才有可能获得真实解决,也就是说,只有当真理的系统性问题获得真实解决时,经济问题才有可能获得真实的解决。任何问题在现在这个时候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全球化视野和信息高速公路使得任何事物之间的普遍联系从没有象现在这样密密麻麻,错综复杂,任何一个问题的真实解决,都必将涉及到其它问题的真实解决,因此,一个局部小问题的深入研究就发展演变成为全局的系统性大问题,只有系统性大问题的彻底解决,才能真实解决局部的小问题。

  (四)

  危机只是表明我们应该深刻反思现代知识系统本身,为了发现问题到底是在哪里产生的,我们逆着知识生发的过程一路返回,对其中的每一个环节加以重新的仔细审视,我们不断的溯本求源,结果我们来到了一切认识的起点,发现所有问题的根源恰恰就在此处产生,那就是片面的唯物主义,即物质和意识的矛盾对立统一体的彻底瓦解的分裂主义,在这个分裂主义的基础上,有形的物质以其容易为感性所知觉,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无法为感性所知觉而只能为理性所真实把握的无形的意识,为感性所知觉的有形的物质就成为宇宙世界第一位的真理性认识,精神意识就沦落为物质帝王的阶下囚,世代相传为其所奴役了。

  这个重新审视一切知识生发的过程结果表明,原来一开始现代知识系统就是建立在片面的认识论基础上,这就好比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中所说的“built his house on sand”(“把房子建立在沙滩上”),“The rain came down, the streams rose, and the winds blew and beat against that house, and it fell with a great crash”(“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而这就是现代社会混乱和无序不断产生的根本原因。这个对现代知识系统的逆向回归过程恰恰就是真理的真实再生过程。老子《道德经》说:“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表明基础是极其重要的。《礼记·经解》:“《易》曰:‘君子慎始,差若毫厘,缪以千里。’”。这些话运用于现代知识体系恰如其分。真理不可能以一个片面的认识作为绝对基准就稀里糊涂地展开其漫长的历史征程的。真理不是唯物主义,真理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矛盾对立统一体,不是分裂的而是统一整体。现代西方自然科学是建立在片面的唯物主义基础上,那么,西方自然科学无法获得进一步的实质性的进化和发展,它们不能发现宇宙世界的客观真理那也就是历史的必然事件。不重视基础研究,结果造成了西方自然科学的整体性崩溃,这个世界上不可能还有比这个教训更惊人的了。当然,西方自然科学的整体又不会崩溃,这只不过是表明西方自然科学系统是一个低级操作系统,它们将会被一个更普遍更广泛的科学真理系统所吸收和容纳,就象DOS操作系统进化升级到WINDOWS一样,越是后面的操作系统越富有人情,越是后来的自然科学越具有人性。这既是自然科学向人文科学的回归,也是人文科学向自然科学的回归,这二者分别向其矛盾对立面的转化的否定之否定的辩证运动科学发展意味着人们朝宇宙世界的普遍真理又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人类世界真正伟大的知识成就是以宇宙世界的真实开发为评价标准的。什么是宇宙世界?宇宙世界是最伟大的土地,它广阔无垠,无边无际。放着如此浩瀚的宇宙世界的土地不去开发,却在微尘般狭隘的领域里你争我斗,锱铢必较,“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韩愈《师说》),也必将为后人所耻笑。对宇宙世界土地的耕耘,那必须借助于知识这把锄头。生命只有借助于知识的工具才能真实开发宇宙世界的无穷宝藏。知识是一个伟大的工具。宇宙世界是知识、财富、智慧、生命、力量、能源的无穷宝藏。知识对于宇宙世界的开发,那可绝对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无得,偷工减料这样的事情是粘不上边的。而在现代,一叶障目、舍大取小的人们不仅忘掉了知识的工具作用,也同样忘掉了宇宙世界的真实存在。知识进化和发展的根本目的已荡然无存。彻底断绝与客观真实的宇宙世界联系的知识就无限向内转化为纯粹的主观见解,往故纸堆里越陷越深,故弄玄虚,自欺欺人,直至自我最终陷入主观认识自身建构起来的知识迷宫之中不得自拔,原本以解放生命为出发点的知识成了新的三座大山压得生命自身喘不过气来,最终走向了生命的对立面,不断把人们“逼上梁山”,弄虚作假,抄袭剽窃,知识与生命的身心关系已然不复存在。知识成了生命无法承重的铁锁和镣铐。

  知识与客观真实宇宙世界的脱离,知识与个体生命主观世界的脱离,就让知识成为不着边际、繁华似锦的海市蜃楼,成为生命的假面舞具,成为虚假、伪善、丑陋的源泉和黑暗深渊。光明转化为黑暗,真善美转化为假恶丑,这是知识矛盾向其对立面转化的真实表现,知识的发展也逃不出矛盾向其对立面转化的否定之否定的辩证运动科学发展的客观规律。要改变知识的这种现状,知识必须回归于客观真实的宇宙世界,知识也必须回归于个体生命的主观世界,并在它们两者之间架设起广阔通畅的沟通桥梁。“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毛泽东词《水调歌头·游泳》),这才是科学知识应有的广阔视野和道德品质。

  宇宙世界是一本无字天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善者见善,恶者见恶,不一而足,各因其知识能力大小而得其相应份额。然仁者智者不是唯一明证,善者恶者不是唯一取法,唯直面宇宙世界,直探真如,才能发现真理的本来面目,透过仁者智者善者恶者的文字描述虽然也可以研究真理,但其实那还是套上了前者的思维滤镜,得到的已经不再是本真的现象。仁者智者难免出错,若一味以前人所语为圣言律法,食古不化,冥顽不灵,拘泥保守,榆木脑袋,那还何必“与时俱进”,何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那学辩证法干什么来着呢,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圣人了吗?《孙子兵法》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终而复始,日月是也。死而更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孙子兵法》之所以响誉全球,难道不正是凭着它不墨守陈规、独一无二的灵活性吗?

  用“奥康剃刀”剔除别人主观认识对自己认识的干扰和影响,独立自主,实事求是,直接面对第一位的宇宙现象,这才是胡塞尔现象学的本意之所在。真理本身不在文字之中。文字只不过是知识工具的载体,跳不出文字的迷宫就是不明真理的真实表现。文字灭而后真理现,这就是“水落石出”,或者说“图穷匕见”。“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明于天之道,而察于民之故”,“法象莫大乎天地;变通莫大乎四时;悬象著明莫在乎日月”,“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系辞上传》)。古人何以比现代人更有哲学真理头脑,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为文字所束缚,所以,他们能直面真理,而我们却要透过文字再去把捉真理,我们的真理只不过是文字中的真理,而他们的真理是现实世界中的真理,孰高孰低,孰优孰劣,岂不一目了然?这就是文字的副作用。文字既有其有用的一面,也有其有害的一面。这就是辩证法对于文字的一分为二的分析。若今后还有人说真理在文字中,那绝对是胡说!请问:大千世界中的哪一个实体在文字中如实显现出来?真理是客观物质性的实体,而不是文字。

  (五)

  《孙子兵法》云:“胜者之战,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 注释:高明的指挥员领兵作战,就像在万丈悬崖决开山涧的积水一样,这就是军事实力中的“形”),“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 注释:湍急的流水飞快地奔泻,以至于能冲走石头,这便是“势”)。老子《道德经》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wù),故几于道。”《论语·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注释:孔子在河边,说道:“奔流而去的是这样匆忙啊!白天黑夜地奔流不息。 ”)这么多圣贤之人皆从水中悟道,足见水中蕴藏着的真理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水流推动巨石的转动,这是一个宇宙世界的客观自然现象。水流是一种物质,它是无定型的,是不断流动着的,巨石也是一种物质,原本是静止着的。从中我们可悟出的一个道理是:一切有形的物质的运动在本质上都是由无形的流水般的力的推动作用的必然结果,就如同流水推动巨石的转动一样。

  流水般的力可以推动物质的转动;无形流动着的精神能够推动有形静止着的物质的运动。无形流动着的精神就是物理学意义上的力,物理学意义上的力的实质就是无形流动着的精神。力不是人们主观世界中虚幻的想象的文字型存在,力是一种实体性的物质性存在。力和精神原本是相通的!它们在本质上都是一种流水似的然而无形的抽象的客观物质性的存在。精神才是力的本质之所在,精神是宇宙世界最伟大的力。力是无形的,正如精神一样。无形的力推动物质的运转,正就是无形的精神推动着有形的物质的运转啊!

  物理学意义上力的本质之所以到现在还搞不清楚,那是因为力是一种无形的抽象的东西,正如无形的抽象的精神一样,人们只是看到了事物的有形的运动,从来就没有看到过有形的力,力是无法真实显现出来的,但力的作用是可见的。力的抽象性,这就是力的本质之所在,也是牛顿力学的核心之所在。与力的概念一样,精神也如此。精神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因为它没有可感知的有形的实体,但它的作用是可见的,有的人活的朝气蓬勃,有的人活得萎靡不振,这就是因为内在的精神作用的结果,有精神的人就有生机和活力,而没有精神的就没有生机和活力。精神是无形的,然而,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人们说,你把力和精神找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我们才能真正相信所你说的。力和精神本来就是无形的,这正如要让宇宙真空现出原形一样,它就是宇宙真空啊,它早就现出原形来了,它明明白白地显示在你面前,你们还认为它不真诚呢。让精神和力显现出来,这不是让真空现出原形一样荒谬吗?

  葛优在《甲方乙方》中有一个笑话,说的是葛优告诉一个人一句话,要他保密,那句话就是“打死我也不说”,然后让另外的人来审他刚才葛优告诉了他什么话,结果那几个人审了好久都没有审出来,因为他坚持说“打死我也不说”!

  无形的精神和无形的力是相通的,正就是流水般的无形的“暗物质”,“暗物质”的本质无它,除了宇宙真空还能有什么?宇宙真空,在你眼前,透明如水,然而,却又无可捉摸,这就是所谓的“暗物质”的本质之所在。所谓的“暗物质”其实是“明物质”,以至于太透明了,我们一下子就把它看穿了,看透了,结果反而看不见它的存在了!我们的视线透过了它,然后再去其它地方寻找它,那哪里能寻找的到呢?“近在眼前,远在天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指的就是物理学意义上的“暗物质”。

  精神的本质就是物理学意义上的力。力是一种无形的抽象的存在。说它实有吗?你无法把它单独分离出来,你也看不见它的真实面目。说它没有吗?它又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它能推动有形的物质的运动。精神也同样,非有非无,精神是一种虚的实体性的物质性存在,它是宇宙世界最卓越最高级别的物质性存在,这种存在无法为众人的感官所知觉,只有人类理性的抽象思维才能真实认识和把握,因此,精神虽然有实体性的存在,然而无形的抽象的精神始终没有纳入以有形可见物质的现象学实验为基础的西方自然科学的研究体系也就是历史的必然了。西方自然科学认识不清物质的一分为二性,宇宙世界既有有形的实的物质,也有无形的虚的物质。西方自然科学只是关注于表面的有限的有形的实的物质,而撇开内在的本质的无形的虚的物质,局限于感官认识,为其所迷,去精取粗,舍本求末,因此陷于泥潭无法自拔,无法发现宇宙世界的真理,也无法融会贯通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其理势然。沿着西方自然科学的道路发展下去,真理的道路会越走越长,因为这条道路的前头根本就没有真理。

  力与物质两者的关系就是精神与物质的关系。也就是说精神乃是力一样的东西。精神是一种力,而力可以推动物质的运动,因此精神可以推动物质的运动,这就是意想不到的真理性认识。只有将散乱的精神重新完全凝聚起来,达到至诚的境界,才能真实显现精神的实体性作用。而精神高度集中所显现出来的东西无它,正就是为人类感官可知的物质,为感官可知的感性物质是由无形的精神高度凝聚的必然产物,物质来源于精神,是精神的异化,是生命意识的智慧结晶。这就是《大学》中所说的“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

  力在本质上是意识,或者说意识本身就是一种力。意识的本质是力,而力的本质乃是电磁场,电磁场的本质乃是真空的自我运动。于是我们就可以打通这些概念之间的通路,将它们串联起来,那就是精神,意识,物质,力,电磁场,真空,这些概念原本全是一脉相通的。在这些知识完全相通的情况下,我们再次认识了矛盾对立统一体的辩证法真理的无穷威力。

  用辩证法真理打通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之间的任督二脉,将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融而为一,身心内外合一,就会产生无可比拟的力量,激发无限的生命潜能,那也意味着我们离宇宙世界的真理不远了。

  辩证法真理所产生的力量如同激流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其势不可挡,其理无可驳,雷霆万钧,威力惊人,这就是辩证法真理的力量。在前面我们只是展现了辩证法真理的皮毛,就已经给大家的思维造成了难以为继的感觉,然而这些知识相对于辩证法本身所蕴藏着的无穷能量来说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六)

  扯得太远了,言归正传,让我们的思绪从永恒的宇宙真理中返回到客观世界中来。将我们的时间指针拔回到公元前359年,那正当商鞅辅佐秦孝公酝酿变法时。旧贵族代表甘龙、杜挚起来反对变法。他们认为利不百不变法,功不十不易器。“法古无过,循礼无邪。”商鞅针锋相对地指出:“前世不同教,何古之法?帝王不相复,何礼之循?”“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汤、武之王也,不循古而兴;殷夏之灭也,不易礼而亡。然则反古者未必可非,循礼者未足多是也。”从而主张“当时而立法,因事而制礼”(《商君书·更法篇》《史记·商君列传》)。这是以历史进化的思想驳斥了旧贵族所谓“法古”“循礼”的复古主张,为实行变法作了舆论准备。当今世界历史的发展到了另一个全球性的“春秋战国”之状况,是变法图强,还是保守僵化,各位同仁,自有明鉴;今天中国社会的处境与百年前满清王朝并无多大差异,内者维稳情急,外者列强欺凌,值此内忧外患,强国富民之际,再来“戊戌变法”,还是“皇权内阁”,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啊!历史教训岂可视若无睹,如同儿戏!北宋司马光主编的《资治通鉴》在中国史书中有极重要的地位。在这部书里,编者总结出许多经验教训,供统治者借鉴,书名的意思是:“鉴于往事,资于治道”,即以历史的得失作为鉴诫来加强统治,所以叫《资治通鉴》。毛泽东非常看重这本书,据毛泽东的护士孟锦云回忆,毛泽东的床头总是放着一部《资治通鉴》,这是一部被他读破了的书,毛泽东将《资治通鉴》读了17遍。我们又读了几遍?历史的健忘症难道在我们身上就真的无法医治了吗?难道以五千年的生命和鲜血为代价换来的历史教训和宝贵财富对我们就真的可有可无吗?

  “物极必返”,这是说一个事物的发展到了极限就会反转回来。如果事物没有发展到极限就让它反转回来,那么,它可能就丧失生命发展的机会了,它没有获得自身的充分发展,结果就成了一个侏儒,一个生命还没长到尽头就用强力限制束缚它的生长,这可有点不人道。“物极”乃是为了保证每一个生命都能获得充分自由的健康发展。那么,你怎么知道一个无形的抽象认识是否发展到了极限了呢?首先我们要搞清楚知识生命是否发展到了其最高顶点,然后,我们才能决定是否将知识往其相反的方向发展。如果知识生命发展到了最高顶点,那么,我们就可以将知识往其相反的方向发展;如果知识生命还没有发展到其最高顶点,那么,我们就还必须让知识生命沿着原来的路线继续发展下去,直到达到其生命的最高顶点。无形的抽象知识的生长是否达到极限需要有一个客观指示,那就是危机。危机是“物极必返”的客观标志。

  危机是一种认识沿着其指定的运动方向发展达到最高顶点的真实反映,是社会实践对主观认识的真实的能动反映,危机的发生那表明历史的发展已经到了我们必须改变传统认识的重大历史时刻了,不改变传统的认识,那么我们不仅不能继续发展,甚至有快速瓦解和崩溃的可怕风险。错误的逻辑思维就是物质的线性运动,物质沿着线性运动所积累起来的巨大能量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有效控制,那它就会以危机的形式显现出来,如果人们无法驾驭它,该加速的时候我们减速,该减速的时候我们却加速,该直行的时候我们拐弯,该拐弯的时候我们却直行,那它就可能像高速列车脱轨而出,车毁人亡。只有真实明白“物极必返”的道理,才能既不阻碍运动,又能让运动走上有序轨道。

  危机所积聚起来的能量是非常惊人的,一旦它积聚到一定程度,那么它就能冲破一切障碍而自动地为它自己找到出路,这就象洪水冲破堤坝一样,将造成直接的社会动荡和混乱,你难到没看到过洪水的四处肆虐所造成的可怕后果吗?

  没有多少力量能与巨大的洪水相比,因此,对于危机只能引导而不能阻挡。危机只是表明我们要改变传统的错误认识。只有真理性的认识才能正确引导并充分吸收这些洪水所产生的巨大的破坏性能量。这就象观世音菩萨的净瓶一样,只有它才能将一切泛滥成灾的洪水收回于宝瓶中,还原世界的安宁与平静。真理性的认识就是那个净瓶,真理有降妖除魔的神力。

  彻底改变传统认识的系统性错误,这在崭新的真理性认识完全展现出来之前是不会主动发生的。传统认识的系统性错误有一种顽固的惰性,它们不太情愿主动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它们自身却又无法解决危机,因为危机正是由于它们自身而产生的,除非它们有足够的勇气承认自己认识的片面性和错误性,承认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是宇宙世界的唯一真理,承认矛盾向其对立面转化的否定之否定的辩证运动科学发展是宇宙世界的客观规律,然而,这些都无异于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它们好象还丢不起这个脸。在这种矛盾的情境下,危机越陷越深,越演越烈,而终于突破了它们自身的控制,此时,它们不得不求助于另一种与其自身相反的认识,而另一种认识却以无可阻挡的真理性力量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危机问题,将偷偷跑出来的妖魔鬼怪重新收回于宝瓶中。在危机解决的事实面前,传统性认识最终不得不低头承认自己的片面性错误,表明自己的非真理性,而另一种认识则在解决社会系统性危机的过程中树立了自己的真理性地位。这就是人类社会往真理方向前进的历史过程的真实反映。

  要注意,社会进化并不是指所有的人同时齐头并进的。危机的突破总会先在某一个或者几个人的身上得到实现,不是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等人身上,就可能在张三、李四、王五、赵六等人身上,这就是“时势造英雄”,对于危机人们没有必要过于悲观,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总会有意想不到的英雄诞生的,就算是最平凡的人们在危机来临之际都会开发出无穷的生命潜能转化为伟大的英雄,这些英雄个体在解决危机问题时所产生的创造性思维所达到的思想高度和现实影响,对其它个体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和借鉴意义,因此,其他个体也就会主动跟进,这样一来,不仅促进了个体的发展,从而推动社会危机的解决,结果还造成了社会往真理方向的进化。当然,这里面也有些人会逆时代潮流而动,这是一些反动势力,是社会运行的阻力和障碍,是一些不和谐的噪音,但无关大局。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刘禹锡《陋室铭》)积贫积弱并不可怕,若是宇宙真理在手,生命活力无限涌动,生机盎然,气象万千,则前程光明未可限量!生命由小到大,由弱到强,靠的乃是宇宙真理,如若真理丧失,则虽大必小,虽强也必弱。秀丽朴素,清新隽永,真挚质朴,此等青春之生命如若遍我国土,满园春色关不住,真理之泉遍涌现,则我华夏复兴充满希望,锦绣前程必将实现!

  注释:

  [1] 本段摘自天涯社区经济论坛,作者巡夜人:《全球化视野中的中国之一、环境、农业与能源危机》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