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公民意识

首页 > 公民文化 > 公民思想 > 公民意识

我为什么一个人罢教

作者:许国申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12月27日

本站发布:2011年12月27日

点击率:1332次


  昨天是2011年12月13日,我一个人罢教的第13天。下午,教育局局长提前从北京回来找我,要我相信他,在这个月月底之前,他会把高中教师的部分补发工资发到老师的银行卡上。考虑到学生自修时间已经太长,我答应了局长的要求:先给学生上课。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一个人罢教?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

  说实在的,我不愿意罢教。3个月前,我就写了《从高中教师之无奈,看政府官员之无良》,希望政府尽快提高高中教师工资待遇。看看没有声息,我于11月1日上交了《罢教声明》,说明若在11月月底前还不提高高中教师待遇,我将于12月1日起开始罢教;同时声明,如果到12月底政府还是不理不睬,过了元旦,我就到北京找教育部长和总理。我原希望政府能在12月1日前给我们增加工资,谁知道政府对这件事漠不关心,听之任之。市长们大概在想:谅你也不敢罢教,更不敢到北京去找教育部长和总理。到了12月初,我罢教刚开始时,政府还是不着急。直到看到我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态势,加之网上舆论的压力,还有我递交的《提议东阳市人大罢免现任市长》,市长们才有点急了,拼命给教育局施加压力。其实教育局根本没有能力给高中教师增加工资,有能力且该负责任的是市政府。可是市政府却推卸责任,把皮球踢给了教育局。——在这种情形之下,我除了罢教,还有别的选择吗?

  有人想:你为什么不联合其他教师一起行动呢?

  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其实并不简单。

  第一,我是草根教师,只喜欢看点书,不善于交际,根本不是一呼百应的英雄,我怎么

  能联合其他教师一起行动呢?

  第二,教师都是书生,“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因为书生都很聪明,各有自己的算盘,

  齐心协力的时候不多。一个个去“联合”,十有九泡汤,还可能伤了和气。

  第三,即使联合成功,可以在短时间内把事情闹大,但其结果却未能超过一个人罢教(如果胜利的话),而为此付出的成本却太大。现在我选择一个人罢教,是以最少的成本争取最大的利益;不管从哪方面考量,都是最佳的选择。

  第四,我这次罢教,目标并不止于讨薪。稠州论坛有位网友的回帖深悉我心:

  “教师自己都不知道为这种不平而反抗,教出来的孩子也是没血性的!老补课,高中的孩子真惨,连个象(像)样的休息日都没有!”

  我罢教的目标中还有争取周日休息的权利。虽然现在讨薪还没有完全成功,但我已经发布了《致全国普通高中教师的公开信》,呼吁现在双休日都在补课的高中教师,在元旦以后,不再参加学校规定的周日补课,先让学生也让自己每周休息一天。——不管有多少教师响应,哪怕只有我一个人,也要坚持周日不再补课。

  第五,我是罢教而不罢课。我不进教室,学生却在自学。他们有难题,会到办公室问。他们写了作文,会交到办公室里让我改。我一直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平时上课讲得少,学生自学与讨论的时间多。几个月前在《江西教育》上发表的《怎样教学生“寸铁”“杀人”》中,我也特别强调自学的重要性。再早些年,我曾经几次一周两周不上课,让学生自学;我只在教室里转着走,针对个别学生做一些具体的指导或点拨。所以,我坚持一个人罢教,对学生语文学习的负面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并不像某些人想象得那么严重。

  第六,我要以一个人的罢教实践“现身说法”,告诉学生作为一个公民,可以怎样“不服从”“国家”,可以怎样大无畏地与强权政府进行“非暴力不合作”的抗争。我这次一个人罢教,是我做一回公民的实践,也是在给学生上一堂最深刻的公民课。明天,我就要给学生上美国语文——梭罗的《论公民之不服从》。我已把这篇文章印发给学生。

  别看高中生年纪小不懂事,其实他们比我们很多成年人都有思想,有主见。在我罢教的第二天,有个我至今还不认识的学生就在写给我的信(见凯迪网《听听学生们的声音》)中说说:“我爱我的国家,爱并痛恨着。自从我遇见了您,多多少少也有听过关于您的事,我为您的正义感到自豪,这是第一次身边出像您这样的人。我看惯了人的忍,自以为中国没救了。我也曾想过离开中国,带着我的父母含泪移民,但我现在有了留下的信念……”

  除了上述原因,还有其他因素。譬如年龄。我今年58,很快就59了。近10年来,在我现在所在的这所百来个教职工的学校里,非正常死亡的就有4人:一人死于车祸,才20多岁;一人死于抑郁症,才30多岁,两人死于肺癌,逝世之年都是58岁。与他们比,我已经够幸福了。还有鲁迅,才活了56岁。“人生自古谁无死”?这么一想,也就豁出去了。

  当然,我也惜生怕死,正如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所言——“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念父母,顾妻子”;但是“至激于义理者不然,乃有不得已也”。无论是谁,凡蹈死不顾时,都是“激于义理”而“不得已”的。司马迁替李陵说公道话,触怒了汉武帝,被投入监狱,处以宫刑,是“不得已”的;张溥《五人墓碑记》中的颜佩韦、杨念如、马杰、沈扬、周文元五人,因“周公之被逮”而“为之声义”,怒击“缇骑”,并“呼中丞之名而詈之”,而后“谈笑以死”,也是“不得已”的;而我这次罢教,同样是“不得已”的——尽管后者不能与前二者相提并论,就人格而言也许还有霄壤之别,但在“激于义理”而“不得已”这一点上,却是完全一致的。

  罢教告一段落,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在此,我再一次感谢支持我罢教的学生、网友、同事和领导:感谢他们为我伸张正义,感谢他们给我信心,给我力量。我坚信:正义的力量永远是不可战胜的,让我们一起为真理而斗争!(2011.12.14)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