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阜阳怪象

首页 > 中国治理 > 地级治理 > 阜阳怪象

安徽阜阳“白宫”书记受审推翻所有指控

作者:李超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09年11月20日

本站发布:2009年11月22日

点击率:641次


    “白宫”书记代理律师开庭前一天“罢工”

  11月19日8时15分,袁爱平早早进入法庭。这个常年生活在农村的老太太拿着老伴李国福的遗像进入法庭后有点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里。

  法警先安排她坐在旁听席第一排,然后告诉她,庭审时,她作为被害人家属,就坐在公诉人背后。

  8时30分准时开庭,被告人张治安被法警押进法庭。 
 

    “张治安穿着黑夹克,还是当书记的那个发型,精神焕发、红光满面;汪成身穿着黄色囚服,神情沮丧。”李国福的女婿张俊豪描述了他在法庭上见到的张治安和汪成。

  张治安曾任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区委书记,因修建豪华办公楼而被称为“白宫书记”。李国福多次举报张治安经济问题,遭到张治安报复陷害,后在监狱医院内非正常死亡。此外,张治安还涉嫌受贿350多万元。(见本报2008年4月22日报道《阜阳“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调查》)

  在庭审前一天,张治安的辩护律师突然拒绝为他辩护,芜湖中院特地为张治安指派了一名律师。张治安以该律师不清楚案情为由,拒绝接受。

  法庭第一次休庭,指派了另一名律师,这名律师曾是张的代理人,该律师当即到庭。

  受害人家属申请法官回避被驳回

  审判长问受害人家属,是否要求回避。

  张俊豪提出申请,要求芜湖市中院此次审判的法官回避,并当众宣读了要求法官回避的申请书。

  与此同时,张治安也申请芜湖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回避。他认为,芜湖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所诉的内容都是假的。法庭随后宣布第二次休庭。

  受害人为什么要求法官回避?这要从受害人的刑事附带民事诉状被驳回说起。

  接到裁定书,袁爱平的代理律师王振宇心里就有点凉。

  李国福因举报张治安被抓,后死在监狱医院,经媒体报道后,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振宇就开始援助其家属打这场官司。

  11月12日,袁爱平提交了刑事附带民事的诉状,请求赔偿死亡补偿费259808元,丧葬费13181.5万元,精神损失费1000万元,共计10272989.5元。

  11月16日,芜湖中院裁定,驳回袁爱平附带民事赔偿的起诉。

  芜湖中院裁定,被害人李国福的死亡虽与两被告人的犯罪行为有一定联系,但非两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直接造成,故因李国福死亡的经济损失不属本案附带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王振宇认为,这显然是未审先判。

  袁爱平说,李国福死后,他们曾经多次要求立案,但一年多来,公安机关一直没有立案。后来安徽省人民检察院进行了尸检,鉴定结果是机械性窒息死亡(缢死)。曾有人口头答复他们李国福是自杀,但没有任何书面结论证实李国福是自杀。

  李国福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举报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是否属实?

  袁爱平说,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给他们一个答复和结论。

  “既然没有结果,没人知道李国福到底咋死的,凭啥认为李国福死亡与张治安案件无关?”袁爱平反问。

  袁爱平、张俊豪认为,芜湖中院未审先判,有徇私枉法的嫌疑,故要求法官回避。

  法庭休庭十分钟,再次开庭,法官驳回了双方的回避申请。

  袁爱平再次提出,申请复议,请求法官回避。

  受害人三位代理律师无奈退庭

  法院第三次休庭,连续两次叫受害人的三位代理律师过去交谈。

  再次开庭后,法官当庭宣布一条纪律,禁止代理人使用手提电脑等电子设备。

  “我们的资料都在电脑里,为什么不准用电脑,国内其他地方一直都允许使用,为什么你们不允许使用?”王振宇当庭问法官。

  法官答复他,这是芜湖中院的规定,并当即要求法警收走律师的电脑。

  “我们的代理无法进行,无奈之下我们只好退出法庭。”王振宇在接受采访时说。

  一受害人称遭法警殴打

  律师退庭后,张俊豪当即向法官提出抗议:“律师不能用电脑,记者不能旁听,这样还算公开审理吗?你们还能公正审理吗?”

  “你们凭什么打人?”手里拿着速效救心丸,张俊豪坐在法院大厅地上向门内法警怒吼着。

  他对记者说,他抗议后,法官当即敲法槌,让法警把他带出法庭,三名法警把他拖出了法庭。

  “他们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挤在墙根,打了五六拳。”张俊豪说,“我急忙告诉他们,我在监狱里得了心脏病,你们不能打,但他们根本不理。”

  张俊豪的哥哥张俊源及时赶到,对方终于放了张俊豪。张俊源说:“我看到他的警号,其中一个是341608。”

  16时,中国青年报记者再次赶到芜湖中院,核实法警打受害人家属的事情。记者联系法院政治处一位冯姓科长,冯科长在电话中说:“法院不可能打人,我现在有事在忙,过一会儿下来。”

  记者从法院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法院内部装有监视器。随后,记者再次致电冯科长,询问打人者是不是法院工作人员,并要求查看监控录像。冯科长告诉记者再等等。

  在法院门口,记者遇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芜湖检察院工作人员,记者试图打听关于庭审的相关情况,该工作人员立刻拒绝,他说:上面有要求,我们不能乱说,否则我们要掉帽子。

  记者发现,在法院三楼,有有关张治安庭审的电视直播,站在法院大楼门口的阶梯上,可以隐约看到电视屏幕。在场的记者拿出相机拍照片。可是不到5分钟,三楼就有工作人员紧张地把窗帘拉上。

  18时,当记者再次打电话给冯科长时,他再也没有接电话。

  张治安翻供

  据受害人家属介绍,张治安当庭推翻了检方关于报复陷害罪和受贿罪的指控。

  在法庭最后陈述时,张治安说,这都是你们捏造的,都不是事实。

  公诉机关出示了张治安的签字笔录。

  张治安说,我是在什么情况下签的字,你们是知道的,如果不签字,我老婆孩子都要判刑。

  而汪成当庭认罪,承认在张治安的指示下办理了李国福的案子。对于袁爱平和张俊豪的案件,汪成说这是张治安指使纪检、公安局一起办的,和他关系不大。

  汪成最后陈述说,“对不起党培养多少年,给检察机关抹黑了”,希望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对于公诉人员指控的30项共计357.1万元人民币和1万美元的受贿罪行,张治安一项都不承认。

  检方当庭表示,他们曾在张治安家搜出100余万现金,在其亲戚韩树奎家搜出100多万元、张西海家搜出40余万元,共查扣现金300多万元。

  检方起诉书称,案发后,张治安的亲友代其退还了全部受贿赃款。而检方当庭指出,这些受贿款是被检察机关扣押的,并没有真正退还。

  庭审期间,对于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张治安也均不予认可,并制止其发言,开始自己为自己辩护。

  张治安在最后的法庭陈述时多次提出,他当时受到了胁迫,所有口供都是虚假的,请求重新侦查。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检方提供的关于张治安受贿的供词,基本都是在他今年3月取保候审以后调查取证的。 (本报芜湖11月19日电 记者 李润文 实习生 李超)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